(完结)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秦凛寒江淼小说第7章_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第7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8:33

沐久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那里面究竟有什么情绪,江淼也不愿去看,她只知道,这个男人,目前是她最大的救星。她一把握住他的掌心:“秦总,看在那么多巧合的份上,求你带我走。”“走?”男人的语气里似乎带了些疑惑:“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我会是会救你的好人?”

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

推荐指数:8分

《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在线阅读全文

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第7章:带我走

那里面究竟有什么情绪,江淼也不愿去看,她只知道,这个男人,目前是她最大的救星。

她一把握住他的掌心:“秦总,看在那么多巧合的份上,求你带我走。”

“走?”

男人的语气里似乎带了些疑惑:“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我会是会救你的好人?”

不是,也不像。

还真喝酒喝晕了头了。

江淼微笑了笑,指甲刺进肉里,这才看向秦凛寒:“还是谢谢秦总了。”

说完,江淼转身欲走,没想到,却被秦凛寒拉住了:“你去哪?”

江淼回头,稍有些不可置信。

也许她的眼神,太过明朗,搅得秦凛寒的脸色,也更加难看。

他薄唇微嗤了一瞬:“走吧。”

江淼如愿坐上了秦凛寒的车,他开着车,而她坐在后座。

坐上车,江淼就把窗户打开了,想要用夜风吹散自己周身的燥热。

可没想到,夜风没用,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竟然全身上下都灼烧的厉害起来。

也是到了现在,江淼才相信,张霖没骗她,这酒很厉害!

眼神里都带上了些迷茫,呻吟也不自觉溢出。

“嗯~”

这声一出,江淼便立即狠狠掐了自己,意识一恢复,她立即用沙哑的嗓音看向秦凛寒:“抱歉秦总,您能不能把我找个地方放下。”

低低的声音,隔了很久,才从前座传了出来,依旧冷嘲:“怎么,放下来你就能随意去找男人睡一觉?”

自己有这么贱?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今天脾气比以往好,江淼还是下意识没对他嘲讽,反而点了头:“对,找个干净的。”

吱嘎。

汽车急刹车的响声传来,江淼身子不受控制的撞上前面的座椅背。

脑袋很疼。

仿佛全身暴躁,都被激了出来,江淼声音带着气愤:“秦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看不得坐上我车的女人,是个婊子。”

清冷的声音,似乎带着咬牙切齿。

江淼被欲望折腾的简直到了崩溃边缘,她一句话也不想说,直接就要开门下车。

没想到,车门被锁。

“秦总,劳烦您开开门,婊子马上下车,不辣您的眼睛了!”

秦凛寒轻嗤一声:“想走就走,想来就来,江小姐以为,这里是你的地盘?”

当然不是。

但,之前不是说好的,他会送她的吗?

这个男人,也真是把阴晴不定四个字,发挥到了极点。

江淼怒气值达到顶峰,反而镇定下来。她解开安全带,朝着那座椅旁边,小心的走了过去。

就坐在秦凛寒身旁,她低低的妩媚的笑:“秦总既然不想我走,正好我也需要一个给我解了药的,不如,就劳烦秦总了。”

江淼以为,这样说,秦凛寒会生气,直接把她丢出去。

没想到,他却是用浓黑的眸子,看了她半晌,这才嘴角勾出一个微小的弧度来。

“就那么喜欢我?嗯?”

喜欢秦凛寒?

还真是笑话!

江淼手指紧握成拳,掌心里是密密麻麻的伤口。

她伸手拂了拂发丝,语气漫不经心,却又坚定不已:“秦总可是误会了。江淼早就说过,我跟秦总一样,从来不吃回头草。啊!”

话没说完,身子就被男人压在了身下。

座椅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放了下去。

男人的气息,离她很近,他一开口,她就能感受到他语气里的温度。

“我不相信,三年前爱我到,欲生欲死的女人。在三年后,竟然对我,一点爱都没有了!想欲擒故纵?嗯?”

是真没了。

江淼这么告诉自己,脸上也是这么说的:“秦总何必自欺欺人呢。”

“呵。”

但秦凛寒,明显不信她的话,只冷哼一声,便一心用大手,在她身上摸索起来。

她的敏感点一直没变,秦凛寒知道,该怎么能轻易掌控她的身体。

但,没想到,三年后的她,实在是倔。

明明身体都忍不住了,可她却死死忍耐着,不臣服于他。

秦凛寒眼神微深,却是直接用唇,贴上她脖子,顺着脖子,往胸前移动。

酥酥麻麻的痒感,从身体深处往外扩散着。

江淼几乎被这样的感觉逼疯。

她又忍了很久,在秦凛寒轻咬她耳根的时候,她终于憋不住低吟了起来。

这一声,仿佛是个开始,大大鼓励了秦凛寒。

他更是在她身上变本加厉,看着她在他身下胡乱扭动。

裙子被脱了下来,男人的手,也已经来到了羞人的地方。

他大手触上,就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果然口是心非,我不过摸了几下,你便有反应了!”

轰。

江淼的脸都要红炸了,秦凛寒怎么那么无耻,她那明明是药物作用,根本就跟秦凛寒无关。

这么想的,她也是这么说的:“这只是生理反应,无论跟谁,都一样。”

男人沉默下来。

她似乎听到他冷哼一声。

随即,他一把把她翻了个个,直接压在她后背上,用象征着惩罚的粗鲁动作,直接冲向她的身体!

三年都没有过了,她的根本不能适应这样的突然剧烈,疼的厉害。

可男人,却没有一点想要等她适应的心思,直接就着那个姿势,横冲直撞起来。

车子摇动越发剧烈,起先江淼还能忍耐着不出声,等到后来,激烈的刺激感连番轰炸,她意识也有些支撑不住了。

整个人只能紧贴在男人身上,跟着男人的节奏,起起伏伏。

秦凛寒的体力变态到了极致,无论是什么方面。

就算她已经被折磨得到达了极限,可他却一次都没有出来。

好不容易等他终于缴械投降,也几乎榨干了江淼的全部体力。

偏生,他还极有精神。

最终,江淼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晕过去的,只知道再次醒来,她已经躺在了酒店的床上。

而一旁的桌子上,还夹着一张便利贴。

上面是一张20万的支票,和一句话:“你只值这个价。”

江淼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秦凛寒出了名的大方,跟女人一夜情的价格,一向都是100万。

这张20万支票,还真是赤裸裸嘲讽自己贱啊。

但,总归是钱,不是吗?

江淼死死把支票握在手心,任凭支票被染上了一抹红。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