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娇色野龙_娇色野龙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7:32

娇色这本男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张富贵和女主谢兰兰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张富贵把一碗饭和一双筷子递到她面前,兰兰不禁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傻呵呵的样子,对女人却如此细心,她开始怀疑当初嫁给王二庆是不是一个错误,当初年少的她被王二庆的外表和话语所迷惑,然而自打产下儿子后,随着激情和浪漫的流逝,兰兰才意识到生活上的点点滴滴的体贴才是那么可贵。

娇色

推荐指数:8分

《娇色》在线阅读全文

娇色第3章 无微不致的体贴

兰……兰,快……去……吃……饭”张富贵说着,差点流下口水

兰兰也感受到张富贵似火的眼神,她羞赧着跑进了厨房。

“哇,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做菜”兰兰看着一桌的菜,兴奋不已,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被别人照顾,被别人伺侯,而王二庆在家的时候,只有她伺候王二庆的份。

张富贵把一碗饭和一双筷子递到她面前,兰兰不禁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傻呵呵的样子,对女人却如此细心,她开始怀疑当初嫁给王二庆是不是一个错误,当初年少的她被王二庆的外表和话语所迷惑,然而自打产下儿子后,随着激情和浪漫的流逝,兰兰才意识到生活上的点点滴滴的体贴才是那么可贵。

在兰兰心里,她开始重新认识这个傻呵呵的长相普通的大傻贵了,在他看来,她就像一个女王受到尊重和隐隐中的爱慕,她不理解的是,像张富贵这么一个好男人为什么就娶不到老婆,难道仅仅是因为有些口吃和穷吗?

兰兰坐在长凳上,开始吃饭。

张富贵不断地往兰兰的碗里加菜,最好的、最有营养的菜都夹在兰兰的碗里,这不禁让兰兰有些感动,她何曾如此受过别人的关怀,她想起了往事跟今日对比,兰兰不禁淌下泪来。

在她还未出嫁前,爸妈最疼的是她弟弟,乡下重男轻女观念很严重,于是几乎所有最好吃的、最好的东西都是留给她弟弟的,她争过、抢过,可是她招来的不是爸妈的同情和内疚,而是他们的打骂和责备,“快点放下,那是你弟弟的……”,“死丫头,你吃了,你弟弟吃什么?……”,“你当姐姐的,就应该让着弟弟”,“弟弟比你小,你什么都应该让着他……”,“死丫头,敢赶弟弟抢东西,你皮痒了吗?”

……

诸如此类的偏心话和令她伤心的话在她耳旁萦绕,诸如此类的被轻视的情景在她脑海里浮现,没错,她是乡下重男轻女现象的受伤者中的一个代表,她是封建残留思想在当代农村体现的一个缩影。

兰兰以为嫁人后,这种情况会改善,因为王二庆苦苦在神树下等待她一个星期让她感动,让她以为她的幸福开始了,但不曾想,她如愿以偿地嫁给了王二庆以后,王二庆才露出他的真面目,这个穷但心高气傲的男人,好吃而懒做,连一双袜子都得兰兰给他洗,有什么好吃的,王二庆也是自己吃了再说……

王二庆所有这些缺点,兰兰都视而不见,因为她爱他,她们在一起,不像是一对夫妻,更像是一对姐弟,兰兰一直向姐姐一起照顾王二庆,又像一对主仆,王二庆是主子,而兰兰则是一个贴身照顾他的丫鬟,白天伺候他吃饭穿衣,晚上还得伺候他睡觉,任他鱼肉,不管她愿不愿意、舒不舒服,王二庆从来只顾着自己,没有顾及兰兰的感受。

兰兰时常在王二庆身下痛苦承受着,眼角滑下热泪,但她一直这样忍受着,因为她认为她是他老婆,她应该尽妻子的义务。

只有在张富贵面前,兰兰才体会得到,自己也是高贵的,女人怎么了,女人也应该被人关爱,在王二庆出去以来,张富贵就像一个大哥哥照顾一个小妹妹一样照顾她。

于是乎张富贵那天吸了她的奶,张富贵做出这么出格的事,兰兰在心里却并没有怪他。

今天的鱼,刺比较多,张富贵夹起一块,用另一只手细心地拔刺,然后再放到兰兰的碗里。

兰兰喉咙哽咽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老半天,她才憋出一句话“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无法再坐下去面对着张富贵,没等张富贵回答,也没吃饱饭,她就起身跑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心开始摇摆了。

“喂……,你……”张富贵在后面喊着,因为他知道兰兰就吃了小半碗饭,平时她都吃一整碗的,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饭没吃完就跑了。还有兰兰问的那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的话,让本来就口吃不善表达的张富贵不知如何回答。

是,张富贵得好好考虑这个问题,他为什么对她那么好呢?

现在她男人不在家,理应对这个弟媳来些关心,可这关心,是不是有些过头了呢?张富贵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吓了一跳。

他脑中冒出一个疑问“我是不是对弟媳有那种意思?”,这个疑问让他羞愧难当,作为兄长,他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弟媳有这种非分的想法?

张富贵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企图把不干不净的想法,一巴掌打跑……但是他男性的本能和他久旱而悄然萌发的渴望,让他的眼睛不自觉地看着兰兰远去的背影,直到兰兰又躲进了她房里,门又被关了上,张富贵依然盯着那扇门在发着愣……

兰兰对着自己房里的镜子,她摸着自己的脸独自己照了起来,她被自己的变化吓了一跳。

这张原本被太阳晒得有些黝黑的脸,经过这大半个月的养尊处优竟白嫩了不少,原本瘦削的脸廓却也饱满了不少,显得那么楚楚动人。

原来这大半个月以来,自己有这么大的变化,原来女人是靠保养的,就跟厨房的那把菜刀一样,你时常去磨去擦拭去保养,它就会保持锋利,刀口峰芒闪闪发亮,如果不去管就会锈迹斑斑,不堪一用了。

想到这,兰兰刚开心的心情又悲哀了起来,她为什么要悲哀呢?

她的容颜虽说日渐焕发,可是自打王二庆走了后,自己的身体从没得到男人的抚慰,时间一长,恐怕就如不打磨的菜刀要长锈了,到最后不堪一用,待青春已逝,将如调败的花朵一样垂垂凋落,让人惋惜。

兰兰突然觉得让王二庆出去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女人没有了男人,就好比鱼儿脱离了水源,迟早会干渴而死。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