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女主夏悠悠男主君子诺的小说_病态总裁囚宠妻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2 17:31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病态总裁囚宠妻,病态总裁囚宠妻小说是作者酒心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君子诺夏悠悠,君子诺夏悠悠小说精彩片段:君子诺安静地吃着汤面,动作优雅而慢条斯理。相对而言,夏悠悠吃面的速度就快得多了。蓦地,她突然道,“你昨晚没睡好?”直到这会儿,她才发现,他的眼睛处有着一些淡淡的青色。

病态总裁囚宠妻

推荐指数:8分

《病态总裁囚宠妻》在线阅读全文

病态总裁囚宠妻第19章

君子诺安静地吃着汤面,动作优雅而慢条斯理。相对而言,夏悠悠吃面的速度就快得多了。蓦地,她突然道,“你昨晚没睡好?”直到这会儿,她才发现,他的眼睛处有着一些淡淡的青色。

“睡不着。”他回答道。

夏悠悠想到了自个儿也没怎么睡好,“一个晚上都没睡?”

“嗯。”

“没睡的话那你在干吗?”

“发呆。”

她怔了怔,如果是正常人的话,也许睡不着会去做其他事儿,但是对他来说,发呆其实才是最正常的事儿。

夏悠悠低下头,继续吃着早餐,而君子诺也没有再吭声。

等吃完早餐,到了水族馆的门口时,已经是上午10点多了。今天是周六,平常这个时候,水族馆里应该已经有不少人了。

然而,当夏悠悠进了水族馆后,才发现除了工作人员外,整个水族馆,竟然没有一个客人。

而那些工作人员,对君子诺的态度都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整个水族馆中,天花板上,玻璃墙面上,还有一些镶嵌着玻璃的地面上,全都是各种各样的水中生物。

但是这会儿夏悠悠,却是全然没有心思去欣赏。

“你包场了?”夏悠悠看向身旁的君子诺,唯一的解释,貌似只有这个了。

“嗯。”他颔首。

“为什么要包场?”她不解地问道。

“这样你想看什么,都可以马上看到,不用排队,更不会被别人打扰。”他说着理由。

夏悠悠沉默着,这样空旷的地方,却只有两个人参观,安静得简直有点……死寂。

“你不喜欢?”君子诺睨看着夏悠悠问道。

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觉得约会就该是这样的吗?”

“难道不是吗?”他说着,掏出了手机,在搜索页面上,搜索出一条条的约会项目,“或者你喜欢哪种,我都可以去做。”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拉下了她的手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他认真地问道,“如果是我没理解的话,那么你就说,说到我理解为止!”

她沉默着,他真的可以理解吗?!这个包场,就像是他固守的世界一样,他一直不允许别人进入着他的世界,而她,或许是唯一的例外吧。

想了想,夏悠悠道,“其实人少,并不一定代表着好,有时候,和许多人一起相处,听着别人的聊天问候,其实也是很快乐的。”

“是吗?”他喃喃着,脸上是一种不懂的表情。如果是真的话,那么为什么他从来感觉不到所谓的快乐呢?其实对他而言,不管是人多还是人少,都没有什么区别。

“是。”她很肯定地点点头。

他突然笑了,右手拉起了她的左手,如同昨天一样的十指相扣着,“好,只要是你说的,我就信。”

他的笑容纯净而清澈,让她有着刹那间的失神。

“既然已经包场了,那……不如就参观吧!”夏悠悠说道,借此掩饰她刚才的失神。

她这是怎么了?竟然会看着他的笑看到发呆!

而君子诺倒是并没有什么异议,牵着夏悠悠,开始在水族馆内参观了起来。每每夏悠悠看到一种新的水中生物,君子诺就会在旁边解说,从名字到生物的生活习性,再到寿命等等,让她怀疑他是不是把整本海洋字典都背下来了。

虽然来到b市已经几年了,不过夏悠悠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这些水中生物,以往,她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

中午的用餐是在水族馆的餐厅中,偌大的餐厅里,只有她和他两个人

她不知道君子诺包下这个水族馆,究竟花了多少钱,不过想来也只有他,才会花大钱只为了这一场普通至极的约会。

虽然媒体杂志对于君子诺的报道很少,不过夏悠悠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知道他接掌了君家的连锁酒店,在金融界甚至为称之为是奇才。

当然,这不单单是指他经营酒店的能力,更多的是指他在期货股票市场上的精准眼光,钱对他而言,就像是金融的数字游戏。

“在想什么?”君子诺的声音,打断了夏悠悠的沉思。

“你喜欢你的工作吗?”她问着,倒是真有些好奇了。

“没什么感觉。”他回答道。

她显然有些不理解,于是他进一步解释道,“你会喜欢11吗?”

“什么意思?”她更糊涂了。

“对我而言,工作就像是11这样的算术题而已,只需要去计算,不会有喜欢或者讨厌存在。”

夏悠悠这才算是明白过来了,就像他以前那样,对待绝大部分的人事物,都是不会有任何感觉的,就好像那些于他而言,根本不存在。

“那你喜欢和讨厌的事是什么?”夏悠悠不由得问道。

君子诺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夏悠悠,让她的心跳没由来得加快了起来。

“我喜欢的事情是你看着我,想着我,抱着我,而我讨厌的事情,是你不肯要我。”他对着她道,声音无比地清晰。

他喜欢的事和讨厌的事,都和她有关,就像小时候,他只会对她有反应一样。只有在她的面前,他才会哭,会笑,像个普通的孩子一样。

从水族馆出来后,君子诺开着车送夏悠悠回学校。当车停在学校附近的时候,他突然道,“再陪我一会儿。”

她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虽然解开了安全带,但是也没下车。

他自然而然地缩了缩身子,把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很安静,却又很依赖。

夏悠悠楞了楞,微微扭头看着君子诺,却见他闭着双眸,就像是个安静无比的娃娃,靠在她的肩上小憩着。

他的眉宇间有些倦容,想来也是,他昨天一晚没睡,今天又来回开车那么长的时间,还在水族馆呆了那么久,会困是理所当然的。

手机的铃声倏然响起,夏悠悠吓了一跳,一看来电显示,是之前她面试的单位打过来的。于是赶紧按下了接听键,尽量压低着声音道,“你好,我是夏悠悠。”

对方则是通知她,明天去公司那边进行复试。

夏悠悠应着,记下了时间,这才结束了通话。

君子诺依然还靠在她的肩膀上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要叫醒他吗?他才靠着她的肩膀没多久,现在应该很容易叫醒。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夏悠悠有些不忍心去叫。就好像是希望他可以安安静静地睡一觉,可以去掉那一身的疲惫……

想了想,她发了条短信给会所那边的刘梅梅,让她帮忙请下假。

车厢内,开着空调,温度舒适,夏悠悠于是头靠着椅背,也慢慢合上了眼皮。

寂静的空间中,一男一女相靠着,依偎着……

如同天荒,如同地老。

不知过了多久,在外面有个经过的女生,似乎无意中透过车窗玻璃,看到了车厢里的这一幕,于是兴致勃勃地拿着手机冲着车厢里的两人拍着照。

咔嚓!咔嚓!

车厢内,明明应该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可是那双墨莲般的眸子却缓缓的睁开了,空洞的视线,冷冷地盯着车窗前正举着手机的女生。

女生身子一僵,全身顿时绷直住了,只觉得自脊椎处一股冷意不断地往上冒着。

这个男人的眼神,简直就像是死寂一般。

手,不自觉地颤抖着,她感觉自己几乎快要抓不住手机。

她以为对方会下车,会抢过她的手机,又或者会进行其他过激的行为,可是……对方只是冷眼看着她,片刻之后,垂下眸子,抬手轻轻地握住了那个熟睡女人的手后,再度合上了眼眸。

平静而安详的睡颜,与刚才睁眼的那一刹车,截然不同。

就好像……只要在那个女人的身边,就算是世界毁了……也无所谓——

等到夏悠悠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而且也不是君子诺靠在她肩膀上,是她靠在了君子诺的肩膀上,他的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

逃也似地回到了寝室,她又遭到了陆小絮的一番“审问”。

陆小絮所问的,无非是君子诺究竟是什么人,和夏悠悠又到底是什么关系。

夏悠悠被审得头昏脑胀,干脆就把她和君子诺小时候的那点破事儿全都告知了陆小絮。

“这么说他是你的青梅竹马了!”陆小絮道。

夏悠悠点点头。

“那你现在和他这算怎么回事啊?交往吗?”

夏悠悠沉默着,以前,她觉得对君子诺而言,自己应该是一个他习惯了存在的玩具,又或者,这个玩具刚好是他所喜欢的,所以他不许任何人来碰,只想要一味地独占。

可是现在……她却又有些迟疑了。

因为她的一句话,他被打得进了医院。又因为她的迟疑和拒绝,明明是他把她压在了洗手台上,可是最后哭的那个人,却又是他。

现在的交往,他是认真的,而她呢……

见好友没吭声,陆小絮皱皱眉,拍了下夏悠悠的肩膀,“听你刚才说的,这个君子诺是鼎鼎大名的君氏家族的人,就连我这个路人都知道这个家族的人不好招惹。看得出来他对你挺认真的,你要是对他没意思的话,就趁早抽身,离得远远的,不然晚了,可能就没法收拾了。”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