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主角是叶南望叶北顾的小说_男女主是叶南望叶北顾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7:03

这本叫做《彼时江山夜雨》的小说,是由作者雨过亭台西所写的一本古代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主是叶北顾,女主是叶南望,小说内容非常的不错,下面给大家带来彼时江山夜雨第十三章权宜之计:东源以玄为尊,黑色织物本只有君王能用。南望这位立下许多汗马功劳的大将军,衣裳颜色都只能用低一阶的深红。北顾却天天一袭黑袍,连轿帘都是黑的,可见他的地位有多特别。

彼时江山夜雨

推荐指数:8分

《彼时江山夜雨》在线阅读全文

彼时江山夜雨第十三章权宜之计

叶萧懿这才反应过来,“其实让你去天川河,并非我的本意。我知道太后有意打压你,但也不该这般不知轻重。依我看,你还是到北境去较为适合。”

“话虽如此,可太后已经把这事定下了,又怎么好改?”南望道。

“你就先顺着她的意,把钱粮押送到天川河,再寻个机会去北境就是了。”叶萧懿简单答。

南望想了想,“这是不难,但天川河的动乱又如何交代?”

“这你不必担心,我自会另外派人去那边守着。”叶萧懿道。

“好。”南望答得也随意。

“你就不问我为何一定要你去?”叶萧懿突然好奇起来。

“我知道,你的糊涂多数时候都是装的。今日下这样的令,你自然是有你的道理,更何况这令下得正合我意。只要对东源有利,我都不必多问。”南望的深红衣摆在风中扬起,“旁的不提,眼下我平定了江山,治国一任则由你来担着,你可得担好了。”

叶萧懿就笑,“我自当尽力。”

“南望,”叶舟突然开口,“我早上出门匆忙,衣服穿得少,现在觉着有些冷了,你先回去拿了披风等我。”

“那你怎么不同我一起走?”南望半开玩笑道,“莫非是随意寻的借口,就为了支开我,想偷摸同陛下去醉花阁?”

叶舟二话不说又敲了一下南望的额头,南望捂着痛处满脸委屈,“我走,我走就是。”

看着南望走远了,叶舟才转头问叶萧懿:“押运钱粮同样是把她支走,你又为何一定要她去北境?”

叶萧懿笑着摇头,“现在反倒是你糊涂了?太后说是要派手下的人去北境,可谁又知道他们真的会去到那边?北境荒僻,太后早就想弃之不理,说不定会让他们出去随意转一圈就跑回来,那我们盼来的机会岂不白费?而在外面,除了南望,谁还镇得住他们?”

“有太后的旨意,他们还真不一定会听南望的。”叶舟道。

“她是我选出来的大将军,我信她。”叶萧懿抬眼望向南望离去的方向,道。

出城那日,大雪给整个凌苍城披上了素白的衣衫。南望骑着马缓缓行向城门,身后跟着排列整齐的军队,身旁……是北顾坐的轿子。

东源以玄为尊,黑色织物本只有君王能用。南望这位立下许多汗马功劳的大将军,衣裳颜色都只能用低一阶的深红。北顾却天天一袭黑袍,连轿帘都是黑的,可见他的地位有多特别。

南望裹紧身上的雪狐披风,嘀咕道:“前几日口口声声说不去,现在还不是巴巴跟着。再说,传说中不是很能打吗,分明是与我一道带兵却躲轿子里算怎么?娇弱?……真是冻死老子了。”

北顾掀起轿帘看了英姿飒爽的大将军一眼,笑了笑,开始和自己下棋。

叶萧懿领着群臣在城楼上目送南望离去,眼中是藏不住的不舍。南望回来以后叶萧懿还没能见上她几次,她这一走,又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再见了。

一旁的焰离叹了口气。北顾跟着走了,焰离就得担着国师府所有的事,劳心劳神的,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再加上还要带人逼太后让权……焰离暗自握紧北顾临行前交给他的另一半玉佩,莫名有些心慌。

而叶舟则抬起手中的玉箫,开始吹一首曲子。

悠然的乐声越过城楼,越过十里长街,越过刚关上的朱红城门,传到南望的耳朵里。

“……鸿雁过云山,家书墨未干。朔风苍凉,何时复还乡?”

叶舟一年前便练成了单手吹箫,如今不但能成调,还往里带了些复杂的情绪。南望听出叶舟吹的是东源的军歌,握着缰绳的手不由得颤了颤,眼眶一片温热。她却又深吸了一口气,生生把眼泪忍了回去。

身边轿中传出一道好听的男声,“怎么就哭了?”

南望咬牙,“帘子遮得这么严实,你怎么就看到我哭了?”

“哦,那便没哭吧。”悠闲自在的语气,倒是能想象出那人双手环胸顺势半躺在垫子上的样子。

一口气就这么堵在了南望的胸口,可她却也只能狠狠冲轿子翻个白眼。

前些日子与北顾产生的种种分歧,已让南望觉得离这人越远越好。可是她不知道叶萧懿怎么想的,居然点了大将军和大国师这两个左膀右臂一道领兵外出。皇城中顿时少了两大势力不说,南望自己都怕她会在途中被北顾气得拔剑。况且,北顾看起来不像是会舞刀弄枪的人。让他来,难不成是要起个算卦祈福的作用么?那也太动摇军心了些。

南望想着这些,倒也忘了方才的难过。

直到军队消失在茫茫大雪中,彻底看不见了,叶舟才将玉箫放下。

城楼上只剩下他和焰离二人。

“你吹这么悲的曲子做什么,他们又不是回不来了。”焰离的目光久久未收回。

“萧懿借此机会调走了太后多少人马?”叶舟神色平淡,“还未过半,是不是?”

焰离沉默了好一会儿,没说“你都知道了”一类的废话。面前这人本是东源大将军,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太后许是有了戒心,怎么也不肯松口。现在能支走这些人,萧懿已是尽力了。”

“天川河离北境也不算远,南望在天川河待些日子就会动身。既是平定边境这样的大事,那些人大抵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做些什么。但若是太后让人借机对南望行刺……”叶舟叹了口气,“但愿他能够机灵点。”

“有北顾照应着,你不必太担心。”焰离宽慰道。

叶舟点点头,收好玉箫,“宫里头的事情,让萧懿尽早行动吧。将军府的人都可以信。”

“我明白。”

东源的道路都修得算好,路上除了积雪以外并无太多障碍,只是在一些荒郊野外偶尔会出现那么几个拦路打劫的山贼。南望在战场上经历的多了,这些小场面都不会放在眼里,只派几个手下便解决了。轿子内的那位大国师亦很是淡定,无论外边闹出的动静多大,他都不会露脸,也不知在里面都干些什么。

半个月的快马加鞭,军队终于到了天川河一带。这地方闹的饥荒得有好些日子了,路旁卧着不少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人。南望骑在马上看着这些景象,心里很不是滋味。

正有些出神,南望就听见一迭连声的“大将军”,抬眼一看,见前方探路的士兵骑着快马奔过来,“大将军,前方便是岐安镇,那儿聚了好些人,正打算造反呢。”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