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君子诺夏悠悠小说_病态总裁囚宠妻(君子诺/夏悠悠)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7:03

连载中小说病态总裁囚宠妻是来自花生暖文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酒心,病态总裁囚宠妻酒心精彩节选:他的睫毛轻轻扬起,眸光死沉死沉地凝视着她,宛若一片死海,波澜不兴,“我要成为你的男朋友,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

病态总裁囚宠妻

推荐指数:8分

《病态总裁囚宠妻》在线阅读全文

病态总裁囚宠妻第18章

“所以?”莫名的,他这会儿说话的语气,还有脸上的那种神情,让她莫名的有些不安。

他的睫毛轻轻扬起,眸光死沉死沉地凝视着她,宛若一片死海,波澜不兴,“我要成为你的男朋友,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

哗!

手中的咖啡杯猛一晃动,温热的咖啡溅到了夏悠悠的手背上。

她满脸错愕地盯着他,他刚才的话,就像是自动倒带似的,还回荡在她的耳边。

他——要成为她的男朋友?不再是恳求的语气,这一次,他说话的口吻是强硬的,甚至容不得她有丝毫的拒绝。

他的视线落在了她的手背上,抽出了桌上的纸巾,他拉过她的手,细细地擦拭着她手背上的咖啡。

虽然咖啡并不是太烫,但是她的手背上依然有着一些隐隐的红。

君子诺低头,唇贴着夏悠悠的手背,细细地吻着每一丝烫红的地方,就像是在做着一件极其重要的事儿似的,他的神情专注认真,甚至带着一种虔诚。

而她,因为过于震惊,以至于都忘了去抽回手,只是呆愣愣地看着他。看着他的唇离开了她的手背,看着他扬起下颚,那漂亮而引人遐想的薄唇,一字一句的说着,“悠悠,我们交往吧。”

交往,可以仅仅因为这么一句话而开始的吗?

她想要去回绝他,可是却被他的神情给吓住了。原本清澈纯净的眸子,此刻却有着一种浓重到极致的阴霾。浓郁而森冷,带着一种原始的危险。

“悠悠,就算没有到十年之约的日子,可是我一样可以把你变成我的。”他说着,声音是压抑的,也是冰冷的。

她顿时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脊背处升起,他是认真的,没有丝毫的转圜余地。如果她说“不”的话,那么他会不惜对她用上更强硬的手段。

君子诺开着车子,送夏悠悠回学校。

一路上,她脑子乱哄哄的,像是在想很多事儿,又像是其实什么都没想。

车子开到校门口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半,这个时间段,校门口的人并不多,夏悠悠的手移向车门把手,正准备打开车门下车,肩膀却倏然被君子诺给按住了。

“不开心吗?”他问道。

“你觉得我该开心吗?”夏悠悠回过头反问道,没有人被这样强迫了,还能开心的。

可是他却倾过身子,脸颊挨着她的脸颊轻轻地磨蹭着,“但我很开心,悠悠,我很开心呢。”

她怔了怔,彼此肌肤的温度在交汇着,只要她的双手稍稍收拢,就可以轻易地环上他的腰。

“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他在她的耳边喃喃低语着,就像是许下着誓言一般,“一定可以的。”

她的鼻尖,尽是他的气息,在迷乱着她的思绪和意志。爱上一个人,可以因为“一定”,就能爱上吗?

“你明白交往是怎么一回事吗?”夏悠悠开口问道。即使他现在与人交流不再存在着什么障碍,但是对于他来说,可以明白所谓的“交往”,究竟是什么吗?

“不明白。”君子诺果然如她所料的摇了摇头,可是却接着道,“我想要弄明白,我也会和你一起弄明白。悠悠,这个机会,你不可以不给我!”

不可以……不可以……

她一瞬间有着一种恍惚,就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他,紧紧的拉着她的手,对着她说——“悠悠,你不可以不要我!”

交往?真的要和他这样的人交往吗?她突然有种踩着钢丝走在悬崖上的感觉。下面,可能是万丈深渊;前头,却是一片迷雾。不管是前进或者后退,都是未知。

“明天我来接你。”他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出神。

“接我?”她不解地看着他。

“约会。”简单的两个字从君子诺的口中吐出。

夏悠悠有点傻眼,她和君子诺约会?!她和君子诺自小到大,一起呆着的时间严格算起来,很多。可是正儿八经以约会为名的,却是一次都没有。

“因为交往,所以你要和我约会?”夏悠悠想了一下后问道。

“对。”他理所当然地颔首道。

她顿时有点无语。

回到寝室,夏悠悠一头趴在了寝室的床上,只觉得才出去了几个小时,却像是抽干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似的,筋疲力荆

“面试不顺利吗?”陆小絮看着好友一脸萎靡不振的样子,不由担心地问道。

“面试还行,反正今天是初试,这几天等电话消息,看要不要复试。”夏悠悠回道。

“那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我脸色很难看吗?”夏悠悠反问道,陆小絮干脆拿着化妆镜直接递给了她。

夏悠悠接过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果然是面色不佳。

“对了,我这里有两张歌迷会的门票,明天是周六,要一起去吗?”陆小絮道。

夏悠悠想到了君子诺临走时候的话,摇了摇头,“不了,我明天还有事。”

一个晚上,夏悠悠脑子里反复的想着君子诺白天时候的那些话。他说,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要成为她的男朋友;他说,他们交往吧!

她……躲不掉了吗?即使十年之约还没有真正地到,可是……却躲不掉了吗?

他任性霸道地决定着一切,而她,只能被动地接受吗?

第二天起来,夏悠悠顶着一对熊猫眼,显然一个晚上没睡好。在卫生间迷迷糊糊地洗着脸,她就听到陆小絮在外头说着,“哎,悠悠,有个很漂亮的男人在咱们寝室楼下站着呢,我以前没见过,好像不是咱们学校的。”

一般,很少人会用漂亮来形容男人。夏悠悠脑子猛地突突了几下,就从卫生间奔到了寝室的阳台处,朝着楼下望去。

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一道颀长的身影,穿着一身的白衣白裤,笔直地站立在寝室楼下的空地上。他的手上,正拿着手机,低着头,似乎正在手机上看着什么。

而在周围,有好些个女生正围观着,窃窃私语,只是并没有人敢真正走近。

尽管如偶像明星般的漂亮,吸引着人们的眼球,但是男人周身所散发的那种沉沉的死气,就像是在无声地警告着周遭的人切勿靠近。

蓦地,像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似的,对方猛地抬起头,那双如同墨莲般的眸子,朝着夏悠悠看了过来。

是君子诺!

她以为他来接她,是在校门口等她,却没想到,他会直接来到寝室楼下等她!

君子诺仰着下颚,直直地望着夏悠悠,或许是他看的时间过长,以至于一旁的陆小絮都不由得问着夏悠悠道,“悠悠,你认识他?”

“嗯。”夏悠悠回道,从阳台奔回了室内,飞快地梳头换衣服,然后和陆小絮打了个招呼,便奔出了寝室,急匆匆地跑到楼下网络科技娱乐。

“你怎么在这里等我?”她跑到他跟前问道。

“不可以吗?”他反问着,收起了手机,抬起手,顺了顺她因奔跑下来而有些乱了的头发。

楼下原本围观的女生们,在看到此情景后,窃窃私语声更大了,夏悠悠瞅瞅,其中不少女生,还是她所在的寝室楼里的。

“也……不是,你的车呢?停在校门口?”她问道。

“嗯。”他微微颔首。

她于是赶紧拉着他,朝着校门口走去。他的那辆兰博基尼一眼就在能许多普通的车子中看到。

直到坐进了车中,夏悠悠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下次你在校门口打电话给我就好了。”她对着他道。

他蹙起了两道剑眉,“我很见不得人吗?”

“啊?”她楞了楞。

“你不希望我出现在那些人面前,对吗?”他倾过身子,逼近着她道。

她怔怔地看着放大在眼前的脸庞,他是敏感的,可以感觉到她的某些行为背后所代表的意义。

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唇,她道,“我……需要时间适应……”又或者该说,总觉得一旦把他拉入她生活的圈子,那么她和他之间,似乎就更加牵扯不清了。

他发动着车子,没再说什么。

夏悠悠问着君子诺,“现在是要去哪儿?”

“水族馆。”他答道。

水族馆建在市郊的地方,从夏悠悠的学校开车过去,要一个小时的路程。

“早饭吃过了吗?”她问道。

“没。”君子诺答道。

于是夏悠悠干脆让君子诺在离学校不远处的早餐摊前停下来。

因为已经过了早上的高峰期,因此这会儿摊位上人并不多。君子诺坐在这样的早点摊里,多少给人一种不太协调的感觉。

摊主显然也没想到一大早会有这样的客人上门,尤其是那辆黑色的兰博基尼还停在距离摊位的不远处。

“你经常来这里吃?”君子诺环视着四周问道。

“嗯,这里离学校不远,有时候吃腻了学校的早餐,就会过来买点。”她说道。顺便把桌上的酱料递到了他的面前,“你吃面的时候,可以加点他们家特制的酱料,味道是其他地方吃不到的。”

他瞥了眼她递过来的酱料,没说什么,却老老实实地勺了一些酱料,放进了面汤里。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