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春野护花高手易良栋林玉琴小说第3章_春野护花高手第3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6:32

农夫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春野护花高手,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春野护花高手,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水藻嫂子小巧圆翘的屁股撅起,像还未着红的大白桃,十分诱人,让易良栋鼻子都热哄哄的。

春野护花高手

推荐指数:8分

《春野护花高手》在线阅读全文

春野护花高手第一章 姿势不对!

易良栋把车停下,盯着草地上两道摩托车辙印,又从灌木中捡起两个烟头,一看滤嘴,竟然是软中华,抬头便问林玉琴:“嫂子,村里是不是有谁采了石壁吊兰发了大财?”

石壁吊兰以前是献给皇帝的贡品,被称作是九大仙药之一,价格贵的出奇,挖到一颗就能奔上小康。

“我又想歪了……”林玉琴俏脸的红晕更甚,似乎能滴出水来,躲闪着易良栋的眼神,说:“好挖的药材早就没了,山桃嫂子的男人到悬崖峭壁上挖药都摔死了,咱村最近几年没什么人上山采药,更别提挖道石壁吊兰了。”

“骑着摩托车、抽着软中华,肯定不是村里人,难道是外面那些驴友?”易良栋自言自语分析道,“如果是驴友的话,这都快正午了,他们为什么不进村?”

林玉琴道:“说不准是山外来采药的吧,最近倒是有人来咱村里收能救命的金线葫芦。”

林玉琴说的金线葫芦比石壁吊兰还珍贵,能吊命,山里人家要是能采到一颗,给再多钱都舍不得买,这东西贴身带着,关键时刻能续命。

听林玉琴这么说,易良栋也没在意,眼看快到村子了,他便从摩托上取下一个军用背包,拿出两百米射程的军用折叠弩,准备用它进山猎些野兔山鸡。

除此之外,易良栋还拿了一柄执行任务缴获的廓尔喀弯刀,形似狗腿,刀头沉重,刃开在弯曲的一边,俗称狗腿刀,约四十公分长,在山里开路劈柴也方便。

还有一个跟外军特种兵比武赢来的蔡司变焦望远瞄准镜,那是从重狙上取下来的,两千米外像仪器般精确,易良栋想用它看看能不能在悬崖峭壁上找点值钱的仙药。

有这几样工具,易良栋相信自己闯山就能赚到大钱,让嫂子们过上好日子。

准备妥当,易良栋对林玉琴说:“嫂子,你骑摩托先回去,午饭就别管我了,我去山里转转,猎几只野兔山鸡,挖点野生的土茯苓乌天麻啥的回来。”

林玉琴心头一暖,小叔子刚回来就要闯山,想来也是担心自己过得不好,想给自己添些野味儿,于是动情的说:“那嫂子回去宰只肥鸡,家里水缸还有几条大鲫鱼,给你烧个凉粉鲫鱼等你回来,我记得你最爱吃。”

说着,林玉琴满心欢喜的叮嘱他:“良栋,你去村子外的温泉泡泡,洗洗乏再进山。”

“嗯,嫂子,你回去吧。”易良栋从一个包里取了套黄绿T恤内裤装进背包,看着林玉琴骑着摩托从视线消失。

易良栋转身往前面走去,鼻子嗅着小路上散发的汽油味儿,双眼盯着车辙印,稍一琢磨,越发觉得奇怪,就算去采救命的金线葫芦,也该找村子里的人带路,像这样瞎闯山,被深山老林的猛兽撕了怎么办?

车辙印是往温泉池去的,易良栋想起玉琴嫂子的话,先到温泉池泡泡,搞不好那两个采药人此时也在泡温泉。

林上村的露天温泉有两处,相距十来步远,水温约有四五十度,林上村的先人便在泉眼附近挖了两个圆形的大池子,一个给村里的男人用,另一个给女人用,两个池子周围还有几块从山涧弄来的大石,或立或卧,高低错落,既挡了视线,又增添了不少山野之趣。

好山好水好女人,村里还有明清古建的好房子,易良栋不明白村里的青壮年为什么要丢下老人孩子出去打工,吃城里的垃圾食物,呼吸着雾霾尾气,还让家里的女人独守空房。

到了近前,易良栋发现男人池里并没有人,而女人池那边隐隐约约传来哗哗泼水的声音。

村子里男女老少泡温泉,大多在忙碌一天之后,中午鲜有人来,这时候谁会在女人池那边泡温泉?

不会是那两个采药的吧?易良栋觉得该过去给他们打声招呼,按林上村的规矩,男人不能在女人池中泡温泉。

出于谨慎,易良栋先是躲在一块半人高的大石后,拿着蔡司望远瞄准镜望了过去。

这一望不要紧,易良栋的身体一部分嘭地就硬了起来。

瞄准镜里是个年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上身穿着浅粉色肚兜,下身则穿着一条村里女人常穿的四角宽松短裤,此时浑身衣物已经完全被水浸透,露出大片白嫩的肉色,湿了水的肚兜勾勒出胸前饱满鼓涨的弧线,柳条般纤细的腰肢,啧啧,那小巧圆翘的屁股,撩拨得易良栋心里痒痒的。

年轻女子是村里开食杂店的水藻嫂子,下河村嫁过来的,只比林玉琴大一岁,有个三岁的女儿。

水藻嫂子以前的男人脑子活泛,在外包工挣了些钱,去年春节过后,便带着村里一些青壮男子出去打工,却不想在车祸中死了,留下水藻嫂子孤儿寡母。

水藻嫂子的肚兜被水浸湿之后,将她全身曲线玲珑的线条凸现出来,让易良栋瞬间血脉膨胀,直接都想过去干禽兽的事。

水藻嫂子下一个动作更是让易良栋眼睛瞬间都直了,下面也挺的不能再挺了。

水藻嫂子右手就伸进自己的短裤里,趁无人时清洗腿窝子,短裤里像有一只老鼠在不停地乱窜,水藻嫂子勾人的杏儿眼紧闭着,长而弯翘的睫毛微颤,似乎非常享受她的动作。

易良栋感觉自己快没了呼吸,身体也涨得非常难受,感觉全身的血都往脑子里涌,他脑子一热,以匍匐前进的标准军事动作向水藻嫂子移动。

而水藻嫂子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中,没有察觉到隐蔽接近的易良栋。

水藻嫂子发出低低地呻吟,显然不只是清洗腿窝子,她似乎还觉得不过瘾,低头转身,去拿池边放着的东西。

水藻嫂子小巧圆翘的屁股撅起,像还未着红的大白桃,十分诱人,让易良栋鼻子都热哄哄的。

万没想到的是,水藻嫂子手里竟然拿了根表面很糙的粗黄瓜!

难道这才是水藻嫂子最粗的梦想?

易良栋整个人都傻了,脑子根本不听使唤,赶紧从地面爬起冲了过去,一手抱住水藻嫂子,一手按在她的小嘴上:“水藻嫂子,我是良栋,你别用黄瓜,我有个好东西可以借给你,比粗黄瓜好用多了!”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