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愿我相思不悲欢》(沈清之/司南城)小说阅读by小草莓

发布时间:2018-10-12 16:32

这本连载中小说愿我相思不悲欢讲述了主人公沈清之司南城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小草莓的倾心巨作,愿我相思不悲欢精选篇章:司南城剑眉一拧,不怒而威:“你算什么货色?我给你面子?”这嘴还是一如既往的毒!沈清之才不管陆青云会怎么样,她现在必须求司南城,是以,沈清之拼命地往他脚边爬去。那模样,倒真落魄。陆青云见状要拎沈清之以起来,沈清之却一把抱住司南城的腿,在她爬行而过的地方,地面留下一抹绵长的血泪。“司南城……求你,帮我……我不要和他走!”她已经支撑到极致,声音轻得如一阵风。

愿我相思不悲欢

推荐指数:8分

《愿我相思不悲欢》在线阅读全文

愿我相思不悲欢第4章 复仇,丑拒

她一手扒拉着铁栏杆,飘渺的视线四处搜索着那人英挺修长的身影。

却是什么都没有……

三楼,落地窗边。

男人默默地看着大门口的一幕,狭长的丹凤眼里绽出无数的冰刃。

他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枪,最后慢慢地用枪对准了陆青云的脑袋。

“二爷,您就不下去看看吗?”

助理紧张地问。

闻言,男人的眸光微变,方才的阴沉锐利尽数沉没到黑暗里,像是露出锐牙的猛兽,又悄然无息的闭眼再次沉睡。

“那就去看看热闹。”

他的尾音上挑,明明眼中有笑意,却叫人不寒而栗。

而大门口这边,沈清之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早就放弃了挣扎和抵抗,陆青云像拖狗一样将她往车上拖。

沈清之慢慢地阖上眼,心底溢满绝望。

司南城……不肯救她。

他在恨她。

而,一大队的黑衣保镖如潮水涌过来,将陆青云的去路拦住。

陆青云顿时慌了,“你们这是干什么!”

保镖一脸的冰冷,自动分成两排,让出一条通道。

而沈清之狼狈地趴在地上,脸上的伤口没有敷药,也没有缠纱布,纵横交错的刀伤深刻至极,肚子那一处已全是血迹。

陆青云和沈清之都愣住了,只是一个是害怕,一个是救赎。

空气陡然降到冰点,紧接着,响起一一阵散漫轻盈的脚步声。

从脚步声都能判断得出来人是多么的肆意桀骜。

“要做什么?陆少爷可真是嚣张呢。”

清冷且威严的男声划破凝固的空气,尽数落到沈清之的耳畔。

她艰难地抬起头,透过漫天血雾,看见熟悉的人影从明媚的日光里走来。

不过两秒钟的对视,她两行热泪猝不及防的坠下来。

是他!

他来了,司南城。

司南城一身纯黑的西装,身姿笔直挺拔,双手斜插在裤兜里,西装熨烫得没有一丝褶皱,那张脸,宛如雕塑般轮廓分明深邃,剑眉入鬓,五官如刀刻般俊美精致,却又流露出一股旁人不及的高贵和清华。

说他是冰,但他坚毅的眉眼间却含着似似而非的笑。

陆青云这样的男人,在司南城面前只有跪舔的份。

当他那张脸完整的印入自己的瞳孔,沈清之虚若的呼吸也渐渐停止,她趴在地上,仰望着从云彩走下来的神祗。

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她甚至以为,自己没有做过他三年的情人……而这是他和她的初见。

司南城的眸光在她脸颊匆匆扫过,一如既往的散漫冷漠,最后,他的眼神定格在陆青云脸上。

“司二爷,是我们夫妻做得不对,以后不会再有下次了,请你给我个面子,今天这事就——”翻篇了!

陆青云怂得就差跪地求饶了。

司南城剑眉一拧,不怒而威:“你算什么货色?我给你面子?”

这嘴还是一如既往的毒!

沈清之才不管陆青云会怎么样,她现在必须求司南城,是以,沈清之拼命地往他脚边爬去。

那模样,倒真落魄。

陆青云见状要拎沈清之以起来,沈清之却一把抱住司南城的腿,在她爬行而过的地方,地面留下一抹绵长的血泪。

“司南城……求你,帮我……我不要和他走!”她已经支撑到极致,声音轻得如一阵风。

“凭什么?”他面无表情。

沈清之以的心再次沉到谷底,她颤抖地拉住他的衣袖,苦苦哀求:“我可以……回到你身边。”

说这话的时候,沈清之羞耻得想要昏过去,但她知道,她没有办法,哪怕这条路再难也要走下去。

司南城低头看她一眼,淡绯色的薄唇勾勒出讥诮的弧度,“你以为我北宫是垃圾回收站?!”

还是那般淡漠轻佻的语气,沈清之痛苦地闭上眼,想要说些什么,张开嘴却有一股甜腻的血沫子流出来,血滴在他的皮鞋上,很快就被黑色吞没。

垃圾?他把她当作是垃圾。

也是啊,她和他之间不过是就三年的情人关系,一个卖家,一个买主,还有什么恩情可言?顶多就是恩客。

陆青云一听这话,心底顿时有底气了,“那司二爷,免得她在这里脏了您的地方,我立刻带这个垃圾离开。”

说着,陆青云就要去拉沈清之。

司南城淡淡斜睨他一眼,眼神阴沉:“我司南城不要的垃圾,你也配?”

话落,人群中传来一阵哄笑声。

这可不是在骂陆青云连垃圾都不如吗?

“司二爷,别欺人太甚!”陆青云脸涨得通红。

司南城冷冷地望着他,“欺的就是你。”

语毕,司南城弯下腰,将意识模糊的沈清之打横抱起,一步一步的往那他的停车位走去。

陆青云想要追上去,“司二爷,沈清之是我的老婆!”

我老婆,你抱走是什么意思?

“有胆子你就追上来。”司南城的声音随风飘来。

陆青云忿忿不平的握紧拳头。

哪怕陆氏已经渡过难关,但他在不可一世的司南城面前,永远都是这样的卑微。

沈清之意识模糊不清,只觉得疼痛的身躯落入了一个冰冷的怀抱,他身上带着和哥哥一样的皂香,不是多么名贵的香水味,却让她浑身放松的瘫软在他怀中,尽情的享受着温情一刻。

司南城……

她疼得昏迷过去,在梦中呓语他的名字。

那是让她辗转难眠,痛彻心扉的人。

司南城将沈清之带到了另外一家高级私人医院,他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怒意,也不知是在为什么动怒,走到病房时,直接粗鲁的将沈清之甩到床上。

如果是一般的病床,那沈清之自然是会疼,但这家医院的床都很软,沈清之只觉脑袋有一瞬的晕眩,她就疼得昏过去了。

“二爷。”助理带了医生过来。

医生先给沈清之检查了一下身体,然后立刻准备手术,司南城听了医生的话,俊美的面容一片阴戾。

摘了一个肾?

“沈清之,你就找了个这么破烂的垃圾。”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被护士推走的女人,语气冷寒。

沈清之伤得严重,手术之后足足睡了一天一夜这才醒过来,一睁开眼,眼前便是一阵苍茫的白色,她微微动了动身体,身体各处都在痛。

思绪有片刻的凝滞,她动了动眼睛,发现这不是自己之前待的病房,那她是在哪里?

那天她被陆青云追到北宫去,是……司南城救了她吗?

司南城,提到这个名字,她的心口又是一阵绞痛。

她当初就是不想再继续做他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想要结束那段畸形的关系,所以才选择和陆青云结婚。

可是……兜兜转转,她现在还是要求他。

“说吧。”倏然,冷沉的声线传来。

沈清之脑海混沌,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可下一刻,她的下颚就被人轻轻捏住。

“这次又想敲诈我什么?”司南城站在她床边,弯下腰,细长的丹凤眼直勾勾的看着她。

沈清之倒吸一口冷气,才张开嘴,却因此牵动脸部的肌肉,脸上烧痛灼辣,她险些落泪。

“我没有……”她直视着他。

司南城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捏着她下颚的手指微微用力,“这次不要钱了。”

“那就是想要更多了!”他脸色一变,眼神像是冰刃般清寒凛冽。

沈清之竭力忍着痛,还好脸上缠着纱布,否则他这么一捏,她的下颚都要碎掉了。

“司南城……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的。可这次,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求你帮我,我要报仇!”沈清之哭着说道。

司南城十分不屑,到底还是松开了手,”帮你?”

他不屑的眼神扫过她缠满纱布的脸,“凭什么?凭你这张毁容的脸?那可真是抱歉,我司南城的口味没这么重。”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