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薄情皇帝请赐教云卷云舒_薄情皇帝请赐教云卷云舒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6:03

薄情皇帝请赐教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古言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慕容止和女主凌婳月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凌婳月一夜未眠,脑海中好像放电影一样。将莫桑榆的一生,重新回放了一遍,曾经的快乐,曾经的爱,曾经的幸福,曾经的痛,一夜终止。“主子,醒了么?”玉树推门进来,手中是洗漱的用具。芝兰跟着进来,替凌婳月挽起窗幔,问:“主子睡得可好?宫中我已经知会过了,今日负责起棺的是英慧王爷府上的世子,因此消息便送到英慧王府去了,王爷也允了,不用去送葬,主子要不要再睡会儿?”

薄情皇帝请赐教

推荐指数:8分

《薄情皇帝请赐教》在线阅读全文

薄情皇帝请赐教第004章 身份被识破

凌婳月一夜未眠,脑海中好像放电影一样。

将莫桑榆的一生,重新回放了一遍,曾经的快乐,曾经的爱,曾经的幸福,曾经的痛,一夜终止。

“主子,醒了么?”玉树推门进来,手中是洗漱的用具。

芝兰跟着进来,替凌婳月挽起窗幔,问:“主子睡得可好?宫中我已经知会过了,今日负责起棺的是英慧王爷府上的世子,因此消息便送到英慧王府去了,王爷也允了,不用去送葬,主子要不要再睡会儿?”

正欲起身的凌婳月却僵住了身子,“起棺的是谁?”

玉树没注意凌婳月的不对劲,“英慧王府的世子啊。”

“为什么不是宫中的皇子,我…皇后不是育有一子?”凌婳月的声音都带上了几分颤抖。

秦越国风俗,人死之后,由亲生儿子扶棺而起,一路将棺材送入陵墓之中。

莫桑榆是有亲生儿子的,也是秦殇如今唯一的皇子,却为什么不让他起棺。

刹那间,凌婳月那本是妖艳美丽的面庞上,却带上了满目狰狞的仇恨。

那仇恨,好似带着血,要一滴一滴的落下来。

秦殇,为什么?

为什么不让儿子送她,就连死了,都不让儿子送她么?

芝兰和玉树终于发现了凌婳月的不对劲,清秀的面庞上带着惊惧而急切。

“主子您怎么了,您可别吓我!”

凌婳月沉浸在过去痛苦的回忆中,不能自拔。

她的胸口急剧的起伏,浑身开始颤抖不已,让芝兰瞬间没了主意,只得快速跑出去,只得留下一句话。

“玉树你好好看着主子,我去找慕容止。”

“公子,公子…”夜色已晚,整个千娇百媚阁很是安静,芝兰的叫喊声显得格外的突兀。

芝兰一路喊到慕容止的院子,不少其他公子都纷纷走出房门,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慕容止早已闻声走出来,“别急,怎么了?”温润的声音也染上些许急色。

芝兰顾不得喘气,“快去看看主子,主子很不对劲。”

慕容止抬步迅速离去,夜色中两个急匆匆的人影,让不少公子看起了热闹。

“不会是那贱女人又想出了什么花招?”

“我看不像,难道是得了什么疾病?”

“死了才好呢,死了我们就自由了”

“嘘,你小声点…”

……

慕容止赶到的时候,剑十一正将凌婳月抱到床上,英挺的剑眉仍旧冷漠,却带了几分不解。

慕容止快速走到床边,“你为何不以内力为她顺气?”

只看面色,慕容止便看出了七八分。

剑十一淡淡的开口,并不介意慕容止的责备,“我试了,没用,她的气息紊乱,若以我内力强行疏导,只会让她心口爆裂而亡,我的责任是保护她,不是杀她。”

所以,他只能点了她的穴道让她睡过去。

慕容止不再说什么,仔细为她把脉之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公子,主子怎么样?”

芝兰玉树算是凌婳月身边,最为忠心的两个。

虽男子做丫鬟的工作有些悲屈,但他两人从未抱怨过,反而一心为了凌婳月着想。

慕容止难得的面色严肃,“我记得郡主从未有过心悸的毛病,为何几天时间内,便连发两次?轻了是郁气不顺,严重了便是心悸。”

“心悸?那郡主会不会死?”玉树担心的说道,芝兰狠狠等他一眼,玉树方知自己说错了话。

慕容止微微摇头:“只要以后好好控制情绪,应该没事。”

“剑兄,烦你将郡主的穴道解开。”

剑十一略略一顿,便伸手快速在凌婳月身上点了几下。

凌婳月微微睁开双眼,虽然清醒了,但是双目中残留的恨意,仍旧明显。

“郡主可觉得好些了?”慕容止一边说,一边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打开盖子,一股悠然的清香顿时弥漫开来,很浅淡,却很好闻的味道。

“这是我自己配置的凝神香,能让人安神静气,郡主以后不妨常戴在身上。”

凌婳月嗅着那味道,心口渐渐平复下来,回想起来,自觉有些失态了,“我没事了,你回去吧。”

慕容止唇角含笑,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今晚我留下来伺候郡主。”

凌婳月大惊,不解的看向慕容止,眼前这个男人,真的很难让人看清。

后院千娇百媚阁中的男人,哪个见了她不是躲得远远的,厌她恨她甚至有的恨不得能杀了她。

就连身边这个侍卫剑十一,恐怕都不是真心实意的要保护她,可是慕容止却很奇怪。

他不避她,不躲她,她几次仔细查探,都看不到他眼中的厌恶和嫌恶,反而总是救她。

难不成,难不成,他是真的爱着凌婳月的?

若是这样,可更加的麻烦了。

“不必,我很好,不用伺候。”若真是自己猜测的那样,还是离他越远越好。

可是,若真的是爱着凌婳月的,一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拥有那么多的男人么。

而且看他的样子,对那些男人都极为照顾。

慕容止眼角渗出笑来,于以往的浅笑不一样。

似乎,似乎带着一些迷蒙的东西。

“郡主以前最喜欢让我伺候,每隔一两日便招我一次,郡主最近是怎么了?”

凌婳月猛地反应过来,这是…这是…求宠?

可明明是要求宠的样子,他说起来做起来,却丝毫没有猥亵的味道。

反而依旧如月一般的清冷高贵,淡雅华润。

凌婳月眼神微微一闪躲,慕容止便将那不一样的笑意收回,“郡主,我只是有些话想要单独和你说说,想必这些话,你也是不愿更多人知道的。”

凌婳月看着他的眼神,又瞬间多了几分防备。

慕容止是个深不可测的男人,他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些话来。

听在她耳中,带着几分慎重,可听在剑十一和芝兰玉树耳中,却带着无尽的求宠意味,就是私房话。

“你们先退下。”

芝兰玉树放心的应声离去,剑十一再次鬼影一样消失。

“说吧。”凌婳月防备的看着慕容止。

他仍旧含笑,整个人如沐春风般的舒服,可是凌婳月却仍旧感觉得到,他的疏离和深不可测。

“郡主对我好像很防备?是我失宠了吗?”

月华光辉在他身上缓缓流淌,透过棱窗照射进来的月光,都让他的清冷比了下去。

偏偏,温和的笑容在他唇角从未消失,温柔的眼神也让人沉醉不已。

如此矛盾而又迷人的男人,满身的气息就是他的武器。

“你到底想说什么?”凌婳月冷眉微竖。

毕竟是当过皇后的人,威严起来,即使顶着个妖媚的脸庞,也自有几分气度。

慕容止却温柔的为凌婳月掖掖被角,“郡主好似突然不一样了呢。”

凌婳月身子微僵,慕容止继续说道:“郡主以往每日必招男宠伺候,有时甚至两三个,最近郡主是怎么了,难不成看腻了千娇百媚阁的所有男宠?”

“你想多了,我只是突然想修身养性。”凌婳月却并不看慕容止。

这个理由,太过牵强,慕容止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相信。

“郡主真会开玩笑。”笑容依旧,却让凌婳月更加的谨慎。

“郡主不用对我如此防备,我从不会伤害郡主。”她眼中的防备太过明显,想不发觉都难。

凌婳月相信才怪,“哼,你以为我会信你?千娇百媚阁中哪个男人不是恨我入骨,为什么你却说偏偏不会伤害我?会咬人的狗不叫。”

话有些难听,慕容止却并不生气,“以前的郡主却从不会这么想呢。”

凌婳月猛地看向他,他在套她的话!

慕容止依旧坦然的坐在床边,微微含笑,“郡主忘了吗,你我相识时,我便说过,我永不会伤害你,而且我也与他们不同,我是自愿进府,郡主难道忘了?”

幽邃的眼眸直直看着凌婳月,让她无所遁形。

“还有,郡主从不叫我止,她叫我容止,因为我不是复姓慕容,而是我姓慕,名容止,现在,我的郡主,你可以告诉我了吗?你怎么了?或者说,你,是谁?”

凌婳月早就猜到了,他早就对她起了疑心,所以才三番四次的试探,可是,她不能承认

“你什么意思,我是凌婳月,镇国将军的女儿,这有什么不对吗?”威严毕现,她直直看着慕容止,不惧怕他的打量。

慕容止却微微扯起唇角,“郡主?郡主从来不喜看书,对她的男宠,从来都是不假辞色,稍不顺心便大骂责罚,更别说什么谢谢之类,还有,郡主一向空有其表说话做事口无遮拦,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当场便发作,自不会如你一般,气到郁气堵在胸口造成心悸,诸如此类,郡主还要我说下去吗?”

凌婳月挑眉,“就因为这些?”

“这些还不够?”慕容止也挑眉,“郡主放心,不管你是谁派来的,只要将真的郡主交出来,我自然会保你性命”。

到了这个份数,凌婳月反而不紧张了。

自从灵魂进入这个身体的那一刻,她就是真的凌婳月,“那你呢?又是为什么对凌婳月如此死心塌地,做她的男宠,是因为你爱她,还是你也是有目的的?”

慕容止似乎没有料到她竟然突然如此坦然,“我突然觉得你比郡主有趣多了”。

“你错了。”凌婳月淡淡的说:“我就是郡主,我就是凌婳月。”

“哦?是吗?”慕容止挑眉,“看来你对我并不信任!”

“当然。”凌婳月承认,“我对任何人都不信任。”

连同床共枕的枕边人都能牺牲她,还有谁能值得信任。

“我的改变或许让你有很多疑惑,但是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我就是凌婳月。”

“你是要我自己找证据?”慕容止难得的脸上带了几分犹豫。

“随便你。”

证据?难不成能将灵魂和身体分离出去,找证据?

慕容止眼眸一暗,坐着的身躯倏的站起。

在凌婳月还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已经一把掀开她的锦被,解开她的衣衫……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