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沈清之司南城小说_愿我相思不悲欢(沈清之/司南城)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6:03

连载中小说愿我相思不悲欢是来自万读小说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小草莓,愿我相思不悲欢小草莓精彩节选:沈清之的脸色慢慢惨败,情绪一点点开始不稳,呼吸急促紊乱:“你说什么!”“我说什么?我说里面是你女儿的骨灰呢。”孟心瑶继续刺激她,轻轻地摇晃着手里的小瓶子,“哈哈,看见你这么痛苦我真的挺开心的。就是可惜了,不晓得骨灰还能不能拿去养小鬼。如果可以……那一定很刺激!”沈清之仅剩的理智已经被消磨殆尽,听见小鬼二字,她头皮发麻,紧接着胸腔里冒出愤怒的火焰,她死死瞪着孟心瑶。

愿我相思不悲欢

推荐指数:8分

《愿我相思不悲欢》在线阅读全文

愿我相思不悲欢第6章 我不想知道你的事情,一丝一毫都不想

“孟心瑶……你不得好死!你一定不得好死。”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想到腹中将近八个月的孩子,就这样离她而去。

她就痛得要死了!

孟心瑶笑着说:“别这么激动嘛,你这么恨我又有什么意思呢?我们可是好姐妹啊。”

她虽然是在笑,但眼底的狰狞却让她看起来很是恐怖,孟心瑶神神秘秘的看着沈清之,“你可别说好姐妹对你不好,那个孽种虽然死有余辜,青云不肯听我的劝硬是将那贱种给烧了。我为你抓了一把你女儿的骨灰,你想……不想要?”

孟心瑶弯下腰,凑到沈清之面前,手中还拿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子,那里面装着孩子的骨灰。

沈清之的脸色慢慢惨败,情绪一点点开始不稳,呼吸急促紊乱:“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我说里面是你女儿的骨灰呢。”孟心瑶继续刺激她,轻轻地摇晃着手里的小瓶子,“哈哈,看见你这么痛苦我真的挺开心的。就是可惜了,不晓得骨灰还能不能拿去养小鬼。如果可以……那一定很刺激!”

沈清之仅剩的理智已经被消磨殆尽,听见小鬼二字,她头皮发麻,紧接着胸腔里冒出愤怒的火焰,她死死瞪着孟心瑶。

玻璃瓶子里的是她的女儿!

是她的女儿……怎么可以!

“把我女儿的骨灰还给我!”沈清之的声音颤抖,心脏紧缩,那样恐惧的感觉几乎让她窒息。

医生告诉她现在不能激动,但她真的忍不了……

那是她的女儿啊。

“沈清之这到底是谁的野种?变成一把骨灰你也要?”孟心瑶故意往后退,津津有味的欣赏着沈清之的惊恐和绝望。

沈清之抓着床栏坐起来,气息不稳:“孟心瑶把它还给我!”

“想要啊?”孟心瑶疯狂地笑着,“可是我偏偏不给你!”

沈清之再也顾忌不了这么多,她看着那瓶骨灰,不管是不是孟心瑶诓骗她的,她都赌不起。

“你这个魔鬼!”沈清之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脸颊上的纱布已经拆掉,但是刀口却密密麻麻的遍布在脸上,看着十分的骇人,仿佛一条条的蜈蚣盘旋在脸上。

沈清之踉跄下床,准备去抢瓶子。

孟心瑶却一步步的退到窗户边,她冷笑一声,作势要将手中的玻璃瓶丢下楼。

沈清之的呼吸也跟着一停,站在原地哭喊:“还给我……还给我……”

孟心瑶偏偏不给她,站在窗户的边缘,手中把玩着骨灰瓶。

“想要啊?”她偏过头灿烂一笑,笑容里带着深深地恶意。

沈清之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孟心瑶朝窗户外丢了骨灰瓶。

骨灰瓶在空中划过道完美的抛物线,向外面坠落,孟心瑶的动作决绝,利落带风!

轰——

沈清之心脏骤停,情绪已经崩溃,她几乎是没有犹豫的狂奔上前,就要往楼下跳。

下一瞬,病房里冲进来一道人影,大手一伸,在这千钧一刻拽住了沈清之的胳膊。

与此同时,男人的低吼声响起:“你疯了?”

“司南城……那是我女儿的骨灰……”沈清之丝毫不觉得自己刚才的动作有多危险,哭着拉住他的手臂,如果不是他拉着,她还要往外面跑。

而楼下,玻璃瓶早就碎裂了。

“那不是!”司南城脸色阴沉。

沈清之怎么也不相信,她哭着摇头,“那就是……那就是!”

司南城一把将疯狂的沈清之拽到自己怀中,他锋利冰冷的眸光横扫过站在一边的孟心瑶,杀气顿时倾泻而出。

孟心瑶还在震惊中,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司南城。

怎么会!

司南城不是不肯帮沈清之吗?怎么突然会……

不等她想个所以然,司南城连眼角都不眨一下,狠狠地一巴掌甩到了孟心瑶的脸上。

“骨灰?嗯?”他将沈清之推到床上,自己则松了松领带,一步,一步的走向孟心瑶。

孟心瑶被这一巴掌扇得找不到东南西北,嗡嗡地声音在耳朵里乱叫,口腔里尝到了一丝血腥气。

“司南城你凭什么打我!”孟心瑶梗着脖子吼出来。

他的双瞳里燃烧着澎拜的怒意,太阳穴的青筋突突地跳动着,眼神冷冽逼人:“凭什么?”

“说,你哪里来的骨灰?敢撒谎,我就剁了你的手!”他的手环抱着双臂,银灰色的西装更衬得他气势凌人。

孟心瑶死不认输,“那就是那个小野种的——”

骨灰——

话没说完,右边脸又被人甩了一巴掌,司南城冷目而视:“你的嘴巴吃了什么,这么臭!”

“司南城……你别以为你是司家的人你就可以肆意欺凌我,你不过就是一个候补的养子而已,你嚣张什么!”孟心瑶仗着自己已经笼络了陆夫人,以为自己可以进入豪门了,所以胆子也肥了。

所以才敢这么吼司南城,陆家?在s市什么都不算。

“我算什么?”司南城不怒反笑,再次逼近孟心瑶,气势大得让人心肝直颤,随着他的靠近,连带着周遭的空气也降温了。

司南城笑起来那就是邪魅轻佻的贵公子,但他若怒,那便是阎罗索命。

“我会让你知道我算什么,带着你的东西立刻给我滚出这里!”他冷冷地说。

孟心瑶还想说什么,他已经不耐的道:“把这个肮脏的女人给我丢出去!”

孟心瑶的骂声也渐渐远去,沈清之还沉浸在悲伤里没有回神,她愣愣地坐在床上,眼泪不停的落。

“你以为你是孟姜女,还能哭倒长城么?”赶走孟心瑶之后,他烦躁地将领带丢到一边,漫不经心地走过来。

沈清之竭力隐忍着热泪,眼眶四周猩红,她下床往病房外跑。

“你还想去哪儿?”司南城拉住她。

“我要去楼下……”

司南城冷笑,“现在去还能捡到什么?”

“那我也要去!”她毫不迟疑的说。

她想要挣脱他的桎梏,他却将她的手拉得更紧,“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灰,你就这样信了?”

“不管是什么,我都要去……”沈清之又哭了。

司南城不耐烦地冷呵:“给我回床上去。”

沈清之彻底寒了心,含泪哽咽:“司南城……那不止是我——”的女儿。

他截断她的话,冷漠的眸子不含半分感情:“你闭嘴,关于你的事情我什么都不想听。”

“一丝都不想!”

他说得决绝,沈清之却心痛难耐,心被扯开了,撕裂着疼。

他说他什么都不想听,什么都不想知道。

可是那个女儿……

她重重的甩开他的手,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眼泪蜿蜒的爬过脸颊,流到耳廓里。

“你笑什么!”司南城冷冷地看着她。

她的嘴唇一张一阖,声线沙哑,“你没有资格拦着我。”

话落,沈清之则往楼下跑去,司南城的眸子一冷。

呵,没有资格?

如果不是他今天心血来潮,她以为他还会管她的死活吗?

他从来不是好相与的人,习惯了绝对的掌控和把握,面对沈清之的不识好歹。

他这次是走得毫不留情,连医院的费用也全部抽出去了,这是对沈清之的惩罚。

她,就该受着。

沈清之急匆匆的下楼,蹲在地上,看着那滩破碎的骨灰。

眼泪,夺眶而出。

她哭得撕心裂肺,无数次想要伸手去捧起骨灰,指尖都被锋利的碎片扎破,鲜红的血珠从指尖冒出来。

她的眼角,被映得一片通红。

“为什么……为什么我连你都保不住……我就不该背着他想要生下你。”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