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女主凌婳月男主慕容止的小说_薄情皇帝请赐教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2 16:03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薄情皇帝请赐教,薄情皇帝请赐教小说是作者云卷云舒的一本古言小说,小说主角为慕容止凌婳月,慕容止凌婳月小说精彩片段:凌婳月在他的话语之下,慢慢的平静下来,看着他的眼神,不自觉的带了几分信任。慕容止继续说道:“你既然打算蛰伏,就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不知道你的仇恨有多大,但你那句万劫不复便让我知道这仇你定是非报不可,可首先,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你知道我的仇人是谁?”凌婳月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拥有常人无法比拟的敏锐和聪明。

薄情皇帝请赐教

推荐指数:8分

《薄情皇帝请赐教》在线阅读全文

薄情皇帝请赐教第006章 往事成殇

慕容止微微笑笑,“你是又看到了什么引起了你的仇恨么?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满眼恨意,全身都写着我要报仇几个字,若是被你的仇人看了,你还怎么去报仇,你的仇人势力一定不小吧,不然以你现在的身份,怎么可能蛰伏在暗处,可以你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你还没出手已经被打败了。”

他的声音暗含关切,柔和的笑容让凌婳月感觉格外的舒心。

凌婳月在他的话语之下,慢慢的平静下来,看着他的眼神,不自觉的带了几分信任。

慕容止继续说道:“你既然打算蛰伏,就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不知道你的仇恨有多大,但你那句万劫不复便让我知道这仇你定是非报不可,可首先,你要学会保护自己。”

“你知道我的仇人是谁?”凌婳月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拥有常人无法比拟的敏锐和聪明。

慕容止微微点头,“从你的一些行为中,可猜到一些。”

转目,长街的尽头处,已经传来了长号声,人群也熙熙攘攘起来。

德庄皇后的棺椁,马上要过来了。

“我们避一下吧,不然你要下跪。”慕容止拉着凌婳月,躲到一旁的巷口中。

这里处在阴暗处,却能清楚的看见长街上发生的事情。

尽头处,属于秦越国皇后的仪仗,黄金伞最为显眼。

水晶棺在凤辇上映着晶亮的光芒,长号和锣鼓声悲怆而凄凉。

自德庄皇后的水晶棺一出现,长街两旁的百姓便纷纷跪倒,悲泣声不绝于耳。

“德庄皇后深得民心,如此女子,在这样的年华香消玉殒,确实有些可惜了。”慕容止看着那渐渐走近的水晶棺说道。

“你见过她?”凌婳月稳了心神,幽幽的问,目光却胶着在那水晶棺上。

皇后殡天,她的儿子,秦越国唯一的皇子,却没有送葬,皇上也没有出面,这便是所谓的宠爱吗?

慕容止摇摇头,“没有,但听说是个温婉贤淑的女子,拥有国母风范,是个值得尊敬的女子。”

“却是个可怜的女人。”凌婳月凄凉的一笑,“我听到的版本,不是民间所传说的。”

水晶棺缓缓靠近,依稀能看见里面躺着的人儿。

一身黄色凤服,金色凤冠,双手交叠,若不是胸口没有呼吸的跳动,那红润的面容,就好似睡着了一样。

没想到,秦殇竟然将定颜珠放在了她的口中。

定颜珠,可保尸身千年不腐。

这幅皮囊,还有什么用呢,除了葬入皇陵之中,永远的沉睡。

凌婳月想不到,自己能如此安静的,看着前世的尸身从自己面前走过。

那满腔的恨意,此时,只剩下了悲凉。

“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知道吗?她八岁时因为这句话,便不顾一切的爱上了那个男人,拒绝了所有的亲事,在她十五岁那年,终于等来了皇家的旨意,没有人知道大婚那天她的喜悦,那个时候,她是怀着无限的梦想和幸福,嫁给他的,可是一入宫门深似海,她面对皇宫中的尔虞我诈,女人间的争宠,渐渐的寒了心,可是,她爱他,她以为,只要有这份爱,便够了,可是,他却对她那样的残忍…”

水晶棺从她眼前经过,前世今生惶然相对。

一切,都好像回到了那时,宫中,大婚。

秦越国最尊贵的女人,秦越国最盛大的婚礼,满城飞花,红幔铺城。

她怀着少女的羞涩,和对幸福的向往,被他牵着走上皇家祭塔。

他将册封皇后的圣旨放入她的手中,将她拉起,并肩而立,俯瞰万千子民跪拜。

那个时候,她以为,这就是全部。

水晶棺继续向前,凤袍下一双金莲却只穿了一只绣鞋。

没有人看到,可凌婳月看到了。

那双珍珠绣鞋…

那是他送给她的定情信物,他亲手缝制的珍珠绣鞋。

她从来没想过,一向冷漠少言的他,竟会为她缝制一双绣鞋,一双绣满珍珠的绣鞋。

可是,鸳鸯离分,绣鞋成单,那一只,是遗落了吧。

所以,莫桑梓的脚上只穿了一只。

“他心里的人,从来都不是她,不是莫桑梓,而是另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误会,让她做了他的皇后,而他心里的女人嫁给了守在边关的将军,几年后,那将军战死,那个女人回京,他竟冒大不违将她接进皇宫,从此独宠。然后,那个女人的儿子病了,却说要用龙之子凤之首的心头血做药引,而他,竟然二话不说,将龙之子凤之首的心头血取了给她,从此,龙之子双腿残废,凤之首缠绵病榻,最后郁郁而终。”

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霎时间,那妖媚的脸上,已被泪水沾满。

慕容止一句话都不说,默默的听着。

她的身份,果然印证了自己的猜测,虽然早有些心理准备,可当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被她痛苦的经历震了一下。

龙之子,凤之首

难怪,难怪…

一向带着笑意的唇角,此时满是静然,微微抬起衣袖,他借着自己的袖袍,为她擦干眼泪。

“已经过去了。”

“不,没有过去!”凌婳月坚定的看着他,“我还活着,我没有死,上天再给我一次活着的机会,就是让我报仇,秦殇李秋影,他们不死,我难入地府重生。”

“何苦呢?”慕容止不知该如何安慰,眼前的女人却让人心疼,“上天给你转生的机会,是让你活的更好,而不是为了仇恨…”

凌婳月眼中渐渐凝聚的防备和疏离,让他不得不住口。

“你现在知道了一切,是要离开,还是要置身事外,或是告密,随便你,但是别试图说服我,你不是我,你没有经历过我的经历,就无权置喙我的所作所为。”

慕容止暗叹一声,“你想过还在宫中的皇子殿下吗?你想过整个将军府吗?你这么做,真的是万劫不复。”

“我当然想过。”凌婳月恨恨的说,“淮雨在宫中,只是煎熬,有个那样狠毒的父亲,还不如不要,我会想办法将他带出来。至于将军府,我不会牵连到将军府,但是千娇百媚阁的所有人,我会找个机会全部遣散出去,而你,现在就可以走!”

刚要对他有丁点好感,此时却又不得不防备起来。

慕容止苦笑着摇摇头,“我若是能离开,早就离开了,你以为一个镇国将军府,能留住我么?”

“那你是怕被我连累?”

慕容止再次摇头,“我从来不怕被连累,我只是怕麻烦。”不然他也不需避世了,“好吧,我也不再劝你,一个人的执念越深,心魔便越重,你那心悸,还是好好控制的好。”

说完,慕容止看一眼已经回来的剑十一,径自转身离去。

送殡的皇后仪仗已经离去,百姓擦擦眼泪站了起来。

从此,属于德庄皇后的时代已经过去,德庄皇后莫桑梓几个字,或许只能记入史册了。

月更日替,几年之后,还有几人能记得她。

凌婳月为了平复下心情,带着剑十一无目的的游荡,在天黑的时候,才回到将军府。

芝兰玉树迎了进来,挤眉弄眼了半天,却没看见同主子一起出去的慕容止。

再看自家主子的面色,还以为是两人吵架了。

敢惹主子生气,看是那慕容止皮痒了,仗着主子充他就放肆。

“主子,该用膳了,厨房做了主子最爱吃的红烧鱼…”

“我不吃了。”凌婳月直接经过两人,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天色已经暗了,她却没有点灯,关上门后,背靠着门扉,身子缓缓的滑落,身体全身的力气,好像被瞬间抽空了一般。

好累,真的好累。

满心满腹的被仇恨充斥着,好累;满脑子想着报仇,好累;对那个男人又爱又恨,好累。

凌婳月将头埋进膝盖间,允许自己短暂的脆弱。

今日看见自己的尸身,看见那双珍珠绣花鞋,又想起了过去,美好的回忆,恐怖的记忆,都像毒蛇一样,在她心口缠绕不已,让她几欲承受不住。

秦殇,秦殇,秦殇…

这个让她恨极了的名字。

过了许久许久,久到她都不知道已经是什么时辰的时候,她扶着身后的门扉,才缓缓站了起来,酸麻的双腿,让她差点摔倒。

房外,月上中天,清凉的月光从敞开的窗户外照射进来,透着一股柔和的光芒。

凌婳月待双腿的酥麻过去,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慢慢的走向自己的寝床。

床幔落下,玉树早已将床被铺好了。

屋里的熏香是凌婳月喜欢的味道,也是慕容止专门为她配置的熏香,说是同那凝神香一般,可以让她凝神舒气。

凌婳月一边走向寝床,一边脱下外衣。

头上的簪子抽出,如瀑布一般的黑发顺流而下。

此时的她映着月光,带着一股慵懒的美丽。

撩起幔帐的手方方伸出,却被里面伸出的一只手,更快的拖进了帐幔之中。

“啊!”凌婳月惊呼一声,却被床上的人捂住了嘴巴。

“月儿别害怕,是我!”床上的男人从后面紧紧的抱着她,放开了她的嘴巴,却未放开她的身子。

她转过头,正对上一张俊颜。

月光下,他眉目挺拔,面色朱润,正带着邪邪的笑看着她。

“怎么,月儿不认识我了?”男子微微挑眉,双手将她转过来面向自己。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