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薄情皇帝请赐教》(慕容止/凌婳月)小说阅读by云卷云舒

发布时间:2018-10-12 16:03

这本已完结小说薄情皇帝请赐教讲述了主人公慕容止凌婳月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云卷云舒的倾心巨作,薄情皇帝请赐教精选篇章:慕容止手下动作不停,娴熟的解开她的外衣,然后再解开里衣。凌婳月一动不动的,任由他在她身上动作,眼睛肿带着自信。当慕容止看到她左胸胸口处,一朵红色的幽兰印记时,他倏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双眼微微眯起,眼眸之中带着疑惑。

薄情皇帝请赐教

推荐指数:8分

《薄情皇帝请赐教》在线阅读全文

薄情皇帝请赐教第005章 为自己送葬

本就是晚上,凌婳月打算就寝,所以也穿的不是恨繁琐,里衣外面只套了一件外衣。

因此,慕容止很容易就将她的衣服解开。

“你要做什么?”一开始本能的想要阻止,可转念想了想,若不让他做,他定要更加的怀疑,不如让他干脆自己证实。

慕容止手下动作不停,娴熟的解开她的外衣,然后再解开里衣。

凌婳月一动不动的,任由他在她身上动作,眼睛肿带着自信。

当慕容止看到她左胸胸口处,一朵红色的幽兰印记时,他倏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双眼微微眯起,眼眸之中带着疑惑。

随即,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慢慢擦过那幽兰印记,仔细确认没有任何人工痕迹,眼中的疑惑不禁更加的深了。

“怎么可能?”

他自然熟悉凌婳月身体的每一处,她身上除了这朵桃花胎记,再没有任何印记。

而这胎记,没有一丝一毫人工刻画的痕迹,很显然就是从娘胎中便生上去的。

“看完了?”凌婳月冷声说着,不理会慕容止那疑惑的样子。

本想自己抽出双手将衣服拢起,却在抽动手臂的时候,扯动了身下的锦被,让本就半趴在她身上的慕容止失去了支撑,他手下的锦被一滑,身子不由自主的瞬间朝着凌婳月倒了下去。

凌婳月惊愕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庞,呼吸突然有些急促起来。

唇上的温度,不属于自己,如此的陌生,却格外的温暖。

这样的感觉,是秦殇所没有的,秦殇的唇,冰冷寒漠。

慕容止也惊了一下,随即快速反应过来,起身,双臂撑在凌婳月头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果真不是她!”

凌婳月脸上浮上几分红晕,却被瞬间掩盖住,恢复镇定与他重新周旋,“你不是已经证实过了?”

慕容止重新挂起那不变的浅淡笑容,温柔的看着凌婳月。

他吐气如兰:“看到你身上那独一无二的胎记,我差点就信了,可是,郡主从来不会脸红,从来不会羞涩,对于男人的近身,郡主从来都是欣喜的接受,甚至变被动为主动,而不是你这般的,青涩。”

慕容止慢慢的起身,坐在床沿上,饶有趣味的看着凌婳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吗?”

凌婳月也索性拢了衣服坐起来,“你检查也检查了,我还是那句话,我就是凌婳月。”

慕容止微微扯起唇角,那抹笑容更加的深邃起来,“身体没有错,可是你却应该不是凌婳月了。”

凌婳月倏的看向慕容止,双眼中带着惊愕。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知道?

一个没有先进科技,没有天马行空想象的时代,一个保守的古人,怎么可能会想到?

“我猜对了是吗?”笑容依旧,可却是那么的刺眼,“身子仍旧是郡主的,可灵魂,不是了。”

“真…真是荒唐。”凌婳月勉强掩饰,却变相的承认了。

慕容止站起身,留给她安全的距离,“一个人的相貌会变,性格会变,观念会变,眼神也会变,可是一个人的本质,永远都不会变。”

凌婳月沉默了,眼前这个男人果然不可小觑,连灵魂这样的事情,他都能猜到,他到底是什么人?

“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吗?你是谁?”慕容止语气温和,没有丝毫的危险气息,可是凌婳月,仍旧不能相信他。

“你猜对了,我不是凌婳月。”她干脆承认,抬头看着他,眼神温软哀伤,“但是我不能告诉你我是谁。”

慕容止挑眉,“为什么?”

“那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凌婳月反击。

慕容止一噎,眼前的女人是个聪明的女人。

“既然你不能,为何要求我告诉你?每个人心中,都有些些不为人知的事,何必要活生生的将血淋淋的事实搬出来,如果我的身份对你不是影响太大,以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不好吗?”

“呵呵。”慕容止喉头滚动,好听的笑声传出,“你比凌婳月聪明多了,跟你说话真是困难。”

“彼此彼此,你也是我最讨厌的男人类型。”

这样的男人,不但是一个谜,还是一个沼泽,一不小心就会沉沦下去,越陷越深,最后死不瞑目。

“那郡主,可否告诉我,是什么让你满腹生恨,恨到两次引发心悸?”

凌婳月垂下头,方才还如战斗中的公鸡一般,充满攻击力,却一下子颓废下来,浑身充满着哀怨的气息,那隐隐恨意带着无尽的悲怆。

慕容止突然有些后悔,自己问出了这句话。

许久,凌婳月才抬起头,“抱歉,我不能告诉你,这是一条不归路,知道的人都会与我一样,陷入万劫不负之中,我不想拉无辜的人进来。”

慕容止了然的点点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提醒你多控制自己的情绪,若再发生心悸的事情,可能会死,我给你的凝神香记得好好戴着。”

凌婳月不解的看着他,他们这算是达成协议了?

就这么简单?

慕容止微微一笑,“不用这么看我,凌婳月其实跟我并无多大关系,我只要身在千娇百媚阁就行,天色不早了,你好好休息。”

说完,慕容止便离开,凌婳月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思索良久。

或许,他也没有自己想的那般冷情。

快中午的时候,秦越国京城满城素缟,忧伤漫天。

各家各户偕老扶幼走上街道,身上自发的白衣戴孝。

天刚刚放亮的时候,就有不少百姓等在城中心的街道两侧,为了那个双十年华,便香消玉殒的翩翩佳人。

早有年长情感脆弱的老者,擦起了泪水,一边相互传颂着这一代贤后的功德。

德庄皇后出身秦越国三大辅政大臣的莫家,身为嫡女,从小家教甚严,温婉贤淑,德行兼备。

小小年纪莫家求亲的门槛已被踏破,如此闺秀,自然被皇家看中,十五岁入宫与当今皇上大婚。

大婚之后,皇上皇后两人伉俪情深,多次携手微服出游,路上打抱不平劫富济贫,为百姓做了不少的好事。

皇后更是每月初一十五,亲自在京城街道施粥行善,慈爱温柔的笑容,毫无皇后的高傲架子。

连小孩子都喜欢亲近,天下百姓纷纷言说,有此贤后,是秦越国之幸。

更有贤者称赞,此贤后,可与秦越国开国皇后比肩。

德庄皇后大婚后第二年,为皇上诞下一名皇子,也就是皇上现在唯一的子嗣。

饶是皇家后宫佳丽万千,皇上与皇后的情谊,多年未变,羡煞天下人。

只是,天不遂人愿,两个月前,秦越国唯一的皇子秦淮雨突然得病,落下双腿残疾。

皇后因忧虑孩子而引发病症,卧于床榻之间,竟短短两月便香消玉殒。

德庄皇后突然殡天,让秦越国百姓伤痛不已,纷纷哀嚎,秦越国,再不能有此贤德之后。

而秦越国主秦殇,自皇后死后,终日惶惶,竟也多日不曾早朝,闭于皇后寝殿不出,再次执政时却已消瘦许多。

百姓再次纷纷感叹,有情人终不能白头偕老,真是可惜啊可惜。

凌婳月听着耳边对秦殇深情的感慨,对德庄皇后的怀念和赞颂,心中的恨意,宛若一条狠毒的毒蛇,在她全身蜿蜒。

本不想来的,可她还是来了。

秦殇,好一个秦殇,明明是背叛,却做的如此惺惺作态。

一个弑杀成性,冷漠无情的帝王,却成了除暴安良的侠义之君。

一个抛妻弃子有眼无珠的无情男人,却成了对发妻情深意重的重情之人。

一个连自己亲生儿子性命不顾的男人,却成了有情有义的良夫慈父。

呵呵,真是可笑。

凌婳月冷冷的听着,水袖下的拳头攥的紧紧的,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指甲掐进肉中,滴滴鲜血滑落,偷偷滴落在青石板上,石板路上开出了一朵朵妖艳的花朵。

“你在做什么?”慕容止轻喝一声,抓起她的手,看着上面已经翻飞的皮肉,一向笑容可掬的俊颜,染上了几分怒色。

这是,他第一次发怒。

凌婳月出来的时候,本是想要带着芝兰玉树的,半路却遇上了慕容止。

芝兰玉树挤眉弄眼半天,把两人独处的机会让出来,他们以为,慕容止终于懂得争宠,先是偶遇,再是同游。

慕容止倒是也没推脱,便同凌婳月一起出来了。

本以为是她也同百姓一般,想要送送那位人尽可敬的德庄皇后,却好似不是那么回事。

凌婳月一路上很是安静,心里好像藏着很多事。

他只是在一旁陪同,剑十一也老老实实的跟在身后。

直到听到百姓的议论,她才停下脚步。

然后,慕容止便看到了她倏然变得苍白的脸色,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他懂医术,对一些味道,特别的敏感。

慕容止将她拉到一旁,从怀中掏出一方锦帕,仔细的为她包扎起伤口,“你忘了我说的吗,要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否则你的心悸还会发作。”

“你管的太多了。”不想被窥探心事,凌婳月仿佛一只刺猬,将自己包裹起来,全身的刺都向着外面。

“不管怎样,你不该伤害自己。”慕容止一边包扎一边说着。

他清冷的面庞此时温和了不少,长长的睫毛垂下,好似翻飞的蝴蝶。

“剑兄,我这里没有药,你可否去前面的药店,买点创伤药过来,郡主的手这样恐会留下疤痕。”

剑十一不动,慕容止接着说:“郡主一向最爱美,若是留下疤痕到时候反应过来,生气倒是小事,万一拿剑兄开刀,剑兄你也知道,郡主生气的时候身边要有美貌的男人陪着…”

话还没说完,剑十一便纵身失去了踪影。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