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韩东夏梦是主角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2 15:03

很多书迷们都在找这本主角是韩东、夏梦的小说,这本小说叫做《这个女婿有点猛》,是一本非常不错的都市爱情小说,小说作者是貌似纯洁,小说剧情丰富,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个女婿有点猛第十二章银河KTV:她夏梦未来的男人,就算不是邱玉平那种人中翘楚,也绝不该是韩东这一类平庸到极点的人。以前的她会顾虑自己父亲意思,会顾虑韩东父亲韩岳山的想法。可是,谁来顾忌她?

这个女婿有点猛

推荐指数:8分

《这个女婿有点猛》在线阅读全文

这个女婿有点猛第十二章银河KTV

韩东走后,唐艳秋又一次拿起手机打给夏梦:“夏总,人安排妥了。”

未见其人,也能从声音上听出夏梦心情不错:“秋姐,晚会请你吃饭。”

唐艳秋雪白的脸上笑意一闪而逝:“我挺好奇那个韩东到底是什么人,让你这个公司老总如此处心积虑的挖坑。”

夏梦哪会说自己跟韩东的关系:“是我父亲朋友的儿子,非塞到振威来。我对他尤为看不上,碍于面子,又无可奈何。”

说的隐晦,唐艳秋却听的明白。

夏梦话里的意思,就是想让她帮忙找个理由将韩东赶出振威。

她抿了口茶:“我刚才让他去跟法务的一个专员共同讨乔六子的那笔债务,恰好,夏总不想用韩东,我不想用刘明远。追不回钱款,找机会将两人一并开除掉好了。”

“知我者秋姐。”

乔六子是整个城中区很有名气的一个滚刀肉,老赖般的角色,道上人称乔六爷,背后关系不浅。

振威因其主动找上门不好不卖面子,跟他手底下的几家物流公司有过两次短期合作,涉及到的金额约九十万左右。

夏梦跟他合作最担心的就是钱款方面的问题会不好结算,可怕什么来什么,乔六子脸皮厚到常人难以想象的境界。

迄今为止,振威帮其走了那么多趟货还没有拿到一分钱。

催债专员换了一批又一批,要么是见不到对方的面,要么是连乔六子边都不敢沾,总之就是要不到钱。

硬碰硬夏梦不怕,她还是愿意相信法律的。

偏偏乔六子用软招,一躲二藏三威胁,让她下不了起诉的决心,又要不到钱。

毕竟做生意的,挺怕惹上这一类人,不到万不得已,夏梦也不愿意彻底撕破脸把人得罪死了。

之所以让韩东去要债,是料定他要不到一分钱。这样的话,她就有了把人赶出振威的理由,为离婚做好第一步。

促使她下定决心的是昨晚跟妹妹夏明明的一番谈话。

她夏梦未来的男人,就算不是邱玉平那种人中翘楚,也绝不该是韩东这一类平庸到极点的人。

以前的她会顾虑自己父亲意思,会顾虑韩东父亲韩岳山的想法。可是,谁来顾忌她?

……

刘明远今年二十四岁,大学毕业后当过两年兵,经人介绍进的振威押运。

他也不清楚自己哪得罪过唐艳秋,总之,这桩法务专员人人避而远之的讨债任务落到了他头上。

乔六子那是什么人,刘明远从小生活在东阳,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他巧合之下还在夜店里见到过他一眼。

众人簇拥,一副黑道大哥的派头,连牛逼哄哄的老板都对其百般讨好,生怕得罪。

由此,乔六子这人的印象就在他心里扎了根。

在他之前,也有专员揽过这件任务。

要么是消极怠工,要么是私底下被恐吓甚至挨揍。

被安排来讨乔六子的债,刘明远自己清楚,自个快要从振威被赶出去了。因为唐艳秋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债讨不回,递辞职报告。

上午九点钟,国通大厦门前。

穿着一身牛仔裤跟普通T恤的刘明远站在凉荫处,四顾盼望。

他身高约在一米七五左右,体型壮实,面貌却似笑非笑,给人一种滑头的感觉。

这次任务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倒霉鬼。好像是叫什么韩东,刚进法务。以前是个保安,他还见到过几面,只是没说过话而已。

电话叮铃铃响起,刘明远看是生号,便猜测韩东到了。

果然,接通后,就是他。

“国通大厦东门。”

他报了地址,不消片刻,穿着一套休闲服的韩东出现在他视线内。

韩东是那种看上去比较温和的性格,外形上特别容易让人起好感。而刘明远则自来熟,待人亲切。

“哥们,这儿!”

他招了招手,不等韩东走近,就掏出了烟来。

见韩东不抽,他自个点了一支,吞云吐雾。说话自带了些吊儿郎当:“咱们现在算是难兄难弟了,纯粹是倒霉催的。”

听他话里有话,韩东追问道:“怎么了!”

刘明远惊奇:“你不知道咱们追的债是乔六子的?”

乔六子。

韩东一头雾水,他常年当兵,确实没听说过这个城中区的大混子。

刘明远见状站直了身体,丢掉烟介绍起来。

韩东越听眉头拧的越紧。

他就说夏梦把他安排到法务部没安好心,现在看来,她估计是想把自己给赶出公司了。

如果按照刘明远所说,这笔债如此难追,对夏梦来说正是一个赶人的绝佳借口。

第一步赶人,下一步就该离婚摊牌了吧。

他失落且失望,心里傲气叛逆油然而起。

她认为自己追不回这笔债,韩东偏要追回来给她看。

闲聊着,日头慢慢炽烈。

刘明远破罐子破摔道:“走吧,去喝杯茶,然后在茶馆睡个午觉,混一天算一天。”

韩东不动声色,跟着他到了一家就近的茶馆。

刘明远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儿,跟老板十分熟悉。

茶馆也不单单是茶馆,简简单单的一个门店里,斗地主的,打麻将的,应有尽有。吆喝声,骂咧声,沸沸汤汤,烟气熏人。

韩东不太习惯这种环境,独自坐在桌上饮茶。刘明远朝牌桌凑去,轻车熟路的组织几人开始斗地主。

看得出来,这几天说是追债,刘明远估计天天就耗在这。

韩东心想难怪唐艳秋看他不顺眼,以他看人眼光,这刘明远应该是那种随性,没时间观念,并且口无遮拦的类型。

这类人,在职场上不被人排挤才怪。

韩东一个人坐着也挺无聊的,索性过去看刘明远打牌,感觉快到中午之时,他提醒道:“是不是该工作了?”

刘明远回头呵呵直乐:“哥们,你要有事就该干嘛干嘛去,我帮你兜着。领导问起来,我就说咱俩在盯梢。”

韩东蹙眉:“那你能不能把乔六子的动向给我,我自个过去看看。”

刘明远随口道:“他一般上午九点钟到下午两点钟会在公司,晚上嘛,隔三茬五的去银河KTV……听说过银河吧,渍渍,真他娘的有钱,有次哥们请客,我去潇洒过一次。猜猜一晚上花了多少,整整一万六。不过里面的姑娘是真水灵,全特么校花级别的妹子。”

韩东点头,暗自把刘明远的话记在了心里。

就是听到银河KTV,条件反射的有些郁闷。

昨个岳母挑事的由头,可不就是银河KTV,说他去里面消费了,简直冤枉死人。

要知道,就算是现在把他所有家当归拢归拢,也凑不够去银河喝杯酒的钱。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