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此生最忆不胜温凉小说暖心宝宝_此生最忆不胜温凉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3:03

暖心宝宝出新书啦,由作者暖心宝宝精心打造的小说《此生最忆不胜温凉》的出现,让暖心宝宝的知名度一再飙升,而这本小说里的主角霍东铭温凉又为书友们带来了一个怎样的故事,在本站阅读这本小说了解一下吧。此生最忆不胜温凉第十八章 探望母亲。两人在办公室又聊了许久,都是有关工作方面的事情,需要她熟悉一下。

此生最忆不胜温凉

推荐指数:8分

《此生最忆不胜温凉》在线阅读全文

此生最忆不胜温凉第十八章 探望母亲

温凉应聘的还是总裁秘书一职,也就是说以后会每天跟着席尧。

她对席尧的人品还是很看好的,最起码不会像京嵘集团那种变态的要求,所以对这个职位她没什么反感,欣然答应了。

“那我明天是不是可以来上班了?”

“嗯,可以!”

温凉颔首,拿着他给的公司资料,温笑,“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明天见!”

“本来还想请你吃一顿饭呢,看你这着急离开的样子,让我不禁有些怀疑今天出门是不是没有把脸洗干净!”

他半开玩笑的看着她,指间捏着一根钢笔。

温凉扑哧一声笑道:“学长,再没有人能比你这张脸更引人犯罪了,我一会要去医院看看我妈,所以这顿饭还是留着吧,不过,早晚都是我的!”

她自信勾唇一笑,摆摆手,转身抬步离去,纤细白皙的长腿,笔直美丽。

只是她走得快,没有看见席尧眷恋不舍的目光久久没有收回。

温凉从席氏集团离开后,径直朝着医院去了。

她站在医院门口愣了一下,这才发现,那日霍东铭住进的医院竟然是和她妈妈一个医院,只怪那天太心急竟然没有注意到。

没有多想,她在门口买了点水果,走进了医院。

“妈!”

“凉凉!”温母躺在病床上,见到温凉进来,略显憔悴病态的神色微微一亮,露出亲切的笑容,“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您啊!”温凉将水果和包放在桌上,拿起枕头抚着温慕坐起身子,随后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乖巧的笑道:“这几天有没有感觉好一些?”

温慕慈祥的摸了摸她的头发,道:“好多了,再过几天,妈妈就申请出院,回家休养!”

温凉闻言,面色一变,“不行!”

“你这病有多严重您不知道吗?干什么回家休养?这里有医生,能随时观察您的病情,您就安心待在这里就行了!”

抬手捏着温母的胳膊,轻轻给她按摩,语气坚定。

“每天待在这里,你知道一天就得消耗多少医药费吗?有这些钱,妈妈都能给你准备一份很好的嫁妆了!”

怜惜的扶着她的头发,温母在心里叹气,小丫头也不小了,如今还没个男朋友,真是让她愁啊!

温凉无语,轻轻给她揉捏,“妈,您想太多了,我今天刚找到一份工作,明天正式上班,钱的问题您就不用担心了,先把您的病治好,其他一切以后再说!”

“什么以后再说?”温母皱眉,拂开她的手,认真道:“凉凉,你告诉妈你是不是还没忘记他?”

“妈……这都什么跟什么?”温凉无奈看着她。

温母抬眸看了看窗外,顿了一下,语重心长的道:“凉凉,妈以前就跟你说过,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是高高在上的大少爷,咱们攀不上,你也是妈捧在手心的宝,妈不想看着你被欺负,看着你受到伤害,所以只能劝着你,四年前你一声不吭的告诉我你要去美国,你以为妈看不出来吗?”

温凉怔住,望着眼前这个憔悴的老妇人,心如绞痛,苦涩难掩。

温母叹了一口气,扶着她的脸,“难道你打算以后一受伤就往美国跑吗?一个四年,再来一个四年?妈老了,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何尝不希望儿孙满堂?你能体谅妈的苦心吗?”

温凉眸子一热,眼泪从眼角流下,紧紧握着温母的手,将脸埋在被子里,哽咽道:“对不起,妈!对不起!”

她真的太自私了,她就剩下妈妈一个亲人了,怎么能不顾她心思,此时,她真的感觉自己太不孝。

温热的掌心轻轻抚着她的头,温母面露愁容,心里也是一阵担忧。

哭了一会,温凉才缓缓恢复过来,一双眸子哭的红肿水润,看起来更加楚楚可怜。

她刚要起身去洗手间洗洗,门外传来护士的声音。

“24号病房,该吃药了!”

温凉擦了擦脸,声音有些沙哑,“请进!”

小护士推着车子进来,紧随其后的还有一个男医生,正低头看着病例。

温母见到医生,眼睛微微一亮,笑道:“慕医生,我这身子何时能好呀?”

温凉蹙眉,转头责怪的看着温母,“妈,都跟您说了不要着急!”

“我能不着急吗?每天躺在这里,感觉身子都快僵了!”

护士将药准备好递给她,温凉倒水。

男医生合上病例,抬起头来,露出那张帅气迷人的面孔,刚要说什么,忽然瞥见房间里熟悉的身影,眼底微微一亮,笑意加深,“温小姐!”

正端着水杯的温凉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小手轻颤,差点将杯子扔掉,抬起眸子,微微惊讶。

“是你!”

“慕医生,认识我家凉凉?”

慕迟勾人的桃花眼看向温凉,笑意盈盈,“伯母,我们是朋友!”

温凉俏脸微黑,瞪着他,“谁跟你是朋友?”

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叫啥,就只见过一面,这男人是不是自来熟,见到所有女孩子都是这一句?

温母顿时指责,“凉凉,不要无礼!”

“哎,慕医生,来,这边坐,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和凉凉认识的?”温母看着慕迟的眼神瞬间变得分为亲切,忙招呼他坐在身边。

温凉无语,“妈,他是来给你看病的,这些事情没有必要聊吧?”

“怎么会没有必要?这可是我了解你最直接也是最好的办法!”

慕迟抬眸对她暧昧的眨了眨眼睛,随后无比乖巧的坐在床边,道:“伯母,要是知道您是凉凉的母亲,我就早该对您多照顾一点了!”

温凉:“……”

这家伙还还能再无耻一点吗?不是说医者仁心?

温母拉着慕迟活像丈母娘看女婿,愣是聊了两个小时,让旁边坐等的温凉几乎想要暴走。

她忍了几次,终于还是忍无可忍,起身走到床边,对着温母笑道:“妈,您该休息了,您看你拉着慕医生都说了半天了,人家还要工作不是吗?我离开正好送慕医生出去!”

温母也感觉时间很久了,顿时不好意思的笑道:“不好意思啊,小迟,你快去工作吧,以后常来啊!”

慕迟笑容未变,面上没有丝毫不耐,乖巧的点头,“行,伯母,您先休息,您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只要每天休息好就行,那我先去忙了!”

“好好,让凉凉送你出去!”

温母笑的乐不可支,温凉从没有见过她那么精神,虽然无语,但是能见她这么高兴,她也能放心一些。

随着慕迟走了出去,温凉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快步就要离去。

慕迟微微挑眉,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懒懒的站在原地,邪笑道:“你这是急着想要逃离现场吗?”

高跟鞋摩擦地板的声音嘎然而止,温凉姣好的身材缓缓转过来,看着他,笑容客气而又疏离。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