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只述温暖不言殇》(顾江予/柳灵沁)小说阅读by夏语冰

发布时间:2018-10-12 13:02

这本连载中小说只述温暖不言殇讲述了主人公顾江予柳灵沁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夏语冰的倾心巨作,只述温暖不言殇精选篇章:柳灵沁,这个女人!顾江予现在脑海里满是那个女人的脸,或笑或哭,竟揪着他的心。他在办公室再也待不下去了,起身抓起披在椅子上的外衣,摔门而出,他只想回家找到那女人质问她,那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或是她的演技太过真实,自己才被迷了心智。

只述温暖不言殇

推荐指数:8分

《只述温暖不言殇》在线阅读全文

只述温暖不言殇第十章:心生疑虑

仓库里,柳灵沁正在拼死挣扎,郑粒欣看着抵抗的柳灵沁也不急不气,只是一脸期待地看着,慢慢享受这属于她的游戏时刻。

就在柳灵沁已再无力抵抗,针头即将刺进皮肤的前一秒,大门被人撞开了,一阵刺眼的光从门外照射进来,使得长时间待在昏暗环境里的众人不适应地闭上了眼。

可在柳灵沁看来,这就像是上帝向她伸出的救命的手,即使再难受,她也强力睁开了双眼。紧紧盯着门外,生怕这一切只是她的幻觉。

陆越昂带着几人从门外赶忙跑来,为首的陆越昂一进入仓库立刻四处用眼神搜索,一脸惶恐不安,终于,瞟到了在仓库角落的柳灵沁等人,陆越昂叫了手下一起,赶忙跑过去。

还好还好,还好赶上了。

还不等停下脚步,陆越昂便大声呵斥道,“郑粒欣!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你这是杀人!这是要进牢的!”

边说着边慌忙地为柳灵沁解绑,上下扫视了柳灵沁,确认并无大碍,才转过身,对着郑粒欣大发雷霆。

“越昂,你怎么会在这。”郑粒欣明显还不能接受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计划被破,没能除掉柳灵沁,还被陆越昂知道了自己是主谋,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向眼前这个人解释,啊,她不要功亏一篑啊。

看着郑粒欣慌乱无神的样子,陆越昂的心里更是沉了几分,听到刘管家说出这件事时,他还心有侥幸,觉得粒欣再怎么有小手段,可也觉得不是这样奸险歹毒的人,可现在自己就处于现场,看着面前这个因计划败漏而慌了阵脚的女人,心底只觉一阵寒意生出,只想赶快逃离这个地方,像是不去看这一切就没有发生似的。

“先走吧。”陆越昂此时只觉疲惫,他已经接受了眼前的现实,不愿去看郑粒欣的脸。

亲自把因虚弱已经倒地的柳灵沁扶起,陆越昂率先走出了仓库,郑粒欣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把脸低埋着,想着该怎么解决这突然的插曲。

终于出了鬼门关,柳灵沁此时已是万分疲惫,在确认暂时安全之后,昏睡了过去。

上了车,陆越昂安置好柳灵沁,开始把视线转向车外,眉头皱起,他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坐在他旁边的这个女人。

郑粒欣感受到车内的低气压,想出口打破,于是伸出手拉了拉陆越昂的袖子,做撒娇状,“越昂,我知道错了,我太冲动了嘛。”

听到女人的解释,陆越昂更是感到心惊,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她所做的完全就是犯罪并不能靠着她撒娇道歉几句就能解决的,这个女人的心肠竟是如此毒恶,自己竟然迷恋这样的女人如此之久。

陆越昂思绪万千时,郑粒欣仍在解释着,“越昂,人家怎么会真的杀人呢,只是闹着玩而已啦,你太当真了,是谁告诉你这件事的,他一定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所以故意陷害我的。”

郑粒欣说着,语气越来越委屈,好似这桩荒唐事里她才是受害者。

毕竟是五年夫妻,自己对她也是情意真切,听到女人语气的转变,陆越昂感到于心不忍,转过头看着郑粒欣说“你知道假若我来晚了那么一步,那么你现在就不是舒舒服服地坐在这里,而是在牢里了吗。”

看着眼前女子泣不成声的样子,陆越昂的语气只得软了下来,轻捧着女子的脸,为她拭去眼泪,叹息道,“粒欣,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越昂,我知道我做错了,我再也不会这样了。”女子见事情有转机,更加卖力的讨好,道歉,身子往男人贴去,缩进男人怀里,不断小声抽泣着。

在男人眼里,郑粒欣此时就是一只受惊的小鹿,眨巴着泪眼正在像自己寻求帮助,他怎么能拒绝帮助正在受苦的女子呢,于是他抱紧郑粒欣,手轻轻地拍着女人的背,想安抚女人现在紧张不安的情绪。

“越昂,人家真的知道错了,你会原谅人家的对不对,你还爱着我对不对。”怀中的女人身体微微颤动着,好似声音稍微大一点就能把她震碎。

陆越昂把声音放得更低了,“我当然爱你,只要你知道错了就好。”

从男人把她抱入怀中开始,郑粒欣就知道这件事算是解决了,低埋在怀中的脸上早已不是刚刚那副满挂满泪珠的样子,反而是紧咬嘴唇,双眼满是对于没能除掉柳灵沁的不甘和被刘管家背叛的愤怒,显得面目狰狞。

这一切都是柳灵沁的错,若不是她,陆越昂也不会对她心生疑虑,要不是她手段高,能够打消越昂的疑虑,要是越昂将这一切怪罪于她,想和她离婚,那么她所有的计划就废了。

柳灵沁这个绊脚石,她总有一天要想办法除掉她,还有刘管家,想到这里,郑粒欣眼中的凶恶又重了几分,任何敢背叛她郑粒欣的人她都不会让他存活在世上。

另一边,顾江予把郑粒欣送回家后,脑子里不知怎么的,老是想起柳灵沁那双眼睛。她的眼神为什么那么绝望无助,她才是那个拆散了他和粒欣的恶人,可是那个眼神……

嘭!顾江予一拳头锤在桌子上,吓得一旁正在做报告的助理止住了声,以为是自己哪出了差错,才惹得这位总裁发这样大的火。

顾江予回过神,看到助理呆立在一旁,正略带好奇的看着自己,更是烦躁,怒吼道,“出去!”

助理只得悻悻然出了总裁办公室。

柳灵沁,这个女人!顾江予现在脑海里满是那个女人的脸,或笑或哭,竟揪着他的心。

他在办公室再也待不下去了,起身抓起披在椅子上的外衣,摔门而出,他只想回家找到那女人质问她,那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或是她的演技太过真实,自己才被迷了心智。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