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周先生余生请指教》(周璟年/江晨)小说阅读by陌菲

发布时间:2018-10-12 12:02

这本已完结小说周先生,余生请指教讲述了主人公周璟年江晨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陌菲的倾心巨作,周先生,余生请指教精选篇章:同事小邱见状露出一脸的羡慕,趁着收拾桌子的空隙,托着脸自怨自艾:“怎么回回你的小费都那么多,难道这些顾客都是看脸给钱的吗?我们这长得丑的今天只拿到三十几块,心塞……”

周先生,余生请指教

推荐指数:8分

《周先生,余生请指教》在线阅读全文

周先生,余生请指教第2章 六年后

六年后。

盛夏燥热,整座大都市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炉。

“转角”是江城商业区最有名的一间咖啡厅,装潢精致,服务优良,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有钱人来的多。

江晨服务完临窗的一对情侣,拿到了一张红钞的小费。

同事小邱见状露出一脸的羡慕,趁着收拾桌子的空隙,托着脸自怨自艾:“怎么回回你的小费都那么多,难道这些顾客都是看脸给钱的吗?我们这长得丑的今天只拿到三十几块,心塞……”

江晨笑笑,将咖啡杯小心的收起,道:“快别心塞了,下班请你吃肯德基。”

一听有肯德基,小邱顿时挂了一副甜笑,凑了过来,道:“就知道江晨姐最大方了。”

“行了,快去工作,一会儿经理看到又要训人了。”

“知道了。”

看着小邱一脸满足的走开,江晨有些羡慕。

花一样的年纪,无忧无虑,总是特别容易满足,哪像自己……

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咖啡杯,她深吸了口气,把负面的情绪甩到脑后,又忙碌了起来。

熬过下午茶的时间,客人渐渐变少,江晨整理完吧台,从自己的包里里拿出一个小笔记本,将今天拿到的小费一笔笔记上去。

看着上边一连串的数字,她心里盘算着,这周的小费应该给安安买两身新衣服了,小孩子总是长得很快,去年的衣服,今年就已经完全不能穿了。

不过好在她的安安不娇气,穿地摊货也无所谓。

一旁的小邱知道她带着孩子,所以精打细算的,忍不住叹了口气,道:“真是同人不同命,我们这种人每一分钱都要精打细算,可有的人却一掷千金眼睛眨都不眨的。”

江晨记完最后一笔,笑了笑,抬头问道:“怎么了?今天这么多感慨?”

小邱撇撇嘴,摆出一脸难过来,将手里的杂志递了过来:“我老公要订婚了,随手送就是价值千万的钻戒,但……可惜对象不是我?”

“什么老公?”江晨好奇的低头撇了一眼杂志,结果就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白底黑字加粗的标题“商业贵子周璟年情定赵氏千金赵思悦,童话爱情终成真”

愣了愣,她压下胸口的情绪,呐呐道:“原来是他啊……”

“对啊……”小邱拿起杂志摆出一副悲痛状,感慨道:“我的豪门梦就这么碎了,哎,果然多金又帅的王子都是公主的,我们这些灰姑娘,注定只能抱着杂志YY……”

灰姑娘三个字就像一记重锤,敲的江晨心尖一颤,记得当年她和周璟年分手后,杂志也是这样描述她的。

“现代版灰姑娘,落魄千金终究豪门梦碎”

不过好在她生了念安,那场豪门梦,也算留给她一些美好。

日子虽然苦了很多,但这漫长的六年时光,她也算了有了精神支柱。

深吸了口气,她甩掉脑子里的终乱纷纭,伸手将杂志从小邱的手里抽出来,皱眉道:“老公既然是人家的了,就不要多想了,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赚钱。”

小邱露出一脸不情愿:“哪有人啊……”

江晨挑了挑眉,刚要说话,口袋里的手机乍然响起,吓了她一跳。拿出来一看,却是安安钢琴课上的老师打来的。

她怔了怔,把菜单交给一旁的小邱,道:“我儿子的钢琴老师,我接一下。”

江晨有孩子的事情不是秘密,小邱了解的点了点头,便拿着菜单走开了。

周围没了人,江晨才走到角落里按了接听:“喂,您好,刘老师。”

“念安妈妈……”电话那头有些支支吾吾:“安安在琴行这边发生了点事情,你看你抽时间来一下好不啦?”

听到发生了点事,江晨心里一紧,急急问道:“安安怎么了?刘老师你别吓我。”

“你别急啊,念安妈妈,是这样的,安安人没什么事,就是闯了点小祸,具体电话里说不清……你还是过来一下吧。”

听到孩子没事,江晨心里松了一口气,咬了咬唇,她道:“那好,我现在马上过去。”

“好。”

挂了电话,江晨拿了包,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告假去了琴行。

念安学琴的地方离咖啡厅并不远。

江家的人是暴发户出身,极少有人擅长乐器。就连江晨自己也半点音乐细胞都没有。

但念安却太像周家的人了,周璟年的母亲当年就是国内顶级的钢琴家,或许念安是遗传了祖母,从三岁半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

在江城安家后,江晨就把他送到了离自己工作的咖啡厅还算近的一家琴行上钢琴课。

因为孩子还算乖,她向来不会担心他闯祸。

今天……倒是头一次。

提心吊胆抵达琴行的时候,刘老师正在琴行的大厅里跟老板说话,她的安安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低着头揪手指。

小小的一团缩在那,让江晨的心一下子就疼了起来,赶忙走了过去:“安安,妈妈来了。”

江念安抬起小脑袋,就看到江晨一脸焦急,两道小眉毛皱了皱,稚声道:“妈妈,你怎么满头汗。”

江晨知道他是心疼自己,张了张嘴,还没说话,一旁的刘老师和琴行的老板已经走了过来。

她舔了舔嘴唇,将孩子护在自己身后,柔声问道:“刘老师,苏老板,我们安安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刘老师有些为难,江晨的情况她是清楚的,看了看一旁脸色不佳的老板,她道:“您别急,是这样的因为课间活动,念安他来楼下玩,不小心把一个客人订做的钢琴给碰了一小块。要是别的什么琴也就算了,我们自己就能修好,但那个琴不是普通的琴,而且客人本来明天要来看琴的,所以我只能打电话叫你来了。”

江晨大致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想了想,她道:“这件事不管怎么样,确实是我们的不对,这样吧,这个修琴费我们赔,那位定琴的客人,我去道歉……”

“赔?”一直没说话的老板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看了看江晨身上的制服,他冷哼了一声,道:“那架钢琴是施坦威的,光是制作周期就要三年的时间。以你一个咖啡店服务生的工资,你赔得起吗?”

江晨微微一愣,以前为了讨好周璟年的母亲,她曾经恶补过一阵钢琴知识,安安开始学琴之后,她也算是耳濡目染。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