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起点人生》孟于非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9:32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孟于非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起点人生,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孟于非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天气很闷热,有大雨将至的迹象,新来的旅客急不可待地将上衣脱掉,一边用手猛扇着汗,一边自言自语,情真意切地斥责候车室竟然没有电扇等起码的服务设施,好一会才安静下来。

起点人生

推荐指数:8分

《起点人生》在线阅读全文

起点人生第5章无奈的铁饭碗

候车室里只有五个人,一位老头在抽着旱烟,捏着张报纸,眼睛盯着其中的某段内容眯成了一条线,好象中了定根法般的一动不动;另外两人各自躺在长椅上,均匀地打着鼾声,此起彼伏,如同经过特别的排练才形成如此默契的,三四只蚊子锲而不舍地绕着他们飞来飞去,寻找一次提高生存质量,改善一下生活的机遇;旁边不远处瘦骨如柴狭长的脸上几屡鼠须的售货员,也在打盹,他的头仰搭在靠背上,向着天花板,如果不是睡涎从嘴角接连不断地垂下造成的影响,那简直就是半幅天然的经典的《屈子问天图》,这个极具人文气息的睡姿使得一位刚进候车室的想买瓶水的旅客也不忍加以破坏,悄悄在孟于非不远处找个空位坐下了。

天气很闷热,有大雨将至的迹象,新来的旅客急不可待地将上衣脱掉,一边用手猛扇着汗,一边自言自语,情真意切地斥责候车室竟然没有电扇等起码的服务设施,好一会才安静下来。

“小兄弟,候车啊?打算去哪儿?”来人找主人公搭讪。

“准备……准备回茶亭。”他心不在焉地答上一句。

“噢,那咱不同路,我刚从茶亭来,要去昭平。你是茶亭哪儿……贵姓?”对方显然是交谈欲很强的人,不问自报行踪,又胸无城府地向主人公打听。主人公望了他一眼,对方不到四十岁,裤子高挽,满身汗腻,一副刚从为人民服务战线上下来的派头,眼神是精明和率真的复合,微微外凸的肚子和粗粗的脖子似在表明他的日子已开始起步,有向小康迈进的迹象。

主人公告诉他自己姓孟,对方立即说:“噢,咱们茶亭姓孟的人家就那么几户,我都知道,你知道一个叫孟成森的吗?”

“噢,那就是家父”。

“这么说,这么说,你就是……在河南念书的,他家的公子孟于非?”对方又惊又疑的表情,主人公才体会到四年前考上大学的事情,至今盛名犹传,他心里掠过一丝自豪,又迅速消失了。他苦涩地笑了笑,点点头,问:“你和家父很熟?”

“那不用说,咱和他好几次在一起做个活,嘿!你父亲人极好,对人很好。”

“不知你贵姓?该如何称呼?”

“我比你父亲小十六岁,但论辈份,咱和你是同辈的,乐意,小称咱为李哥子得了。”对方完全是一副吃江湖饭的口舌。主人公来不及多问,此时,青竺去昭平的班车已经要发车了,对方立即结束了谈话,对孟于非说,“兄弟,好,再见!咱在市里搞废旧回收,以后多多联系!”。他说完,走出候车室,一溜烟跳上了车。

工业局位于南街中段,所谓的南街,只是一条约有七八米宽的巷道,周围全是老百姓蓬户区,泛潮的墙脚苔痕斑斑,沿街布置的破损的下水道管里总传来哗哗的声响,偶尔泛起一股难闻的酸腐气味。新修的建设局大楼在这里算张扬的出类拔萃的:九层楼,白色磁砖贴面,茶色玻璃饰窗,以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态势,傲然地俯视着脚下的黑矮的民房。而它旁边,四层楼的一栋红砖碧瓦建筑,就是工业局,这栋五六十年代的建筑好象是为了故意衬托建设局办公大楼的高大华丽而如此低调地带着强烈的献身精神地偎依着它。下午两点半,上班时间到了,主人公走进工业局大厅,所谓的大厅也不过两间屋的宽度,里面一个人也没有,简单刷白的墙上有办公区分布示意图,行政办公室和局长办公室在二楼,于是他直上二楼去。

三点半钟过后,他见到了局长赵理,局长四十来岁,圆而肥硕的脸,极具弥勒佛的韵味;两道疏眉细而长,又不乏道家神采,只有那头短而粗壮的黑发和厚阔的嘴唇,才明确无误地表示着他的现实主义人生基调。局长很热情:“小孟啊,哟!人长很精神嘛!啊,你的到来,为咱们县企业的管理注入了关键的人才保证。当前,我县的乡镇企业正在蓬勃发展,急需有素质有能力的一个团队,代表党和人民去加以引导规范关心帮助,使之沿着我县改革开放的经济总目标顺利成长,咱们肩上的担子重啊!党和人民时时都在瞧着咱们呢!”

“党和人民”四个字象口香糖一样,自始至终在局长的口中嚼着,而他嚼口香糖的技巧又是那样熟练自然,使人听着油然而生神圣感。主人公身不由已地站到党和人民的高度作答:“咱这个新……新的岗位,是党和人民给的,我保证尽心尽力……为人民服务。”

他差点想把古人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借来贴在脸上,又觉得这两个词和“永垂不朽”四个字一样,得要够级别,够身份的人才有资格享用,而自己一介白衣,随意挪用严肃的珍品词汇会将来会遭天谴,于是临时换成上述作答的。

“好的,好的,这么办,你先可以回家里,休假一两天,然后,下周一开始,可以直接去双溪乡镇企业局上班,工作呢,我向他们交待得了。噢,刚好从下月起,乡企局和工业局财务将彻底脱勾,你现在还可以去工业局财务上,将上月和本月的工资领了吧,另外,还有三百元的安置补助,一并领吧。当然,下个月到乡镇企业局去领,也是一样的。”

“上月?上月我还没上班呢!”

“呵呵,这是县里的规矩,工作时间从你毕业离校算起,就这样吧。”

命运就大致定格了,他带着奔丧般的心情来到行政办公室,找张纸打了条子,再去财务室领了钱,领到了人生以来真正属于自己该得的最大的一笔钱:两个月工资加上安置补助共五百八十元,这笔钱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刚才恶劣的心境。

十年寒窗,儿子终成正果了,到今天为止,永远跳出农门了,这简直就相当于艰苦孕育成功降生的兔仔无论发生天崩地裂海枯石烂的任何怪事都不可能再塞回母兔肚子里了。父亲高兴得合不扰嘴,自己这辈子,能够亲自养出一个吃公粮的儿子,今天死也值了,至于儿子说到乡镇企业局是个垃圾单位时,他也毫不在意。在老人家眼里,只要有工作,有工资,不再做农活就是了,就应该特别感谢上天了:“咱当农民的,该知足了。”高兴之余,他还特意告诫儿子:你呀,可别以为自己是国家工作干部了,就翘尾巴了,见着咱们乡亲们,就不理睬了,就忘本了。主人公听着,疑神疑鬼地以为自己还处在范进中举的格局中,他想该去看望当年的高中班主任柳老师,可提不起精神,想了很久,没去。母亲还想建议他去看望姨你父周友乔,因为听说他已升至常务副县长。主人公一听,立即止住母亲的唠叨。

他记得当年念初中高中时家里为他欠下的亲友和邻居们的借款,虽然这几年还了些,但总的还差二百多元,他将领来的钱款取出来,五百元交给母亲,要她把所有的欠款还掉,使家里彻底告别多年的负债过日子的岁月,余下的自己留在身上,打点这个月的日子。

夜晚,一阵响彻尘寰的雷声过后,下起了一阵大雨,片刻,又晴了。凉风习习,孤月欲升,乱星闪闪,蛙声四起,偶尔夹着几声猫头鹰的叫声,他望着村前隐隐约约的通往小关河的铁索桥的乡间小道,自己走了它二十年,终于走出了山村。

双溪镇是青竺县下辖的一个大镇,距县城不到四公里,之所以谓之大,有两个原因;一是它的辖区大,人口多,居全县第一;其次是场镇的建成区面积大,近四平公里,比县城整整大一倍;县里曾几次动议将县城迁此并申请设市,不知什么原因,多次上报未获得批准。三是它的商贸发达,财税收入居全县第一,是县城所在镇的三倍。因为第三个原因,双溪镇的书记和镇长二职一直是全县官场热望的对象,有的干部干脆抱着宁为英雄妾不为俗人妻的理念宁愿到此处担任副职,也不愿到别的乡镇当一把手。更甚者,个别副县长副书记也有屈尊降贵委身以事的理想,每一次双溪镇书记镇长的变动,都牵动着全县官场的神经,大家频频走动,造成了本地一个特殊的现象,人曰“双溪效应”。县里主要领导更是以不同的理由和方式关心该镇的发展,乃至于使得一些主要领导的关心在“党和人民”的脸谱下发生碰撞,甚至抓扯,因而市每年都特别强调青竺在“建设团结的富有战斗力的领导班子的探索中又取得了重要的经验。”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