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落榜校花日记》(周郁/乐依杰)小说阅读byhewei

发布时间:2018-10-11 19:32

这本已完结小说落榜校花日记讲述了主人公周郁乐依杰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hewei的倾心巨作,落榜校花日记精选篇章:乐依杰问:“虽然你出生已经固定了,但命运并非不能调整啊?除了书店而外,你还可以选择别的呢。”“我这日子不是好好的,我幸福就行。”他似有些不高兴地说,接着喝了口酒。

落榜校花日记

推荐指数:8分

《落榜校花日记》在线阅读全文

落榜校花日记第5章:新三口之家(上)

三年前,郑润芳莫名其妙的得上了肺气肿,治治停停,最终发展成了无法治愈的肺心病,又得上了冠心病,成了名副其实的药罐子。家里多年的积蓄几下被她的病搅得并不多了,原来的小康之家日见窘迫,只是她为他生了个漂亮的女儿,是夫妻二人最宽心的事。她一点没将自己的懦弱自卑遗传给女儿,乐依杰在性格上,完全得到了乐益成的基因。

丈夫的死,让郑润芳受到了严重的精神刺激,越来越丢三落四,恍恍惚惚,家里现在主要收入靠种植的二十多棵荔枝,她简直就没劲打理,不时自言自语,自从医院里回来,她就不时去找算命先生测算,算命先生们不约而同的把她的不幸归结为八字上的刑冲犯克,三算两算,她就越来越相信一切都是菩萨的意思,原来丈夫的死与犯罪分子也不太相关,她渐渐被观音菩萨收归麾下,在家里供起了个小菩萨,天天礼拜不断。

看到母亲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差,越来越懵懵懂懂,几乎是以死亡的方式活着,天天汤药不断,一场中年痴呆症似在暗恋着她,乐依杰由最初的恐惧害怕,到急速的走向成熟;现实逼着她从心理阴影中跑了出来,很快调整好心态,突然间让她大了十岁似的,假期里的两个月,在照顾母亲的过程中,她和母亲位置不知不觉间在急速转换,几乎要成了母亲的母亲。

乐益成去世,镇里文化站下属的“书画社”也岌岌可危的面临解散,但镇里不愿放下“文化镇”的追求,领导们略一合计,要继续维持住“书画社”,从“书画社”中挑了个年龄最大,几乎拄着拐杖走路的老人家来领导“书画社”,让形式继续存在。

就在温文旺离开不久,她得到一个消息,宝东镇里要招五名临时工作人员,每月工资有五百,工作只是帮助镇里处理日常事务。这种招聘的临时人员,只要工作满三年后,再通过所谓的考察与“考试”,一般就成为正式员工。此时村官制度还没在本省正式实施,但据说下明年就要在成州全市铺开了,所以,这恐怕是镇里最后一次招聘临时人员。她忙忙的去镇里打听具体消息,她这一去,得知消息原来是真的,并且文凭也仅要求高中及以上即可,可报名的人数已经达到了十五个,而且还有两个大专毕业的。她非常沮丧,既然到了,还是在党政办办事员手上拿了张表,硬着头皮填了,写好自来简介,报了名。

也许天不绝无路之人,就在她报名的第二天,村支书就悄悄给她带来的消息,她被录用了。她惊得张大嘴巴,不相信是真的,因为还没面试呢!支书又悄悄告诉她,镇里录取的几个人,原来一直就在镇里打杂至少半年了,都是镇老领导们的关系户,这次是早就内定了的,公布招用消息只是应对舆论而已。但恰巧有位报了名后,又想去广东发展,放弃了,空出的这个名额暗中竞争太激烈,镇里领导班子几大员难以摆平各路关系,见到她的名字后,想到她父亲刚刚因追贼遇害的事,研究后就一致同意用她填补了,谁也无话可说。也就是说,相当于只有她是“新人”。明天去党政办面试,过一过就是。

没有官场经历的她,还无法脑补支书简述背后复杂的具体情节,次日,她带着前所未有的激动心情,来到党政办,恰巧镇里出了个安全事故,据说死了几个人,主要领导及工作人员齐刷刷的要赶去事故现场,党政办主任曾子昌也正要走,看了她一眼,说:“哦,你是小乐?前几位都面试过了走了。得了,你被录取了,下周一来就是,合同也周一来补签。”说着,他匆匆出去了。

谢天谢地!对她来说,这恐怕是目前最好的人生结构!工作先于念书之前有了眉目。想到此处,这段时间受到严重摧残的自信恢复了不少。

在林泉县农村,各地都有部分大龄男青年存在着找对象难的问题,每每有寡妇出现,也会成为他们竞争的目标,邻村的堂婶周二娘就抢先给郑润芳悄悄介绍新对象了。

对方名叫陆志强,是方山村陆家祠附近的,祖父生前在村里说评书的,陆志强在镇上开了个小书店,算是打祖业的擦边球。他卖的书,有一般乡镇上行销的,有和农村种植养殖有关的,如《怎样开小面馆》“枇杷种植要点》《鳝鱼养殖三百问》《檀香科植物嫁接技术》;也有和医学相关:如《巧治糖尿病》《千家妙方》《农村中草药鉴别要点》,《自我调理治百病》《怎样看化验单》,《慢性病食疗密方》;其它多和迷信活动有关:《三命通会》《诸葛神数》《四柱预测》《烧饼歌》《推背图》《地理通书》《风水大全》。他本人也爱好广泛,几乎什么都懂点,因为有不少迷信书籍,于是他的店子里经常就成了风水八字先生们聚会交流的场所,常有五六个瘦骨嶙峋古貌古心的算命先生,在他店子里,打上二两酒,慢慢品,慢慢谈,说张家的祖坟背山太薄,李家的房屋坐向不正。也大概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自部队回来这十多年,他一直没娶妻,据介绍人周二娘讲:

“十多年来,我总关注着他的终身大事,我曾多次向他提起,他总是很忙,不忍打扰他。可以说,谁嫁了她,就平空捡得了个少有的模范丈夫,能和他一起度过后半生,绝对是老天爷的惠顾。甚至,他也有才华,你们平时没啥来往,不了解他,一旦了解他,就会放不下他,他是被埋在草丛里的珍珠。”

在周二娘不遗余力的推荐下,加上周二娘动员郑润芳的左邻右舍协力劝说,郑润芳木然的心开始苏醒,她渐渐记住记住男方名字,并在周二娘的怂恿下,把八字给周二娘,让她和陆志强的八字算了算,结果“非常合”,郑润芳犹豫着将事情向乐依杰说,希望能从女儿那里得到点主张:“我听你的意见,你觉得行不,如果不行就算了。”

自父亲去世后,乐依杰已很深刻地感到了母亲独自承受的精神重创,她一人在家的孤独恐惧辛苦,她甚至担心母亲会不会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一时想不开而自杀什么的。父亲去世之后,自己和母亲日子已经让她们体会到了家里没有一个男人的艰难;她对陆志强一点不知道,此时虽然仓促,但她不反对母亲另外选择男人,听母亲一说,她就自降大任,要替母亲把好关,听说陆志强是开书店的,就让她觉得有点意思,她再根据自己的想象力周二娘的介绍把对方的职业和“才华”美化一番,假期里没事,她准备不动声色的先见见对方看。

名叫陆志强的老板,三十六七岁,一张国字脸,好象是用模板浇筑成的,轮廓分明,两道眉毛给人的感觉是用密集的钢针插在眼眶之上形成的,不是肉里长出来的,厚实的身子,也给人稳妥和安全感。他给咱们女主人公的第一印象不错,很有男人气息。今天陆老板显然喝了点酒,脸透着暗红,可神志清楚,见到三个女子进他的店里,这可是稀罕的事,因为这种和年青人有代沟的店子,从来就不招学生尤其是女学生见待,他没盐没味地问问:“小姑娘们,买啥?”

乐依杰随便拿起一本书,连书名都没太看清楚,脱口就问:“老板,书好卖吗?卖书该不是你的向往的职业吧?”因为她发现这个书店,生意谈不上好,甚至糊口都难,不象一个男人应该的选择。

“我,哈哈。因为投胎失误,至今没有出路,为了勉强糊口,就在这里卖书。”

女主人公被他随口胡诌的诗逗乐了,以为他能出口成章。他倒坦率的说:“这几句是位朋友为我总结的。”

乐依杰问:“虽然你出生已经固定了,但命运并非不能调整啊?除了书店而外,你还可以选择别的呢。”

“我这日子不是好好的,我幸福就行。”他似有些不高兴地说,接着喝了口酒。

“真的吗?我看你好象是在逃避什么。”乐依杰没有觉察他表情的变化,随口说一句。对方打量一眼她,用力的从她手里把书拿过去,放在摊上,说:“你不买,别耽误我做生意。”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