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起点人生孟于非小说第7章_起点人生第7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9:32

hewei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起点人生,目前处于已完结,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起点人生,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乡企局近一年来对乡镇企业的管理颇有创意和成效,这体现在以下几个例子中,一就是对附近一些遇到麻烦的企业如木材厂进行关心,直到把它们关心得濒临破产,而不得不放手时,于是乡企局把它低价接过来,简单整治后出售,谋取差额;

起点人生

推荐指数:8分

《起点人生》在线阅读全文

起点人生第7章领导.同事.工作(下)

乡企局近一年来对乡镇企业的管理颇有创意和成效,这体现在以下几个例子中,一就是对附近一些遇到麻烦的企业如木材厂进行关心,直到把它们关心得濒临破产,而不得不放手时,于是乡企局把它低价接过来,简单整治后出售,谋取差额;二是在效益好的企业上想法插手入股,分红增加收入,三是自办企业,培植财源,把原来属双溪镇小河村经营的一个效益很差的发电站无偿地接管过来,变成自己的企业,而效益变好了。孟于非来到局里,局长暂时没安排他干具体工作,让他先了解熟悉单位的情况。乡企局有三个属于自己的企业,这一点他很快就知道了。头一天,他协助财务股两位的人员填报统计局急需的本季度全县的乡镇企业数据,这本是统计股的事,因为统计股股长黄年这段时间因病住院,没上班,另外两个负责具体统计的人员也有事耽搁,所以暂时由财务股的两位人员帮忙填报。两位财务员其中一位是老李,是财务股股长,也是会计,之所以谓之老,因为他秃顶,加之不幸染上的肺心病把他折磨得奄奄一息,衰相毕现。平时,他总是药不离身:安茶碱黄芪冲剂喘舒参蛤丸等,没有它们护驾,他简直就出不了门。

出纳员是位名叫王玉晴的结婚多年不愿生育孩子的中年女子,长发扎成马尾,一双杏眼,妩媚中透出鲜有的聪明;老带着股恋爱式的甜意,好象十年前结婚时的快乐表情被她永恒地凝固在脸上,保持到了今天;尖尖的十指,干细如耙,仅见到这十个指头,就可以断定她是从事财务工作的,她点钞拨算盘珠子的速度简直让主人公佩服得五体投地。本来,他对自己的珠算水平还有比较充足自信的,可第一次见识到她的手在算盘上流动的姿态,就彻底收敛起了表现一下的欲望她那指法可谓行云流水矫若游龙,翩若惊鸿;弹指间,阵雨点窗声声急,蚁阵十里已分明。王玉晴对孟于非的到来很好奇,瞧着他愣了好一阵,说:“咱们单位怎么又一个了?”

孟于非不明白她所言云何,她解释说,局里下属的西沟发电站也有一个男孩,叫冯越的,很让人爽心悦目,帅极了。孟于非听着好笑,也没想了解,客气地请他多多指点自己的工作。

本次统计主要两项内容,一是现有乡镇企业产值的统计,二是新增乡镇企业名单和数量,他负责了第二项内容。

“这个季度新增了哪些企业呀?”他茫然地请教二位同事,出纳员没吭声,老财务股长欲言又止的指点:“估摸着填吧!”

“估摸着填是什么含意?不用调查吗?”新工作员惶恐不安。

老李无所谓地出言救急:“哪有那么多新企业供咱们填?除非办企业是用复印机复印那么轻松。据我了解,本季度就上次填报的几家,已报过了的……填吧,再填上十个八个的,才能体现我县乡镇企业发展的蓬勃势头……没关系,放心填就是了,谁也不会把它当真的,不然的话,你可以向高局长请教,他也曾搞过统计的。孟于非半信半疑,仍然下不了笔,这时恰巧高局过来,他忙向他请教,高局看都不看,一挥手:“照他们说的做,胆子大些就得了。”

孟于非仍然没信心,向二人找来以往填报的资料存底,认真地看,准备依葫芦画瓢。老李提供的资料显示,去年,全县共新拉了乡镇企业二百九十二户,本年上季度新增了七十户,他仔细地琢磨企业名和企业老板姓什么,不琢磨则已已,一琢磨大吃一惊,因为其中有不少并不陌生的名字赫然在册:王洪文张春桥康生都在这儿办有砖厂,他揉揉眼,以为自己看错了,再看一遍,一点没错,就是上季度的事!文革中的几员猛将干臣销声匿迹多年,主人公还以为他们均已作古,殊不知,原来都挺低调地在这里办实事了,他差点怀疑自己窥探了尚未解密的国家机密。以下还有李时珍吴三桂也分别开有小煤厂,看来改革开放的巨大感召力不仅使已故的一代医圣欣然回阳,并弃医从工;也使当年迷恋美人闻名遐尔的枭雄死而复生,潜心发财。接下来翻到去年的资料,则有张献宗康熙李莲英甚至有时传祥,张海迪;接下来还有斯大林斯二林斯三林,大概捅了斯家的马蜂窝,全飞出来了,都清一色的办煤厂矸砖厂每户月产值十万二十万三十万不等。他胆怯地将手中的笔捏了又捏,直到捏出了汗,一张空白表在手里看了又看,迟迟写不下一个字。

老李看了他一眼:“填呗,一回生,二回熟,以后就自然适应的,咱们这种下三烂单位,这样工作足以对得起工资了。”

他想而又想,在本季度新增乡镇企业统计表上,艰难地写下了第一个字:李。该李什么?他绞尽脑汁,写了“李世民”,又磨蹭了片刻,干脆把他的儿子唐高宗也写上,于是李治入表了。既然老子儿子都可以办企业,那孙子辈就可遵祖制而上,于是李显李旦李隆基都在册了,随后又写了七八位帝王将相。写到这里,他感到有点毛骨耸然,担心触动了如此多有分量的阴间之魂,会有不祥之灾,为了心里安稳,忙忙的又添了二个名字:钟馗姜子牙。并把他们的投资额定为最大的,产值效益也是最好的,如此一来,不安全感迅速降低了。

他把正式上班第一天的处女作表格交给老李审看,老李看了,颇为妒嫉地说:“唐朝的这些人,我原来准备下个季度再用的,没想到你倒捷足先登了。算了……哎。你也是,还是节约着用嘛,一次就上这么多,以后怎么办?当真只有张三李四瞎编啊?上不了台面的名字,用起来不踏实。”

“没关系的,找本《古今名人录》就可以了,至少两三年够用。”女出纳员随口回答,一对眼睛闪动着少见的机灵。

乡企局经营的砖厂是一个有四位管理员二十多位临时工的小砖厂,厂子位于双溪东约三公里的公路旁边,与它比邻而居的还有七八个砖厂,分属于村外来老板和几位镇领导的。每天早上五点钟到晚上七八点钟,几个砖厂里切割机粉碎机发出的刺耳的震耳的响声着飞扬的尘土或隐或现的开挖得体无完肤的山坡,穿梭其间的周身积着尘土蓬头垢面的工人,让人误以为走入了烽火连天的上甘岭战场,砖石就是在这个环境中生存发展的。孟于非随高局来到砖厂,开始在局长的带领下逐渐了解乡企局的家底。按局长的说法,这些都是他呕心沥血挣下的家业。

在砖厂,主人公见到了局里另一位主要领导,副局长马仁贤。马仁贤年过半百,挽衣挽裤,全然没有点国家工作干部应有的风度,十足的农民派头。以他的口头禅,他跟他父辈一样,是过脏日子累日子上了瘾了,哪怕以后去见阎王,他也就是这副行头。可以设想,如果阎王爷嫌他脏,肯定会把他给踢回来的。据说,十五年前的某天,他为保护公社的公共财产,同犯罪分子作斗争,左手被犯罪分子乱刀砍伤,后经全力医治,仍有四道没法复原的痕迹。其中二个指头严重畸形,整个手掌总让人产生恐怖感,胆小的人不敢看。其年,他被评为地区劳模,在地区劳模表彰会上,一位适逢其会的省委副书记高调地握着他的这只手,并且重点地看了看那两个残指后认为:“能握这只手,是我个人的荣耀,我想,敢不敢握这只手,是否主动握这只手,也是检验咱们领导干部是否和劳动人民心连心,体贴劳动人民的标志。”他的左手尤其是那两个断指,经过省委领导一番话开光点相后,立即身价倍增,各级领导纷纷以能与他这只手亲密接触为荣。或因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缘故,他的没受伤的指头没受伤的右手也沾光不少,与领导们亲密接触了。因为他认不了多少字,各级领导虽然大力关怀提携,很多工作他还是不能胜任,即使在乡企局当副局长,也有人私下里把他比作本单位的“陈永贵”。高局把孟于非当作乡企局的重点后备人材向他介绍,“这是咱们局里正式分来的第一个大学生,这大大地提升了咱们单位的形象。”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