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主角是催六玲姐的小说在哪看_《玲姐我要》小说阅读入口

发布时间:2018-10-11 18:32

连载中小说玲姐我要是著名作家小飞鱼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催六玲姐,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都市小说玲姐我要精选篇章:看的我就羡慕不已,就这别墅我不知道还要摸多少奶才能买的起。

玲姐我要

推荐指数:8分

《玲姐我要》在线阅读全文

玲姐我要第51章:约定比试

林默算是彻底放开了。

我一扑上去就直接亲吻了上来,还帮着我脱衣服。

压着她妖娆的娇躯,我体内浴火也不断涌动着,直接进入了林默的娇躯,那紧凑的滋味一下包裹而来,我忍不住吼了一声。

这会也管不上张泠在外面了。

反而是想着她在外面,让我更加的兴奋,狠狠的满足了林默一番。

林默瘫软在床上娇喘着,整个床单都湿透了,我意犹未尽的摸了摸她那一双大白腿,舔了舔嘴唇想着张泠还在外头等我,穿了衣服就先出去了。

一出去,张泠就狠狠的剐了我一眼。

嗯哼,我干咳了一声道:“意外,意外。”

“你这种人就要从催乳师行业滚蛋。”张泠震怒的喝道。

我一听就不乐意了:“我说张大美人,性生活也是生活,你刚也看到了是她求着我弄的,你情我愿的,我怎么就要从催乳师行业滚蛋了。”

张泠俏脸憋得通红,瞪着我想要反驳,却有说不出口,急的她直咬牙。

那小模样看的真惹人怜爱。

“好了,不说这事情了,谈谈刚那按摩的事情吧!”我去倒了一杯水,刚才跟林默搞得还真有些累了,喝口水缓缓劲。

张泠一听提起按摩的事情,望向我眼眸内多了一份温柔,同时还有些诧异道:“你到底怎么会那按摩手法的,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按摩手法。”

“想知道吗?要我教你吗?”我轻笑着瞄了瞄张泠那妖娆的娇躯。

张泠看着我的目光,眉头骤然一缩:“爱说不说。”

那高傲的模样呛的我差点没被水给噎住,我干咳了一声道:“好啦,其实刚那并不是什么按摩手法,更好的解释应该是一种中医推拿,刺激女人的性穴位,让女人达到一种另类的舒服。”

张泠一听眉头就皱下来,哼声道:“无耻之徒,老是研究这些。”

我尴尬一笑:“这还不是你让我说的吗?”

“哼。”张泠瞪了我一眼,甩了甩头走了。

我一真郁闷,说的实话怎么还被嫌弃了,张泠走了后,林默蹑手蹑脚的就出来了,看到我一张俏脸立即浮起一道红晕,缩了缩脑袋不敢多看我直接出了我的店里。

我目视着她远去,看着她那走路显然有些不自然,心里一阵得意。

男人嘛?

哪个不想弄的女人走路都走不稳呢?

现在既然知道了这人的手段,那就要想着如何对付他了。

我挺诧异他竟然会如此玄妙的中医推拿,可以让女人得到那么大的快乐,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要去找他按摩的女人不是都被他霍霍了。

不过他为什么要打催乳师的幌子呢?

管他的,先把他整垮再说。

我决定去会一会他。

能够有如此高明的中医推拿肯定不是普通人,不过撞见时候却让我大跌眼镜。

三十出头的年级,身高不过一米五,矮矮胖胖的一脸猥琐的样子,我看的都大倒胃口,那些女人怎么就喜欢给他按摩呢?

想到他那一手技术也就恍然了。

“你找我吗?”他很快注意到我一直盯着他,停下脚步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也没含糊直接道:“我听说了你一手推拿按摩的手法不错,不过出来专做女人的生意是不是有些不妥吧!”

他一听面色骤然一沉哼声道:“你管我。”

我笑了笑道:“我确实不想管,不过你挂出催乳师的噱头那我就要管一管了。”

“你是催乳师。”他不屑一笑道。

“是的。”他越是如此我越满意,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慢慢的进入我的预备的圈套里头,看着他一副自信的模样,我也懒得继续废话了,直接道:“比一比呗。”

“怎么比。”他搓搓手显得有些兴奋。

从这一点看出他是个骄傲自满的人,喜欢踩人。

我看了他一眼,笑道:“很简单,就比你那推拿手术,找个人比一比,看谁的手法高明。”

“可以。”他眯了眯眼睛,一脸贼笑道:“不过既然要比了,自然要有点好处你说对吧!”

“当然,你要是赢了话,从今往后只要我催乳过的女人我都介绍给你如何。”我很清楚这种人对金钱肯定不感兴趣,只有对女人才感兴趣,用女人做引诱是最好的。

果然,他骤然眼睛一亮道:“可以。”

同时我还看到他整个人都有些蠢蠢欲动,眼眸内不断闪着光芒,那兴奋的样子,我一下猜出他之所以打着催乳师名号,估计就是为了满足自己某种癖好吧!

一问果然如此,他笑着说道:“女人吗?我从不缺,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那处于母乳期的少妇,只有那种女人才是最有味道的。”

“这也是你冒充催乳师的原因吗?”我笑着问道。

“是的。”他也是眯着眼睛笑着。

如果别人看到的话,绝对会以为我们两是多年的朋友,只有我们两个清楚里面的硝烟味多重。

既然他答应了,我也不再多废话,直接道:“我开了赌约了,如果你输了呢?”

“你说怎么样。”他信心满满的看着我,显然没想过自己会输。

“你输了,就给我滚出这个城市,从此禁用中医推拿。”我双眸一瞪,厉声喝道。

“好。”他哈哈大笑了起来。

全然不以为自己会输。

我也无所谓,约好三天后比试,既然要比试,那就要找个对象,各自找各自的,这倒是让我有些头疼,既然是对比,肯定要在现场比拼,那又有谁愿意呢?

自己身边真没有这些女人。

有,自己也不舍得把她们当做比试的对象。

更何况约定的不是普通的女人,必须是要性冷淡的女人。

这难度就更大了。

想来想去我决定去找萧红姐,她做夜场的女人比较多。

或许会认识这种性冷淡的女人。

白天萧红姐就在家里头睡觉,我给她打电话,她还迷迷糊糊的,让我直接上她家去找她。

萧红姐可是独栋的小别墅。

看的我就羡慕不已,就这别墅我不知道还要摸多少奶才能买的起。

按了门铃,萧红姐很快就出来帮我开门了。

见到她时候,我差点没流出鼻血,白色的薄纱睡裙,里面的春光依稀可见……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