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江墨寒陆清雨小说_婚婚相报何时了(江墨寒/陆清雨)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8:03

连载中小说婚婚相报何时了是来自万读小说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水歌尽,婚婚相报何时了水歌尽精彩节选:江墨寒刹住车,在距离宋望歌一段停下,陆清雨连忙冲下车,跑去看宋望歌。

婚婚相报何时了

推荐指数:8分

《婚婚相报何时了》在线阅读全文

婚婚相报何时了第15章 清雨,很感谢你

看清那人的面孔后,陆清雨心中大惊,不由得喊道:“宋望歌!停车!停车!”

江墨寒刹住车,在距离宋望歌一段停下,陆清雨连忙冲下车,跑去看宋望歌。

“怎么了?没事,我在。”陆清雨把宋望歌抱住,拉着宋望歌就要上车。

“我……清雨……我想回国了,再也不留下来……”宋望歌流着眼泪,动了动干裂的唇,对陆清雨说道。

“我们先上车,回去清洗了,好好休息,可以吗?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陆清雨急得眼睛一红,虽然她和宋望歌只有一面之缘,但宋望歌好心收留过她一个晚上,她还是记得住的。

江墨寒一声不吭,等陆清雨拉着宋望歌上车,才缓缓行驶往酒店。陆清雨带着宋望歌回了酒店,带她进浴室,开了热水。

又出去对江墨寒道:“谢谢你,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我叫了医生,一会儿会过来。”江墨寒只是淡淡的回答,无比的云淡风轻。

“好。”陆清雨小脸一红,点了点头,又跑进浴室去看宋望歌。

宋望歌只字不提发生了什么,只是褪下旗袍,将自己的身体沉入热水。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有新伤,也有旧伤,看得陆清雨眼睛发红。

这么冷艳的老板娘,竟然也有这么难过狼狈的一幕。

“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陆清雨轻轻帮她擦拭身子,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宋望歌流着眼泪,哽咽道:“别问了好吗?”

“好好好,难受就哭一下,哭完了我就给你上药。”陆清雨心疼无比,这么好的一个女孩,怎么伤成这个样子?

宋望歌不禁抱住陆清雨,不顾自己身上的伤,也不顾自己身上的水珠未干。她在法国这么久,从来还没有人对她这么好,法国的人,其实大多冷血,很多人都看不起中国人。对于她遇难,自然也是爱理不理。

等宋望歌清洗好身子,穿着陆清雨的睡裙出来时,医生已经在外面等候好,江墨寒懒懒的低头看笔记本电脑,似乎在办公,根本没移开眼神给他们。

别看江墨寒对一切事都很云淡风轻,主要是他有把握。他不是医生,不会疗伤,叫了医生,也就没他什么事了。

医生给宋望歌简单的处理了一些表面的伤痕,才提出带宋望歌去医院打吊针的要求。

陆清雨自然同意,跟个大忙人似的,跟着宋望歌一起去了医院。

“清雨,很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可能已经死了吧……”宋望歌望着陆清雨,咬着下唇,脸色十分苍白,护士在一旁上药。

“别说这种傻话,你我也算朋友一场,同样是中国人,怎么能不互帮互助呢?”陆清雨不禁安慰道,眼睛也有些红。

护士检查完,才把情况告诉陆清雨:“宋小姐,身体的愈伤组织受到严重损害,应该住院半月加以观察调养。”

“好的,谢谢。”陆清雨顿了顿,才道谢。又折回病房照顾宋望歌,此时的宋望歌,已经打了镇定剂,刚刚入睡。

陆清雨看她睡得安稳,就帮她盖好被子,才出医院。冷风拂过,陆清雨不自觉地拉了一下外套,就看到一辆深色的卡宴开到自己的面前,熟悉无比。

车窗缓缓滑下,露出那张熟悉冷酷的面孔,薄唇轻轻一动:“上车。”

“好。”陆清雨禁不住笑了,乖乖跑进后座坐好。江墨寒喜欢让陆清雨坐后座,陆清雨自然就照着做了。

这么晚了,他昨晚没睡好,今晚又没睡好,全是因为她,陆清雨真心有些抱歉。大概是江墨寒真的倦了,一回去就沐浴上床睡觉,只剩陆清雨一个人还在磨蹭,尽量不弄出大的声音。

别看江墨寒对她很凶,其实对她挺好的,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陆清雨擦着头发,怕弄出声音,就没用吹风机,打算先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等头发干了再睡。

这绝对是他们认识以来,第一次和谐的在同一屋檐下呆。陆清雨没事就会偷瞄一下江墨寒,头发干得差不多了,才小心翼翼爬上床的另一边,盖上被子睡觉。

一夜好眠,晨曦微露时,陆清雨睡意变得很浅,很快就醒了。当她发现自己竟然窝在江墨寒怀里时,小脸滚烫得不行,有些尴尬的想退出来,虽然被他抱着的感觉很好,江墨寒本来就是个有轻微洁癖的人,身上永远干干净净,容不得任何难闻的气味和泥污。

不担心惊醒他是假的,陆清雨的洗漱动作很轻了,但还是不免制造出噪音。然后,然后江墨寒还是醒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吵你的。额,你继续休息。”陆清雨赶紧道歉

“抱歉,我不是故意吵你的。额,你继续休息。”陆清雨赶紧道歉,生怕这个男人生她的气,或者是嘲讽她。

江墨寒懒懒的开口,嗓音低沉沉的:“去哪里?”

“医院,我得去看宋望歌,她受了伤,还没好,我准备给他送点补品。”陆清雨在化妆台前上防晒,一边和江墨寒说道。

江墨寒没怎么理会她,起身进浴室洗漱。白亮的光下,陆清雨的皮肤很白皙,水润润的,让人看了忍不住想摸。

等江墨寒出来的时候,陆清雨已经帮他找好衣服领带,认认真真地帮他换上衣服,扣好扣子,这就是妻子的任务。

她知道的,江墨寒的工作根本用不着她,有助理,他自己也会翻译,所以陆清雨就放心去看宋望歌了。

系好领带后,陆清雨才松了一口气,后退一步,准备拿包离开。江墨寒依旧面无表情,拉住她的手腕,淡淡开口:“我送你。”

“为什么?你确定吗?”陆清雨第一反应,说不惊讶是假的。江墨寒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她了?

“做戏,就要做全套。”江墨寒冷冷一笑,充满了邪魅的韵味,墨色的眸子深不见底,仿佛要把她吸入那一池幽潭中。

陆清雨咬了咬牙,气愤道:“松开!我不需要!”

亏她还以为这个男人是从良了!没想到,这几天忽然对她挺好的原因竟然是做戏!

可是,这戏究竟是做给谁看呢?真卑鄙!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