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你向左我向右张茜李诚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11 17:03

你向左我向右是一本由知名作者素年锦时原创的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中的主角是张茜、李诚,小说内容非常的不错,人物刻画传神,下面给大家带来你向左我向右第三章我的第一次:“老公…”我软着声音唤他,整个人半趴在李诚身上,右手抚上他的肩膀,引诱他说:“老公,今天我美吗?”李诚和我是合法夫妻,这么做没什么的!

你向左我向右

推荐指数:8分

《你向左我向右》在线阅读全文

你向左我向右第三章我的第一次

第六天,我约了白敏敏见面。

和她去了一家咖啡馆,刚坐下,白敏敏就满脸春风的打开话闸,“茜茜,自从你上次跟我说了你老公的事情后,我就着手开始处理。”

我点了点头,喝了一口咖啡,问她现在顾潇怎么样。

白敏敏听我这么问,得意的冲我挑了挑眉,笑道:“我安排了朋友去勾引他,现在已经上手了。”

我敛了敛眉,面无表情的说:“做的很好,只要顾潇跟了别人,就可以断了李诚的心思。”

说实话,这一刻我心里是高兴的。

现在顾潇被牵制住,那么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

我心里喜滋滋的想着,得到想要的消息,我也不愿多做停留,和白敏敏告别后,我便打车回家。

回到家后,我像个没事人一样,照旧做着平常的事情。

实则,我手中掌控着白敏敏的情报,暗中做这件事情的主导人。

这件事情过后的第七天晚上,李诚主动从书房搬回我的卧室。

我一早猜到他会回卧室睡,便早早的穿起了结婚时白敏敏送给我的睡衣,站在浴室门口看着躺在床上的李诚。

睡衣是黑色透明蕾丝材质的,一眼望去什么都看得到。

结婚七年,我有意诱惑过李诚无数次,这次却是最大尺度的。

我努力让自己表现的风情万种,扭着腰一步步靠近李诚。

“老公…”我软着声音唤他,整个人半趴在李诚身上,右手抚上他的肩膀,引诱他说:“老公,今天我美吗?”

李诚和我是合法夫妻,这么做没什么的!

我一边嗲声嗲气的诱惑李诚,一边在心里为自己打气壮胆。

李诚连看都没看我一眼,这场我一个人表演的戏,终结在呼啸而来的耳光上。

“啪”的一声,我被打懵了,左脸火辣辣的疼,连带着耳朵都被震得嗡嗡鸣叫。

“张茜,你做了什么好事,别以为我不知道。”李诚恶狠狠的声音回响开来。

我被打懵了,缓过那个劲头,捂着脸面无表情的回望他,“我做了什么?你凭什么打我!”

我冲着他吼,气得浑身发抖,身上的情趣睡衣像是在嘲笑我之前的所作所为。

李诚一把推开我,俯下身一手掐住我的脖子,看着我渐渐进气少出气多。

“顾潇的事情,你要是再不停手,我一定会亲手掐死你!”

他松开我的脖子,我犹如从地狱转了一圈般,大口大口喘气。

“贱人,你连给顾潇提鞋都不配,居然还敢对他下手。”

我喘过气,扬手“啪”的一下打在李诚的俊脸上,冷着脸冲他咆哮:“李诚你他妈的混蛋!”

压抑在内心的愤怒和屈辱,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

可是,我的爆发却引来了住在偏房的婆婆。

婆婆进来的那一刻,刚好看见我扇李诚耳光,不问青红皂白,当即就扯着我头发冲我大呼小叫。

“好你个张茜,居然敢打我儿子,真是要反了天了。”

我攥紧拳头,对于这对母子无理的打骂不再选择隐忍,反手用力一把将婆婆推倒在地。

婆婆摔倒在地,扶着腰惨叫:“你…你还敢对我动手,哎呦我的腰啊!”

“妈,你没事吧?儿子扶你起来。”李诚赶紧扶她起来,一脸的孝子模样。

我冷眼看着这一幕,带着嘲笑的口吻对李诚说:“装什么孝子,你妈要是知道你在外面做的丑事,说不定都会气得咽气。”

“你给我滚!张茜,你要是再敢动我妈一根手指头,我要你的命!”

李诚冲着我怒吼,额头上青筋暴起,眼底的恨意昭然若揭。

我呵呵一笑,“我忍够了,李诚陈红你们欺人太甚!”

说完,我再也受不住胸口刀锥般的疼痛,转身从衣橱里拿过一件及膝大衣,裹着身子跑出门。

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出门的时候着急身上没带钱包,只有大衣里揣了一百块钱。

一百块钱连住旅馆都住不起,大半夜的我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去,就像个乞丐一样流落街头。

最后,走投无路的我进了一家酒吧。

酒吧里的音乐震耳欲聋,舞池里的男女纵情扭动着腰肢。

我走到吧台,用一百块钱点了一瓶最便宜的酒,对着瓶口大口大口的喝,越喝眼里的泪水就越止不住。

从嫁给李诚那天开始,我本以为会过着幸福的生活,却落得被他和他妈欺负到不能反手的地步!

越想我的心就越痛,就像有把刀在捥我的肉一样,痛到呼吸都不顺畅。

不知不觉,一瓶酒喝的一见了底,酒劲上来,我脑子已经开始晕乎,连走路都站不稳。

我身上已经没钱了,喝完这一瓶酒,我便想走,面前却推过来一杯酒。

“喝一杯?”一道如泉水般清冽的男声从我左侧传来。

我扭头朝身侧突然出现的男人看了一眼,男人长得很俊美,一双能勾人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看着我,菲薄的唇噙着笑。

我收回视线,一句话都没有说,果断的伸手执起酒杯,仰头一口饮尽。

男人也没有出声,只是陪我喝酒,一杯接着一杯。

喝到断片的时候,男人对我说了什么,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先走。

之前在李诚和陈红那里受的屈辱突然又涌现出来,一幕幕画面袭击着我的理智。

我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悲愤,鬼使神差般伸手一把拉住男人的手。

我看着他,脑袋晕乎乎的,男人俊美的脸开始变得迷糊抽象,最后变成李诚的模样。

“李诚…”我恍恍惚惚摸上他的脸,红了眼眶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我真的好爱你,我们要个孩子,要个孩子好不好……”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