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你向左我向右免费阅读章节_你向左我向右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1 17:03

这本名字叫做你向左我向右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素年锦时,小说中主要讲述了张茜、李诚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丰富,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下面给大家带来你向左我向右第四章我怀孕了:他端着碗,一边往餐桌上走一边叫我:“茜茜,饿了吧?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所以早早的给你下好了面,这不,刚好盛起来,快来尝尝味道怎么样?”我真的懵了,一时反应不过来。

你向左我向右

推荐指数:8分

《你向左我向右》在线阅读全文

你向左我向右第四章我怀孕了

我话音刚落,男人没有表现出惊讶的神色,只是双手插兜,黑眸在我身上逡巡了一遍。

“你有男人?”男人语气慵懒。

我半睁着眼,根本没听见男人说了什么,脑子里全是李诚的脸,酒劲一股一股涌上来,我眼前晃悠悠的,不知不觉双手扶住男人的脸便吻了上去。

无意识中,我仿佛听见了男人一声几不可闻的喟叹,紧接着昏昏沉沉的便被他拽着手往酒吧外面跑。

他把我带到了一家酒店,一进酒店他便双手紧扣住我的腰,将我压在房门板上。

我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男人的脸和李诚的脸重合,迷迷糊糊之间我分不清是谁,只以为是李诚在和我亲热,便热情的回应他。

一夜旖旎,那时候的我已经醉到不省人事!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房间里就我一个人,床下散落着黑色蕾丝睡衣的破布片。

我神经有些恍惚,想起昨晚的疯狂,全身都是青紫的痕迹。

第一次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给了一个陌生人,我扯出一道苦涩的笑,弯身从地上捡起还算完整的大衣穿上。

一夜未归,现在想通了回去,我已经做好了要挨我婆婆训斥的心理准备。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只是一晚的时间,他们对我的态度突然来了个大转变。

婆婆在客厅里坐着,我刚开门便看见了她,我伸手拢了拢身上的大衣,刚想开口,婆婆便抢了先。

“茜茜,我的好儿媳妇,你这一晚上去哪里了?担心死我了你!”

我有些恍惚,觉得还没睡醒,要不然怎么会听见婆婆对我如此好态度?

“妈…”我张嘴唤了她一句,“我昨晚我朋友家住了一晚,让你担心了。”

撒完谎,我张顾了一下四周,说:“李诚去上班了?”

我话音刚落,李诚便从厨房里出来,手中还端着一碗面。

面热气腾腾,烟雾腾绕,烟波中李诚的眉眼越发晶亮。

他端着碗,一边往餐桌上走一边叫我:“茜茜,饿了吧?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所以早早的给你下好了面,这不,刚好盛起来,快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我真的懵了,一时反应不过来。

昨晚和李诚吵翻,他今天见到我,不是应该会是很厌恶吗?

李诚见我没动,把面碗放在桌子上,便走过来拉我,还说让我别生气了,都是他不好。

我被拉着坐到桌边,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我关心备至呵护有加。

这种情况持续了三天,婆婆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好,也不再让我喝催孕的药。

李诚再也没有向我提过顾潇的事,也没有再对我动过手。

甚至,他还主动要求行房事……

他做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我正在浴室洗澡,他闯进来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

我关了淋浴头,快速扯过浴巾围上身子才正视李诚,“我还没洗完澡,你先出去……”

李诚走到我身边,一把拥住我的腰,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沉声说:“茜茜,我想要你,给我……”

他的声音染上了情欲,有异于平时的沙哑。

我心念一动,沉寂的心脏因为他这一句话而开始鲜活跳动。

这一刻我等了七年!

可是,我想起那次去酒吧发生的事情,我的第一次已经没有了!

这件事不能让李诚发现。

我纠结的皱眉,犹豫片刻,伸手推开李诚,“我今天来月事,不行。”

李诚肯定不知道我的月经期是什么时候,所以我才敢这样撒谎。

果然……

“好吧。”李诚语气中带着妥协,“可是老婆我好难受,帮我……”

说完,他的手熨帖在我的腰腹上,偏头就吻上我的耳垂。

耳垂上湿漉漉一片,他的吻很温柔,沿着我的脖颈往下滑,手想钻进我的浴巾里,我心里一惊,赶紧按住他不安分的手。

“今天真的不行!”

我强硬的拒绝,不容置喙的模样终于让李诚打消了念头。

可是自那次之后,李诚便总是要求行房事,无时无刻,就连他妈在的时候也毫不避讳。

我推的了十次,却不可能推一辈子。

因此,我必须想一个万全的办法才行……

为了保全第一次的名声,直到有一天,我想出办法灌醉了李诚,把他扶到床上躺着。

我灌醉李诚的事,婆婆全看在眼里,她没有阻拦,我大致也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李诚和顾潇的事情,婆婆可能是知道了一点,所以她想亲眼看我和李诚行房事,这样才能让她放心!

所以,我故意没有关紧房门。

看着醉醺醺的李诚,我开始脱他的衣服,接着,脱下我身上的衣服,钻进被子里吻上他的唇。

李诚还没醉死,知道回应我,门口的缝隙透出一点亮光,我故意发出一些羞人的嘤咛声。

吻了许久,直到李诚的身体都起了反应,门边才发出“咯吱”一声。

极小的关门声音让我心里紧绷的那根弦放松下来。

婆婆走了,我喘着起,赶紧松开李诚,下床从床底下取出事先准备好的猪血,洒了一点在床单上。

这一系列动作做完,我手脚都有些软了,浑身血液倒流。

李诚醉的不轻,嘴里嘟嘟囔囔了两声,粗壮的手臂圈着我的腰便没有了其他动作。

这一整夜,我都没有合眼,第一次觉得对李诚有愧……

事后,李诚相信我跟他上了床,我营造的假象让他以为我还是第一次,所以对我越加好。

这种和谐的场面持续了一个月,一个月后的早晨,一个噩耗降临在我身上。

我蹲在厕所,手里拿着验孕棒,上面清晰的两条红杠刺痛了我的眼。

怀孕了,我竟然怀孕了!

这个孩子是谁的,我心里最清楚不过……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