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山村迷香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11 15:03

小说名字叫做《山村迷香》的都市爱情小说,是作者海一所写的,主要讲述了孙长胜、牛丽丽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下面给大家带来山村迷香第1章接踵而至:孙长胜听着哼曲儿的声看过去,呦呵,眼巴前就有一口大缸放在院子里,缸里站着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小腰细的盈盈一握,光洁的脊背随意搭着长发,发梢还在滴着水,翘挺的屁股露出一半来,哼着曲儿还一扭一扭的。

山村迷香

推荐指数:8分

《山村迷香》在线阅读全文

山村迷香第1章接踵而至

孙长胜这会儿直了直身子,后脊梁一阵阵的疼,想来刚才那一下子可是拍的实成,到现在稍微直起腰来,疼得他呲牙咧嘴的,想伸手去揉却怎么都够不着还牵连的更疼了。他咬着牙关,不敢发出声音来。

现在还时时能听到田头外面有人熙攘,期间也能隐约听到自己的名字夹在他们说的话里。这种情况下,即便是有家,那也是不敢回的。

“看我抓住孙长胜那小子,不打得他脑袋开了瓢!”

听到这句话,孙长胜打了个哆嗦,又轻手轻脚的往后退了两步。这人影就在苞米地外面闪动,这要是被发现,被打得几天起不来炕,饿死家里都没有人知道。

想想他这一年来的境遇,怕是有人看到他挨揍,也没人帮着说一句好话。

要说今天的事他也是自己作妖,原本家里爸妈过世的早,就一个大哥拉扯孙长胜长大,大哥大嫂结婚几年始终没有一儿半女的,家里没有足够的钱供他读书,都上了高二了成绩也不错,大哥一人拍板让他去当兵,钱都借好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去年春天,大哥去县城看病,取了孙长胜当兵的钱,回来的路上出了事,家里就剩他和嫂子两个人,欠了一屁股的债,都快揭不开锅了。

今年过了年孙长胜就成年了,家里的事自然分担一些,嫂子去县里打了工,他在家里种田帮别人家放牛赚点吃饭钱。

谁成想,今天帮村东头刘大爷放牛,回来的路上栓好了牛正撒尿,就听着墙后面传来哼曲儿的声。

孙长胜一个哆嗦淋到了裤子上,这要是不看看咋回事,还真是对不起这脏了的裤子。

他三下两下爬上了墙头,手底下按着墙头的瓦,往里面一看,刚才在墙外还没注意,这会儿看了里面的砖房外面都贴着瓷砖,洁白光亮的都能照人了。这不就是村长牛大石家吗?想来孙长胜大哥之前还借了村长的钱,三天两头就来家里要,还从来不直接说,绕着弯子夹枪带棒的。

欠了钱的没底气,孙长胜从来都只是有听着的份,邻居都来看热闹,就别提脸面不脸面了。

孙长胜听着哼曲儿的声看过去,呦呵,眼巴前就有一口大缸放在院子里,缸里站着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小腰细的盈盈一握,光洁的脊背随意搭着长发,发梢还在滴着水,翘挺的屁股露出一半来,哼着曲儿还一扭一扭的。

他哪里见过这场面,感觉浑身的血都涌了上来,脑袋里嗡嗡直响。

孙长胜看着面前的春色,一心想着转过来转过来,出于男人对女人的好奇,他连眼睛都没有眨,直勾勾的盯着那茭白的身躯。

这姑娘看着也就十七八的样子,身段青涩纤细,肌肤洁白胜雪,四处都透着青春的气息。孙长胜再看看自己这糙手,也就是娇生惯养才能如此肤白貌美。

“十八的姑娘一枝花啊。”她哼哼着转过身来,这一切本来挺好,看着美人出浴,这可是多少年难得一见的场面。

本想着再往上爬一爬,或许能看到一点被缸沿遮挡的部分,他小心翼翼的往上撑着身子,看到了光洁的小腹眼看就要看到了限制级的,偏偏就是这个关键时候,孙长胜的手下一哆嗦,愣生生的将手底下的瓦片给推了出去,摔在地上脆生生的响,吓得孙长胜顿时冒了一身的冷汗。

与此同时,也惊扰了里面洗澡的人,姑娘巴掌大的脸花容失色,拼了命的尖叫一声,双手死死地捂着胸口,整个人蹲下来去,嘴里还喊着:“爸,墙头上有人看我洗澡!”

孙长胜顿时心觉得不好,从墙头跳下来,解开绳子牵着牛就要跑,这老牛不想走,谁拉也没用。三拽两拽都不走,孙长胜已经听到有人从前门出来了,再不走怕是免不了一顿揍,他只能拍了拍老牛的脖子:“谁都知道你是刘大爷的,你自个回家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有人喊了一嗓子:“就知道是你这个小犊子,不许动给我站那!”

“一动不动是王八!”孙长胜嘴比脑子还快,这分明是火上浇油,说完就后悔了,只能撒腿就跑。

这后面的人追不上,顺手抄起地上的瓦片扔过来,重重的砸在他的后背上,孙长胜跑的更快了,这可是村长牛大石,刚才那姑娘应该就是他闺女了。

以前只是听说他闺女漂亮,也没机会见,今天却看了个通透,也算是没白白挨这一下。牛大石的闺女牛丽丽那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因为是村长的闺女,从小到大都有人照顾,凡事不用亲力亲为,多少人都巴结着。

如果不是要继续上大学,只怕是牛村长家的门槛都得让人给踩塌了。怕是那些愣头小子这辈子都没想到,攀不上的牛家高枝,今儿就被他孙长胜给瞧了个精光。

孙长胜想到这里,身上的血液又开始沸腾起来了。

牛村长他们从黄昏找到日落,现在还没有回去的意思,怕是家门口都被人堵了个结实,孙长胜也就不想着回家的事了,这个季节就算是在田里对付一宿也不成问题,大不了被咬个一身的包。

“嗯,你个死鬼,轻点。”

孙长胜正想找个地方落脚休息,朝着苞米地里走两步,就听到里面传出这样一句话来,声音夹杂着一丝娇嗔,尾调拉的老长,听的他浑身打了个激灵,脑袋里顿时想起下午看到的那一幕。

“刚才外面的动静你听着没?我听着咋那么像你家老牛的声?”

“咋?你怕了?”

女人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挑衅,随后就传来她急促的呼吸声,孙长胜这心里也翻腾了起来,这里面的人难不成跟牛村长有点什么关系?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在苞米地里,能干点啥用脚指头都想得出来,即便这样,孙长胜也想看看,这俩人到底都是谁,如果跟牛村长有关,那就最好不过了。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