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陈略景央by沧珠_幸会陈太太沧珠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1 14:03

连载中小说幸会陈太太是来自晋江文学城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沧珠,幸会陈太太沧珠精彩节选:景央跟着李乾到另一间更高级的包厢的时候,那里也出来几个中年男人,怀里也搂着姑娘,只是,这几个一看就不是俱乐部的,应该是小网红。

幸会陈太太

推荐指数:8分

《幸会陈太太》在线阅读全文

幸会陈太太第25章规矩

按理说,李乾这样级别的,基本没机会和陈略还有骆川搭上话的,当然,陈略和骆川的名,他当然知道,今天,托景央的福,还能坐下来,跟陈略和骆川喝上一杯,已经够吹一阵子了。

景央跟着李乾到另一间更高级的包厢的时候,那里也出来几个中年男人,怀里也搂着姑娘,只是,这几个一看就不是俱乐部的,应该是小网红。

景央心里还纳闷呢,到底是谁?

等进了门,果然是她哥,还有陈略,估摸着李乾刚才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否则也不会这么恭敬。

景央不敢走过去,也不敢看骆川的脸色,因为骆川的脸色比陈略的还臭。

倒是骆川,主动叫景央过去了。

骆川难得正色道:“央央,还不过来?”

景央听出来了,她哥是真生气了,不敢造次,只好乖乖听话。

骆川平时对景央的小打小闹,都采取放任态度,但是,在一些原则性问题上,是绝不让步的。

今天要不是那个服务员过来告诉他们,他们还不知道,景央居然还在外面应酬了。

应酬什么样,骆川和陈略再清楚不过,今天要不是他们及时制止,这丫头,指不定吃什么亏呢?这要是让景央姥爷知道,不心疼死?

骆川一开始还觉得,景央想在外面锻炼就让她去,吃了苦头,总知道回家的,现在倒好,是越发不像话了。

这会儿,李乾在,骆川不好发作,先应付了李乾再说。

对付李乾这样的小人物,还不用陈略出手,陈略倒是悠闲,就这么坐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睛,手上还夹着半截烟头,看着景央。

景央被骆川训了,不敢说话,乖乖坐到陈略旁边,趁着骆川应付李乾的当儿,偷偷小声跟陈略求救。

“略哥,一会儿我哥骂我,你可千万要帮我。”

陈略一双黑的深沉的眸子,定定地望着景央水灵灵的眼睛,勾着唇,和景央开玩笑道:“那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景央正咬着唇思考,骆川大约听到那两人小声的说话声,转过头来看了他们一眼,那两人的头都压得低低的,都快额头抵上额头了。

骆川轻咳了一声。

景央这才乖乖坐好。

陈略也靠回沙发,低笑了一声。

“李总,谢谢你把景央带过来,我们还有点家事处理,有机会大家可以一起吃个饭。”骆川三言两语打发李乾。

李乾哪消受得起?在骆川和陈略面前,他算什么总?

李乾知道骆川这是赶人了,很有自知之明:“骆总见外了,改天有机会,我作东,骆总陈总一定赏光。今天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李乾正打算退出包厢,一直没说话的陈略忽然开口了。

“李总,我们央央低调,她的身份,还请一定帮忙保密。”

这点觉悟,李乾还是有的:“那是自然。今天的事,我一定守口如瓶,陈总放心。” 李乾说完,灰溜溜地出了包厢,到了外面,定了定神。

还好,他今天没对景央做什么,否则,骆川和陈略不得整死他啊? 这么一想,忽然就把气归在了潘勇身上,自己的包厢也不回了,直接回了家。

潘勇见李乾和景央迟迟未归,以为出了什么事,给景央打电话,景央当时正跟骆川认错呢,哪敢接?

潘勇又给李乾打电话,李乾正愁没地方出气,愣是把潘勇骂了个狗血淋头。

潘勇:“……”

忙活了一晚上,啥好处没捞到,还被人骂了一顿,说心里没气,那是假的,这么一想,对景央就更不待见了。

……

包厢里,骆川先打赏了偷偷报信的服务员小哥,服务员小哥乐开了花。

上回陈略抱着景央出去的时候,他就记住景央了,去景央他们包厢送酒的时候,又注意到她,想了想,还是跑到骆川他们包厢报了信,这会儿,拿着骆川给的钱,不知道多开心。

服务员走后,骆川才开始教育景央。

像骆川陈略这样的,做到总裁这个位置,多少都有点霸道。

这会儿,骆川先冷静了一下,待抽完一支烟,才慢慢出声:“把你那工作辞了,你姥爷不缺你一口饭吃。”

骆川实在太气了,连景央的名字都懒得叫了,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景央不买账,不管怎么说,她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骆川凭什么要她辞职,但是,她知道,骆川吃软不吃硬。

“别啊,哥,我现在干得挺好的,手上还有好几个案子在谈呢,我……”

景央还没说完,骆川直接打断她:“几个案子?你做完又怎么样?能有多少提成?”

这下,景央也生气了,骆川这完全是否定她的价值!

“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现在的工作,能给我成就感,这是多少钱都不能衡量的。反正,我不会听你的。”

景央说完,撅着嘴,在一边委屈巴巴的,也不看骆川,也不看陈略。

“成就感?回家做事就没有了?你看看,你是自己辞,还是我跟你领导说。”骆川也是铁了心要景央辞职。

“不可能。我爸都不能替我做决定。我的事儿,只能我自己做主。”

眼看着兄妹两人一个比一个火气大,陈略终于忍不住出声。

“骆川,你先回去,我来跟景央说。”

骆川知道自己也在气头上,再说下去,一准说不出什么好话来,于是,把桌上的酒一口喝尽,气呼呼地起身先离开。

景央这会儿也气着,被骆川训了,眼眶都红了。

陈略凑近了,声音温柔,像是哄她:“还生气?”

景央以为陈略也要劝她,先把自己的立场挑明了:“略哥,我不会辞职的。”

陈略见她气呼呼的,还挺有趣,笑笑:“我有说让你辞吗?”

这下,景央倒是转过脸来看看陈略,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陈略当然不会让景央辞职了,他废了那么大劲儿,眼看着收购快完成了,他能让景央辞了?

半晌,陈略才给景央出主意。

“你哥在气头上,过两天我跟他好好说说,他会明白的。”

景央听陈略要帮她,脸上立刻明亮起来,刚想谢谢陈略,又听到陈略说:

“不过,我们也得给你立规矩,什么线不能碰,碰了就回家来。”

陈略当然也怕景央在外面被人占了便宜,所以要跟她立规矩。

“什么规矩?”景央问。

陈略弹了半截烟灰,望着景央白里透红的脸,缓缓道:“以后只能见女客户。”

景央在心里默默数了一下,还好,她女客户还算多,于是,点头应承下来,这个她可以跟姜文同商量。

陈略见她郁闷了一晚上,这会儿总算乖乖点头,忍不住抬手,亲昵地抚了抚她的头发。

景央的问题解决了,这回,换景央问陈略了,从到包厢开始,她心里就有些膈应,不说出来,心里堵的慌。

“略哥?”

“嗯?”

“你们应酬,是不是都喜欢叫姑娘?”

陈略倒是没想到景央会问他这个问题。 她这么问,是不是证明她在乎?

陈略舔了舔嘴唇,语气暧昧,不答反问:“嗯?你不喜欢?”

喜欢?谁喜欢?

景央还没来及答,陈略又问:“还是你吃醋?”

景央被问得突然,张着嘴,脸涨得通红,一时间不知道到底怎么回答?

怎么听都觉得,陈略又在给她挖坑……

再看陈略,正目光沉沉,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