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陈略景央小说_陈略景央幸会陈太太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4:03

这本连载中小说幸会陈太太讲述了主人公陈略景央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沧珠的倾心巨作,幸会陈太太精选篇章:平时看景央瘦瘦的,没几两肉,脱下衣服,是那种很健康的瘦,没有多余的肉,线条匀实,勾勒出美妙的曲线,皮肤白皙,泛着二十四岁年轻女孩的光泽。

幸会陈太太

推荐指数:8分

《幸会陈太太》在线阅读全文

幸会陈太太第27章温泉

南山度假村,A市最有名的度假村,因为建在南山上,因此得名,南山度假村的温泉是最有名的,旺季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慕名自驾过来泡温泉。

陈略载着景央,骆川载着沈沐,几乎是同时到达南山度假村的,景央和骆川互相看了一眼。

兄妹哪有隔夜仇?

骆川从车里拿了盒甜点出来,今天早上一大早去拿的,新鲜的很,递给景央,算是道歉吧。

景央笑嘻嘻地接过:“谢谢哥。”

兄妹俩和好如初。

景央转身拉着沈沐的手,带她去房间。

至于骆川和陈略,景央问过他们的意见,两位总裁十分傲娇,表示要各自一间房。

所以,景央就给他们分别订了一间,因为订得晚了,三个房间都不在一层楼上,所以,大家先各自回房,一会儿温泉池见。

景央和沈沐在房间里换衣服,景央那天去买泡温泉穿的比基尼的时候,正好遇上商场搞活动,所以也替沈沐买了一套。

两个人身型差不多,所以,景央买的是同一型号的不同款式,一个黑色的,一个藕粉色的,外面都是一层白色的纱。

景央拿着比基尼秀,先问沈沐喜欢哪个颜色:“沐姐姐,你先挑。”

沈沐正在挂衣服,转头看了一眼,黑色的,太性感了一点,于是,挑了藕粉色的。

景央倒是无所谓,她以前在英国念书,有时候也会和同学出去玩,她买的这两件,已经很保守了,而且,还有罩衫呢。

景央先去浴室换衣服,沈沐坐在外面等她,等景央出来,沈沐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平时看景央瘦瘦的,没几两肉,脱下衣服,是那种很健康的瘦,没有多余的肉,线条匀实,勾勒出美妙的曲线,皮肤白皙,泛着二十四岁年轻女孩的光泽。

沈沐也瘦,但是,她平时运动少,加上年龄上确实比景央大,不像景央这么有活力。

景央是浓郁的栀子,沈沐就是素净的玉兰,各有各的美。

两人换了衣服,穿过竹道,嬉笑着往温泉池走。

陈略和骆川早就在了,两个人坐在池子里,靠着岩石,喝着清酒,像是在聊工作上的事儿。

等景央和沈沐到了,那两人忽然就没了声音,都有些发愣地看着各自的心上人。

来之前,是沈沐有些害羞,毕竟,她很少穿比基尼,可到了池子边,沈沐倒是大大方方下水,反而是景央有些扭捏。

景央订温泉的时候,没多想,想着大家一起来,就一起泡呗,所以订了两个池,挨在一起的。

这会儿,陈略就这么坐着,露着肩,目光炽热地看着她下水。

景央也不能临时反悔,只好慢悠悠下水,然后游到沈沐那里,总算是躲在了一个看不到他们的地方。

男人泡男人的,女人泡女人的。

骆川也是男人,当然知道陈略现在在想什么,于是,游到陈略身边,压低了声音道:“略哥,央央还小。”

陈略颇有深意地看了眼骆川,他懂骆川的意思,他本来也没那个想法,刚才不过是情不自禁多看了两眼。

陈略拿起旁边的清酒,小酌了一口,淡淡道:“你信不过我?”

咳咳,骆川怎么信得过?刚才自己看沈沐的时候,体内就莫名躁动,他就不信,陈略这么忍得了?

“信得过,不过是提个醒儿。”骆川干笑了一下。

陈略顿了顿,末了,起身,从池子里出来,甩了骆川一句“你以为都跟你似的”。

骆川:“……”

……

沈沐泡了一会儿,总觉得不太对,等回了房间,没一个小时,果然来姨妈了,只好跟景央发信息说了一下,还问她有没有姨妈巾。

景央正打算去买姨妈巾,遇到骆川,骆川问她沈沐干嘛去了,景央小声跟骆川说了一下情况。

骆川一个大男人,忽然脸红脖子红的。

“我去买吧,你泡你的汤。”

景央本来想,这种小事,她来就行了,可是,转念一想,这是她哥表现的好机会啊,于是,告诉骆川买什么牌子的,买多长的。

“哥,我看好你!”景央交待了挑姨妈巾的技巧后,不忘鼓励她哥一下。

骆川:“……”

……

景央泡得也有些晕了,就去做SPA。

不巧,陈略正在里面,闭着眼睛,似乎很享受。

景央吞了吞口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倒是陈略,也不知道怎么辨别出来的,闭着眼睛,缓缓道:“来了就放松一下吧。”

景央挑挑眉,躺在里面的床垫上,技|师替她拿捏。

屋子里,满是精油的味道,很舒服,景央的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了。

技|师手艺高超,景央觉得每一个细胞都得到了释放。

大约是太舒服了,景央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睡梦中,好像有人慢慢退出去的声音。

等她醒来,房间里,灯光晦暗,只有陈略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醒了?”

“嗯。”景央不敢动,因为比基尼的绳子解了,她只能这么趴着……

“略哥,你能不能先出去……”景央羞得满脸通红。

陈略倒是淡定的很,走过去,替她把绳子系好。

这下,景央不止脸都红了,估计连背都烧了。

陈略靠得这么近,她的心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等陈略给她系好,陈略沉着声音问:“饿了吗?”

景央不说话,抿着唇点头。

“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陈略一派淡然,景央倒觉得自己太不争气了,思想太龌龊了,于是,跟在陈略后面,心不在焉的,一个没注意,脚下滑了一下,正以为要摔个狗啃泥,一双厚实的手,搂上了她纤细的腰,继而,她跌进了一个厚实的胸膛。

两人几乎是亲密无间,周身是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气,景央觉得她的胸膛快炸了,一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

“略……略哥……”景央偏着头,不敢对上陈略的视线。

“走路注意脚下。”陈略一如既往,温柔地叮嘱她,然后,放开了掐在她腰间的手。

景央点点头,乖乖走在前面,自己这是怎么了?

陈略看着她走在前面,掌心,喉结满是汗珠,本来控制得很好的欲望,在体内不断地游走,也叫他心烦意乱起来。

注定是一个不眠的晚上。

景央晚上和沈沐聊天,本想套一套沈沐对骆川的态度,结果,沈沐闭口不谈。

景央以为是沈沐心里只有何文旭呢,于是,跟沈沐讨教:“沐姐姐,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

沈沐笑笑:“一千个人有一千个人心动的感觉,等你遇到了,你就知道了。”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那天晚上,景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梦到了陈略,吓得景央第二天,不敢正眼看陈略。

至于沈沐,本来是要坐骆川的车的,第二天走的时候,主动要求和景央一辆车。

景央偷偷看看骆川,用眼神交流,想知道她哥和沈沐昨天发生什么了……

骆川不敢看沈沐,只好落寞地一个人开一辆车……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