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女主凌云容男主杨晓峰的小说_似是拂晓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1 13:32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似是拂晓,似是拂晓小说是作者雨雪霏霏的一本古言小说,小说主角为杨晓峰凌云容,杨晓峰凌云容小说精彩片段:她第一家来到的就是自己曾经住过的客栈。如今有杨家五少爷撑腰,客栈上下的人都对她恭敬了不少,凌云容在客栈里的人里寻找,却不见自己当初在房梁上见到的那名刘掌事和张副手,遂状似不经意的问了掌柜的。

似是拂晓

推荐指数:8分

《似是拂晓》在线阅读全文

似是拂晓第二十八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你先回去吧。”凌云容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花心思用在讨好或者是激怒杨光耀身上,遂开口说道。显然后者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发怒,便答应了。

账本儿上涉及的店铺里的掌柜已经被挨个问话了,但他们几乎都是被架空的,真正掌权的都是执事,再问执事的时候,对方又是满嘴太极,将大权连同责任全部推给了掌柜,凌云容最看不惯的就是他们这幅嘴脸,问了几个便觉得头疼,便没有再问剩余的人。歇了一会儿后,一番乔装带着丁希去了铺子里。

一味的坐在庙堂之上听着底下的人回报永远不可能掌握真正的情况。

她第一家来到的就是自己曾经住过的客栈。如今有杨家五少爷撑腰,客栈上下的人都对她恭敬了不少,凌云容在客栈里的人里寻找,却不见自己当初在房梁上见到的那名刘掌事和张副手,遂状似不经意的问了掌柜的。

掌柜的回答道:“哦,他们啊,说来也怪,他们乡下的老家突然都有事情,所以便告了假。”

竟有这么巧的事?

凌云容再问道:“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三天前。”

时间点卡的也刚好呢。凌云容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她借着自己想一个人在客栈里看一看的由头将众人遣散,而后带着丁希来到了那间屋子。

当日她在这间屋子的床榻下发现了一些银钱还有一条紧急逃命的通道。

床榻被移开,里面的银钱果然没有了,那条通道倒是还保持着。

丁希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就要跳下去去看看密道通向哪里。

凌云容拦住了他,她面色有些犯难,丁希上次的伤还没有好彻底,底下情况未知。

“没事的。”丁希冲着凌云容笑了笑,说道:“以前在草场的时候我经常爱探索一些被人不敢去的地方,因为这可没少挨江照哥哥的揍,这次要是立了功,以后我就在不怕江照哥哥说我了。”

凌云容从袖中拿出了一把匕首,把它塞到了丁希的手中,慎重而又担忧说道:“无论发生什么,记着,自保第一。”

“知道了。”丁希又笑了笑,跳了下去。

等待的时光永远是漫长而忐忑的,凌云容在屋子里来回的踱着步:账本儿,消失的传信人,神秘的纸条。这一切是谁在背后推动?幕后之人的目的又是什么?提醒杨家?还是打击大夫人?她的脑袋乱成了一团毫无头绪。

底下的通道里传来了像是斗殴的声音,凌云容担心是出了什么变故,急忙走近了去查探,但她还没靠近,就看见一个人自里面被扔了出来。

对,是扔了出来!

落地的声音很沉闷,那人并未发出一丝声响。丁希随后跳了上来,他的胸脯一起一伏着,手里紧握着凌云容给他的那把匕首,眼看着就要拔出。

“没事吧?”凌云容急忙上前查看。

“没事。”丁希很有大男子汉气概的回答道,而后走上前指着地上的人哭笑不得的压着余惊说道:“你最好能给出我一个很好的解释!”

怎么回事?

凌云容也把目光投了过去,地上的那人此时已经站了起来,他不紧不慢的将洒到前面的头发甩到背后,而后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被丁希粗鲁的动作弄得皱了的衣服。

“杨荣默?”凌云容问道,“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下面?”

“看日出。”杨荣默故作不满回答说道,“难道这个地方就许你一个人发现?”

凌云容想起来了,那日杨荣默也在屋顶上,他也看见了。

“看不出来你人不大,力气倒不小。”杨荣默揉着自己被摔得生疼的肩膀,对着丁希抱怨说道。

“谁让你自己躲在暗处还想拿棍子袭击我?”丁希回答的也没好气。

“有什么发现么?”凌云容问道,结束了两人互掐的局面。

丁希沉默了,杨荣默摇摇头,道:“底下的应该是许久之前留下的暗道,纵横交错像是迷宫。”

不是为了逃跑特地而建?凌云容感觉眼前的迷雾更加深了。

南苑,丁希拿来了上一次柳大夫给他开的药,凌云容给杨荣默上药着,他突然问道:“你插手这件事?是为了大夫人?”

凌云容笑笑,没有回答,她问道:“那你呢?”

“我是为了杨家。”杨荣默说的很坦荡,很君子,道:“也是为了我自己。”

凌云容说道:“你倒不掩饰。”

“这有什么好掩饰的?”杨荣默说道:“你应该也瞧见了,若是不好好经营,大家族又如何?根本没有立足之地,我自己倒无所谓,但不能让我母亲跟着一起吃苦。”

“那你有什么发现了么?”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杨荣默突然抓住了凌云容的胳膊,问道:“你我之间的误会已经解开,你当真要在杨光耀那一棵树上吊死?在慧院那一条路上走到黑?”

杨荣默看来,除了阿丘的下落,他与凌云容之间还是以往在草场无话不谈的朋友关系,但后者显然不这样认为,她来到卜扶城,还有其他的东西在推进,否则她不会杀了那一披粗尾。

可惜,这些她不能说与他听。她也不希望他能听懂。

“为什么是黑路呢?”凌云容假笑着,就是那种皮笑肉不笑,掩藏真实的笑说道:“我们当然是朋友,但你不是真正的了解我,我自然有我要追逐的东西。”

“凌云容!”杨荣默一刹那间将自己的胳膊从凌云容的手中抽回,他站了起来,愠怒说道:“我在于你说认真的,你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也是。”凌云容埋头收拾药瓶,道:“至少我们现在目标相同,可以联手。”

这一句话,算是彻底的将杨荣默拒之门外了。

“你这样,对得起阿丘么?”杨荣默深吸了一口气,这几日他就一直觉得越来越看不清凌云容了,他看不清她究竟想要做什么?他本以为她与杨光耀之间只是赌气,在逼迫自己说出阿丘的下落,但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是图名利。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