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是杨晓峰凌云容的小说在哪看_《似是拂晓》小说阅读入口

发布时间:2018-10-11 13:32

连载中小说似是拂晓是著名作家雨雪霏霏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杨晓峰凌云容,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古言小说似是拂晓精选篇章:“我是担心你。”杨荣默坐在了她的对面,道:“你以为底下那些个勾当杨家的人真的就没有半分察觉么?只不过水至清则无鱼,可那些账本里记着有很大一部分银钱最后是流入了李家的口袋里,这才是太夫人动怒的根本原因。”

似是拂晓

推荐指数:8分

《似是拂晓》在线阅读全文

似是拂晓第二十五章 他还是冒险出手帮她了

“那就怪了。”杨荣默自说自话道:“那些账本里对不上的帐数目太大,而且都是大夫人接管杨家后才进行的交易,太夫人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已经把杨光耀也叫了去。”

看来是有人在背后借着自己的手做事。凌云容的眸里撇过一抹精细。

“你匆匆赶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我是担心你。”杨荣默坐在了她的对面,道:“你以为底下那些个勾当杨家的人真的就没有半分察觉么?只不过水至清则无鱼,可那些账本里记着有很大一部分银钱最后是流入了李家的口袋里,这才是太夫人动怒的根本原因。”

“你怎么知道是我?”情势已经很进紧急,凌云容现在显然已经被卷了进去,她必须争分夺秒尽可能的掌握更多的东西。

“你别告诉我你来城中就是为了嫁给杨光耀?”杨荣默的语气缓了一些,道:“我知道你是为找人而来,也知道,你是为了和阿丘共同的信仰而来。”

“所以,怀疑我仅仅是你的猜测?”

“嗯。”

听到他的回答,凌云容才松了一口气。杨荣默的猜测是因为知晓她的过往,所以有根据,而大夫人想查到她这儿来,估计不大可能。

凌云容苦中作乐似是试探一般的说道:“你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这句话好像激起了杨荣默掩藏的情绪,他站起来了身,压低声音,压制气息着说道:“你别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里,从我们相遇相知的那天起我们就已经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出事而置之不理,你可以没良心的无视我的担忧,但不能连背后隐忍努力的人一起怀疑!”

凌云容听明白他的意思了。

杨荣默的生母三夫人在杨家几乎就是个人尽可欺的角色,一个人越是软弱,就越会有想要自保的天性,所以没有人会怀疑生性懦弱的三夫人送去太夫人那边的婢女。

杨荣默站了起来,失落的语气中夹着几分感动,覆盖了他原本的儒雅,他说道:“杨家最有身份的人动了怒,她担心我审错了时度错了势。这个消息,是她冒着婢女被发现的风险传出来的。”

凌云容也站了起来,说道:“抱歉。我不该怀疑你。”

杨荣默背过身去,负手而立,又恢复了平素君子如水的样子,他站定了一般一动未动,抬头仰望着才爬上天际的羞涩的月。

丁希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最后给太夫人送信的那人已经下落不明。

“无妨。”凌云容借着玉虚琉璃灯的光正坐在梳妆台前摘下头上的发饰,她眼里漫着柔和的笑。

月光似练,平静的流淌。有灵性的生物都离月远远的。那倾泻而下的平滑光芒里,藏着一把把锋利的刀!

着人去送信的事,是凌云容冒进了。但错既然已经铸成,那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该如何扭转局势。

杨光耀第二日是哭丧着一张脸来找凌云容的,他低着头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与凌云容说了昨日发生的事:他和大夫人昨日都受了质疑,最后的情况,是限期他们在半月内查明真相。杨光耀丝毫没有怀疑到凌云容的头上,再伪装绝情不善,凌云容也无法摒弃内心本能的反应,一丝愧意涌上心头,她碰了碰杨光耀的胳膊,道:“我和你一起查。”

毕竟事关李家,牵涉的人里面也有她不能放过的人!

“嗯。”杨光耀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一般,简单用过早餐后带着了凌云容又去了杨家。

早市的人不少,纵然杨光耀霸王名声在外,他所经之处人群主动的让出来了一条路,但也有两侧的东西摆的比较外凸的仅能容他和凌云容两人并排走过的地方。就是在这个地方,有一个人接着与凌云容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将一个小小的纸团塞到了她的手里。

凌云容短暂错愕,思量了一刹那之后,她将那小纸团藏进宽大的袖子里。

帮你隐瞒的人是香婆子。

进入慧院之前,凌云容寻了个僻静的地方打开了那纸条,上面只有这一行字。

“杨荣默。”就在不久前,客栈里,杨荣默离开之前,凌云容还是唤住了他,她问道:“杨光耀身边的孙婆子和香婆子,谁是帮杨光耀向大夫人隐瞒我们的事的人?”尽管自己也觉得这个问题是不着头脑的怪异。

杨荣默转过来了身,不解的看着她。凌云容又重复了一遍,“你知道么?”她补充着问道。

“孙婆子和香婆子是大夫人安排在杨光耀身边从小养大他的人,根据我掌握的,孙婆子和大夫人走的更近一些,香婆子已经有了告老还乡的打算,现在只做自己本分的事。我觉得,是孙婆子。”杨荣默分析着说道。

“我知道了。”……

一个说是孙婆子,一个说是香婆子。凌云容被弄得有些头大,但她知道她必须尽快的做出一个选择来。而这个选择,极有可能关乎到她的今日能否平安离开慧院。

日上三竿,今日的太阳是入春以来最好的,晒得人甚至有了一丝困意。杨家的仆从们忙碌了一个早上,仅剩的一点力气也好像被太阳抽完了一般,他们缓慢的拖着步子,朝着要放饭的地方走去。

但若是仔细观察,从慧院门口一直到杨府外不远处的小茶摊儿,这一路上每隔一些距离就有仆从谨慎的环视着四周,当然,最谨慎小心的要数守在慧院外的那个人,他可是最前线的人,身后许多人都自等着他的消息。

午时过了一些的时候,凌云容才终于在慧院下人的礼送之下出来。

阿弥陀佛,那一条隐晦的路线上守着的人,自第一个人传出消息开始,都在心底里默念着这四个字,可算是平安出来了。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自己的主子是怎么了,竟然为了一个杨光耀的人动用了这么多埋藏隐晦的人,甚至下令若是过了午时一刻里面的人还不出来他们哪怕不顾一切闯进去也要将人带回去。

天知道在等的这段时间里他们经历了多大的煎熬。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