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失败者游戏马耳_失败者游戏马耳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1:30

失败者游戏这本男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马耳和女主何洁彤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龙莉说这话时,脸色泛起不自然的红晕。我更觉得奇怪,她和那个男的关系好到分开3、4个小时就要讲电话发信息吗?抛开关乎儿女情长的想法,我认为赖稚敏被抓与我们调查厚坪山有着很大关系。为弄清楚赖稚敏的情况,并为救援提前作准备,我说服巧巧帮忙核实消息,随即赶往救援。

失败者游戏

推荐指数:8分

《失败者游戏》在线阅读全文

失败者游戏第三十一章 男人的女徒弟

“哭什么?你又没有吃亏!”

龙莉洗过热水澡,赤身坐在酒店房间的床上,漫不经心地拨弄头发。即便如此,我也不觉得她身上有丝毫女人的魅力与诱惑。

我苦笑摇头,没有解释掉泪的原因。当时的我,觉得没有人会认同我的想法。

次日,龙莉在房间里饶有兴致地摆弄4件破兵武器。

那是我们在山上制作的。山上条件有限,龙莉教我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萃取血肉精华。萃取2男1女的四肢,收获不多不少。

紧随其后,龙莉让我帮忙捡些趁手的武器,作为制作破兵武器的基础。我以为她贪得无厌,愠怒质问。龙莉告知,特殊人群死后,留下的破兵武器会变为普通武器,只要附以血肉精华签署契约就能重制。

我从自己手上摘下2个护腕、1个手套,直接递给龙莉。龙莉顿时兴高采烈,也不知是明白我对她的好、还是早已看中它们。

它们是我在山沟里凭感觉搜集的,加上龙莉找到的1柄指刀,经制作和签署契约,便成了四风拳套。

见我坐起身来,龙莉收起四风拳套,询问是否回第醉园。我早有思虑,决定先找梁子青。

去到昔日私人诊所所在的地方,这里根本没有私人诊所。我暗暗奇怪,抱着试试的态度向旁边的人打听。

“诊......所?”

“噢,这个也是诊所啊!”

“身体有什么不舒服,进去就舒服了!”

看着舒服休闲养生会所的招牌,我瞬间明白那人话中含义。我一心想向梁子青打听熊方的下落,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进去碰碰运气。

龙莉左顾右盼,似乎从未到过类似的场所。我轻车熟路地跟着经理谈好项目,然后进房间边做边聊。

据经理介绍,舒服休闲养生会所开办3年有余,前身确实是一家私人诊所。关于私人诊所关闭的原因,无从考究,而会所开办初期,有一名姓梁的顾问。

那梁顾问喜欢登山锻炼,足迹遍布附近各大小山区。有一次,他在厚坪山遭遇抢劫。劫匪将梁顾问身上财物洗劫一空,并将梁顾问绑到树上,又将梁顾问的手机放在拿不到的地上。

那时正值严冬,天寒地冻,梁顾问强撑了一夜。等到被人发现的时候,全身大面积冻伤,十指十趾都截掉了。事情发生之后,会所另外请了一位顾问,并刻意隐瞒真相。其他人员在极其偶然的机会中,才听说这个情况。

我大感意外,随口打听梁子青的近况。那经理听说我与梁子青见过几面,唏嘘交代自己也不清楚,猜测某位高级技师或许知道,愿意帮我牵线搭桥。

如此热诚友善的服务态度,我感激不尽。

那位高级技师,名叫赖稚敏,在舒服休闲养生会所里的地位很高。经会所经理介绍,我在第二天中午等到她。目光相对之间,竟觉得似曾相识。

“你......”

“我们......”

“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赖稚敏说出了我心里的话,令我确信不疑。我们各自搜肠刮肚,终于在同一刻想起同一个场景。

当日凌世辉中弹受伤,熊方带我们来到私人诊所。在诊所手术室的门口,我开门撞到了一名护士。那名护士,就是今时今日的赖稚敏。

我和梁子青、赖稚敏都只有数面之缘,谈不上交情。既然有赖稚敏在,就不用再找梁子青。我略一思量,直问熊方在哪里。赖稚敏一边回忆一边回答,声称熊方总是来去无踪、已经多年没有见过。

细致追问,可知当日熊方对凌世辉破口大骂之后,赖稚敏就再没有见过熊方。梁子青委托朋友将诊所改为会所,自聘为顾问。

由于营业执照上面没有梁子青的名字,所以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会所的老板其实是梁子青。然而,梁子青在遭遇劫匪之后,冻伤太严重,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梁子青临终前交代朋友封锁消息,并将会所交给赖稚敏打理。他那朋友考虑再三,决定慢慢提升赖稚敏的地位,以免引起怀疑。

“对了。”

“师父说过。”

“熊方是他爬山认识的朋友。”

赖稚敏说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但我还没有出门探寻,童彬的徒弟不期而至。

童彬的徒弟巧巧,与龙莉在第醉园相识。相识时间不长,关系却很好。所以巧巧还没有出现,龙莉已经感知到,然后带着巧巧来见我。

巧巧的另外一个身份,是赵丽萍的部下。此次前来是为通知我们,童彬死了、我们要回去汇报任务情况。

我点了点头,和龙莉驱车随行。

归去的路途平坦而短暂,龙莉似乎颇有期待。我默默思考童彬是否已经重生的问题,同时猜测有没有哪些情况是童彬已经汇报的、哪些情况是童彬是不想汇报的、哪些情况是我不应该汇报的。

无论准备工作做得如何充分,在见到赵丽萍的时候,所有准备形同虚设。

赵丽萍身上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令人总是不由自主地仰视她、侧视她,难以正视俯瞰。而在措辞对话之间,她又总是心明眼亮,仿佛早已看透他人的心眼与算计。

刚一碰面,赵丽萍便以言辞犀利戳破我的心思。随后4、5分钟,我就像靶子一样任由言辞射击射中,噌噌震撼无力自持。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我说得多、答得少,将所有情况都如实交代。

对于童彬的死,赵丽萍表示深感遗憾。童彬重生了6次,必然成为伴生者。而对于厚坪山上的女孩与山沟,赵丽萍仅仅是轻描淡写地叮嘱保守秘密,未作多言。

我心事重重地回到住处。龙莉迫不及待地冲过来,说赖稚敏被抓走了。我不禁奇怪,她怎么知道她被抓走了?

“会所里有个男的。”

“他留了我的电话。”

“他刚刚告诉我的。”

龙莉说这话时,脸色泛起不自然的红晕。我更觉得奇怪,她和那个男的关系好到分开3、4个小时就要讲电话发信息吗?

抛开关乎儿女情长的想法,我认为赖稚敏被抓与我们调查厚坪山有着很大关系。为弄清楚赖稚敏的情况,并为救援提前作准备,我说服巧巧帮忙核实消息,随即赶往救援。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