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是霍穆擎宋凝的小说在哪看_《危险游戏霍少眷宠小甜妻》小说阅读入口

发布时间:2018-10-11 10:32

连载中小说危险游戏:霍少眷宠小甜妻是著名作家陆拾一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霍穆擎宋凝,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危险游戏:霍少眷宠小甜妻精选篇章:几个小姑娘在一旁嗑着瓜子,看着宋凝弯腰哈背的擦地板,累得喘息,把客人吐的污渍收拾干净又忙另一边,嘲笑道,“这个人真是个傻子,不会说话就算了,竟然这么死脑筋,活该受苦。”

危险游戏:霍少眷宠小甜妻

推荐指数:8分

《危险游戏:霍少眷宠小甜妻》在线阅读全文

危险游戏:霍少眷宠小甜妻第5章 你是宋家的那个宋凝

霍蔚良抓住杯子狠狠摔地上,愠怒的瞪着霍穆擎的背影,他比霍穆擎小不了多少,却偏偏受控于他,如果当初不是他的绝情,也不至于沦落如此地步。

这气氛本就不对劲,陆丰安慰道,“良少,要不你就回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不,我偏不让他如愿。”

霍蔚良眯着眼睛,他不是只有霍家,总有一天他不会在受气于霍穆擎的淫威下。

“宋凝,这边擦一下。”

走到走廊间,听到“宋凝”二字,霍穆擎停住了脚步。

和宋凝一起的同事,看着宋凝不说话,也勤快,把自己的活都分担给了宋凝,此刻的宋凝任劳任怨,也不想和同事们关系恶劣,所以谁让她帮忙都不会拒绝,再加上刚才赚了不少小费,心情也挺好,弯着身体努力的擦洗地板。

几个小姑娘在一旁嗑着瓜子,看着宋凝弯腰哈背的擦地板,累得喘息,把客人吐的污渍收拾干净又忙另一边,嘲笑道,“这个人真是个傻子,不会说话就算了,竟然这么死脑筋,活该受苦。”

“可能脑子有问题,你看看她那额头的疤痕,真是丑,要是我毁容了,估计早就自杀了。”

都在嘲笑宋凝,嘲笑她的没用和自卑。

烂好人在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会被人感谢。

不过宋凝不需要这些,她需要的是坚强的活下去。

霍穆擎倒头看向这边,几个女人在议论纷纷,还有在前面不停工作的消瘦女人。

已经五年没听过这个名字了,是错觉吧,眼前那个卑微的女人和他认识的那个女人是两个样子。

“宋凝。”

有人喊,宋凝赶紧回头,那巴掌大的小脸被头发遮住,可也隐约看得清楚,霍穆擎眯着眼睛,当触及到宋凝的脸时,俊脸微变,震惊,迟迟没有离开。

“前面缺人手,快去前面搬东西。”张经理说道。

宋凝赶紧丢下手头的抹布。

“九爷。”娇娆的女声传来。

迎来的是霓裳曲舞的负责人,顾倩红,听闻霍穆擎来了,兴致盎然的来接待,她穿着妖艳,一头风韵十足的卷发,烈焰红唇,魅惑人心。虽然是这里的老鸨子,但她非常的年轻,三十出头的样子,如果不计算她的年龄,就单看相貌的话,以为是二十几岁。

她是霍穆擎的知己。

霍穆擎就像是没听见似的,朝着宋凝走的方向过去,他有点好奇这个女人,五年的时间,竟然成了默默无闻的服务生。

过去骄傲的宋凝,那个头总是低不下的宋凝,那个在人群中耀眼的宋凝,有着富贵的家世,幸运的人生,不管在任何地方都是光彩夺目的模样,如今却变得如此不起眼,还被人当做傻子一样玩弄。

这是报应?

霍穆擎在想,可能是吧,她毁掉了宋然,也亲手毁掉自己。

顾倩红脸僵硬了,连忙吩咐张经理,“去看看怎么回事。”

“赶紧搬,不要偷懒。”

运货的在大声的指挥着众人。

宋凝就是这么多男人中唯一的女人,肩上扛着一箱酒,弯着腰吃力的跟着他们的步伐前进,这些她已经习惯了,明明做不了,明明自己是个女人,可在这些人的眼里,她可能就是个工具,花着最少的钱,做着最多的事。

全部的货物搬完,宋凝累得大汗淋漓,用衣袖简单的擦了擦脸。

一个男人忽然抱住她,满身的酒味夹杂着汗臭味,宋凝下意识的就是推开,那男人喝醉酒,胡乱的走到后场工作地,拉住宋凝的胳膊,还以为她是陪酒小姐,淫笑道,“跑什么跑,不就是个陪酒的,多少钱一晚,来,我给你。”

醉汉搭住宋凝肩膀,满是酒臭味的嘴凑近宋凝,宋凝急得满头大汗,看了看四周,没有人过来把这个人拉走。

她强颜欢笑,摇着头,她不是陪酒小姐,她只不过是个服务生。

她的不配合惹恼了醉汉,一把粗鲁的拽住,“装什么清纯,老子玩过这么多女人,还没玩过你这样的,来,陪老子进去。”

宋凝生存恐惧,就好像之前遭受过的惨痛就在眼前,她开始极力反抗,顾不上得罪,拼命的要逃。

醉汉越来越来劲,抓住宋凝的头发,笑道,“呵呵,跑啊,你跑啊,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宋凝挣脱不了,慌乱的眼神就像是受到惊吓,突然听到脚步声,高大威猛的身影隐约出现,冷漠疏远的面容,如今和过去一样,那镀着光环的男人就算在心中变得暗淡,她也能够第一眼认出来。

脸色瞬间惨白,挣扎变得无力,卑微才是认真的。

张经理跟着霍穆擎过来,没想到又是宋凝,他脸色不悦,回头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丫头。

霍穆擎居高临下的盯着宋凝,一夕之间许多都改变了,宋凝变得如此的卑微和软弱,他不确切的道,“你……是宋家的那个宋凝。”

宋家的那个宋凝。

现在只配得上这称号。

她是宋家的那个宋凝,也是被赶出家门的那个宋凝。

宋凝咬着嘴唇,苦涩蔓延,害怕,恐惧已经不重要的,是难堪。

那醉汉分不清时间地点,一味索取,拿出一叠钞票,骂道,“你这贱货,都给这么多钱了,还不肯,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说着,一巴掌朝着宋凝甩过去。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