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王庸钟心钟意by咫尺间_大小姐的贴身家教咫尺间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1 10:03

已完结小说大小姐的贴身家教是来自掌读520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咫尺间,大小姐的贴身家教咫尺间精彩节选:如此巨大的反转是她没有想到的。不过反过来想,如果连王鸿瑾大师的孙子都没资格当钟心老师的话,那谁还有这资格?

大小姐的贴身家教

推荐指数:8分

《大小姐的贴身家教》在线阅读全文

大小姐的贴身家教第六章 最动听的情话

听着妹妹越来越没规矩的话语,钟意的脸色已经臭到极点。

本来经过刚才一事她对王庸印象已经略有改观,但是现在一弄,却是再次坚定了赶走王庸的想法。

还没聘请他当老师已经快要带坏妹妹了,一旦聘请上,那还了得?两个人还不闹翻天?

啪!

钟意重重的将水杯放在桌上,提醒钟心注意自己形象。

见姐姐发飙,钟心嘟着嘴,委屈的坐回了餐桌。

“王庸先生,不得不承认我错看了你。你确实是一个军中精英,我要对你道歉。”钟意静静道。

“马上就是一家人了,道什么歉?没事,我没往心里去!”王庸大度的摆摆手,道。

“……”这话却是把钟意气得够呛。

谁跟你一家人了?打蛇上棍,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但是,虽然你的军事素养很高,我还是那句话,你并没有相关文凭跟证书,我仍然怀疑你的教育能力。”钟意顿了顿,继续说。

王庸这下算是看明白了,原来这个大小姐压根就不想聘用自己!从头到尾不过是在找借口而已!真搞不懂,不过就是迟到了五分钟嘛,她至于对自己这么大偏见吗?

越是这样,却越是激起了王庸心中胜欲。王庸嘴角缓缓勾勒出一抹微笑,一如他当年独自面对一众佣兵,无所畏惧。

而钟意看见王庸这种笑容,不知为什么心中忽然涌上一股慌张,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一样。

只是事已至此,必须快刀斩乱麻赶紧结束才行。于是钟意咬咬牙,狠心道:“所以,我决定……”

“你决定对王老师附加测试一题,对不对?”这时钟心却快速抢过话茬,说。

“想做我钟心的老师呢,就必须要文武双全。刚才测试了武,那现在就得测试文。我们就不考什么七步成诗了,这样吧王老师,给你两秒钟时间,你对我说一句最动听的情话,如果我动心了,就算你通过了好不好?”

钟心这顿抢白说的又快又疾,完全没给钟意插话的机会。一边说着,钟心还一边冲王庸使眼色。显然这小妮子也看出钟意的意思来了,却是想帮王庸留下来。

王庸感激的回以钟心一个“秋波”。

不过这一幕在钟意眼中,却又成了王庸品行不端的象征了。

“情话?对你?这不太好吧,毕竟你还小……”王庸犹豫一下,说。

钟心听了这话却不乐意了,刷一下站起来,胸脯挺得高高的,大声嚷道:“小?我都十六岁了!哪里小了?王老师,你说我哪里小了?”

看着钟心壮观的胸部,王庸不禁悄悄咽了口口水。

确实,不小,哪里都不小。

“咳咳,我看要不改成对你姐姐说吧?”王庸商量道。

“也行吧,不过打动姐姐可比打动我难多了。”钟心不满的嘟囔道。

“计时开始,一,二!”

钟心“二”字刚落下,却听王庸的情话已然出口。

深情看着钟意,王庸用堪比影帝的表演款款道:“你不喜欢我,这是病,得治。”

钟意立刻给了王庸一个大大的白眼。她就是不喜欢王庸,而且也不想治!这算哪门子情话?鬼话还差不多!

紧接着,却听王庸第二句话出口了:“我喜欢你,也是病,却无药可治。”

“哇!”第二句话一说完,钟心登时爆发出一阵惊叹。“太棒了,我听得心都醉了。”

就连钟意也被王庸突如其来的转折弄得一愣,不自觉耳根就红了。

“无聊!”钟意慌忙斥责一句,掩饰自己的情绪。“收起你们的幼稚跟胡闹来!我的意见不会改变,想要当我们钟家的家教,就得有实打实的资格,而不是仅凭几篇发表过的文章就能糊弄过去!你若是还有其他证明资质,就拿出来。如果没有,对不起,管家送客!”

钟意却是下定了决心,直接把话挑明赶走王庸。

只是她的话才刚落下,却听门外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如果我给他作保,够资质吗?”

随即就见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慢步走进来,鹤发苍颜,目光温和,一身古时大儒气质。

“顾老,您怎么来了?”见到老人,钟意赶紧站起身,迎到门前。

“顾老师,你可来了。我还以为你嫌弃钟心,不想再当钟心的家教了呢!”钟心也一阵风似的跑上前,撒娇道。

这人,却是钟心之前的家教。天泰市乃至整个华夏都极为有名的国学大师,顾衷德。

“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我不继续当你老师是因为我近来身体抱恙,没法任教。这不,我生怕耽误了你学习,赶紧给你推荐了一位新老师。”顾衷德慈爱的摸摸钟心脑袋,说。

说完,顾衷德看向王庸。

而王庸、钟心、钟意三人全都傻了。感情王庸还是顾老推荐的?

“刚才钟意的话我都听见了,你对家教老师要求严格很对,毕竟老师会影响一个学生的三观。不过这个王庸你却大可放心,我用人格担保,这小子可以胜任钟心老师的工作。”顾衷德缓缓道。

“他……怎么可能……”钟意听罢,脸上全都是震惊。

她实在不敢相信王庸有此资格,但是顾老一言九鼎,绝对不会说假话。而且顾老为人耿直,从没对一个人如此看重过,甚至都赌上了自己人格担保。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这家伙又在扮猪吃虎?

“呵呵,你们可能有所不知。王庸这小子虽然确实没有资格证书,但是他的国学造诣可不低。他十四岁那年就已经在国家级社刊发表文章了,此后每一年都有新的国学观点,每次都能引发学术界一片争论。而他之所以声名不显,是因为他用了另外一个人的名字。”顾老解释道。

“谁?”

“王鸿瑾!”

“什么?!”钟意呆住了。

王鸿瑾!竟然是已故国学大师王鸿瑾!被誉为当代国学第一人,阳明心学第十六代传人的王鸿瑾!

他跟王庸是什么关系?王庸为什么会用他的名字发表文章?

似乎看出了钟意的疑惑,顾老一笑,道:“王庸正是王鸿瑾的孙子。”

“孙子?”钟意傻眼了。这无耻的家伙竟然是王鸿瑾大师的孙子?

“哇,王老师你还有这种背景!太厉害了!我要你当我老师,我就要!”钟心则完全被征服,大声嚷嚷道。

而顾老也笑眯眯的看向钟意,似乎在等钟意的答案。

“这……我……”说实话,钟意被王庸的背景冲击的不轻。

如此巨大的反转是她没有想到的。不过反过来想,如果连王鸿瑾大师的孙子都没资格当钟心老师的话,那谁还有这资格?

“我没意见。”终于,钟意放弃了抵抗,同意了。

“耶!”钟心高兴的欢呼起来。

“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这时钟意又道。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