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女主姜错男主沈肆的小说_帝国老公求爱忙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0 19:03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帝国老公求爱忙,帝国老公求爱忙小说是作者阿雍的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角为沈肆姜错,沈肆姜错小说精彩片段:昏迷不醒的姜错有一种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美感,结合着刺目的猩红,给她增添了点点妖艳,只是,沈肆却厌恶这种平静到乖巧的姜错。

帝国老公求爱忙

推荐指数:8分

《帝国老公求爱忙》在线阅读全文

帝国老公求爱忙第十章 连环车祸

被自己怨恨了多年的人用生命保护的滋味,竟然是这样错综复杂的吗?

沈肆抱着姜错,看着她清冷中透露着苍白的面容,仿佛被人狠狠撞击了一下心脏,赶紧拿起手机拨打救护车的电话。

其实,这一点有些多余。

毕竟,在连环车祸这么大的事故发生的时候,警车和救护车都是一同出发的。

可是,这时候他需要医护人员的回应,让他稍微安定一点。

挂断电话之后的等待时间,每一分每一秒对于沈肆来说,都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煎熬和痛苦。

他的工作早就已经习惯面对各种伤亡,比姜错更加血腥的伤员他不是没有见过,可却从未像现在这样,心悸到痛苦的地步。

昏迷不醒的姜错有一种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美感,结合着刺目的猩红,给她增添了点点妖艳,只是,沈肆却厌恶这种平静到乖巧的姜错。

“你的清冷和倔强呢,姜错?”沈肆低下头,在姜错的耳畔低声呢喃。

姜错半梦半醒之间,只感觉自己似乎在云端游荡,耳畔隐隐约约响起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姜错……姜错……”

这个声音是,沈肆?

突然,姜错心中一凛,猛地睁开双眼,那刺目的光亮让她反射性的眯起眼睛,茫然的环顾四周,着急的找寻着什么似的。

“你在找我吗?”沈肆幽冷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充满刚硬的气息,似乎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也充满着森冷的寒意。

然而,这种时候,姜错却觉得这样的声音非常的让人安心,她看向声音的来源,看见沈肆毫发无伤的样子,顿时就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也放松下来了。

沈肆一眼便看出来姜错的表情变化,眼神一闪,上前一步,低头说道,“你为了保护我,竟然可以连命都不要?”

“沈少是沈先生的儿子,是沈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在沈少成功接管沈氏集团之前,我一定鞠躬尽瘁。”姜错的心放下了,瞬间就感觉到铺天盖地的疼痛席卷而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疯狂的叫嚣着,疼得连呼吸都很困难。

沈肆深邃不可见底的眼睛看向姜错,虽然感觉还是很冷,却愣是让姜错觉得似乎有了点点温度。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

“哪怕送了命?”沈肆看着姜错带着点点亮光的星眸,语气之中竟然有几分不解。

“对。”姜错只觉得身体无比疼痛,脑子昏昏沉沉的,但是却还是无比坚定的吐出一个字之后才晕过去了。

沈肆站在病床前,看着姜错昏迷不醒的模样,心脏似乎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

从小母亲早逝,他对父亲就无比痛恨,所以便一个人在部队的军官们的照顾下磕磕碰碰的长大,已经很久不懂被女人保护的滋味了。

现在他经过部队的训练和洗礼,已经彻底失去了所有的想要依赖别人的想法了。

但是,奈何姜错却轻易的闯进了他冰封起来的内心,如果不是一切都这么凑巧,他也许会觉得是有人故意设计好了的。

不,也许,这真的不是凑巧。

姜错愿意用生命保护沈自横的儿子,当然也同样有人希望沈自横的儿子死于非命。

想到这里,沈肆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原本他还不打算过分声张,但回头瞥一眼某个昏迷中还倔强的不肯喊痛的女人,他就觉得不查不行了。

他离开了病房,准备去走量打电话,以免打扰姜错休息。

可就在病房门“咔哒”一声关上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姜错也立刻睁开了双眼,强忍着疼痛,给易覃打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下,便很快被易覃给接通了,同时,易覃担忧着急的声音也从手机那边传了出来,“姜小姐,您没事吧?”

“你得到消息了?”姜错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便偷偷留意病房外面的沈肆的动向,潜意识里不希望他知道她打算做的事情。

“是的,您和沈少出车祸的时候很快就传遍了G市,虽然消息是不知生死,但沈万径和沈千珊似乎很开心的样子,脸上整天都带着笑。我有些担心,便查探一下,果然发现这起连环车祸和他们有关系。”易覃说着说着,语气之中也沾染着难以克制的愤怒,简直恨不得将这两个人渣挫骨扬灰。

作为兄妹,在大哥尸骨未寒的时候,便想方设法的希望害死大哥唯一的儿子,这两个人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姜错眸光一闪,也不生气,反而淡淡的安慰易覃,“不要为这些不值得的败类生气,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已经趁着沈千珊和沈万径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收集了他们派人制造车祸的证据,只要姜小姐想要有所动作,我立刻可以行动。”易覃眉目一冷,漠然的开口。

可姜错却不同意这么说,“我不想打草惊蛇,你暂且收好证据,我相信以后会有用的。”

“是。”易覃跟在姜错身边很多年了,对于姜错的能力也是万分佩服,哪怕姜错是一个女人,他也不敢怠慢,态度十分恭敬。

突然,易覃微微皱起眉头,轻声说道,“还有一件事情,我正在犹豫是否要告诉姜小姐。”

“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的性格。”姜错淡淡的开口,微微喘了一口气,强压下满身的疼痛,“应当说的就说,不应当说的就不说,这点判断能力,我相信你是有的。”

“好的。”易覃点点头,直言不讳的开口,“这一次您和沈少出车祸的消息的确是被传了出来,但是却被有心人阻拦了消息,隐瞒了您受伤在医院医治的消息。甚至,连沈少的消息也是一无所知,似乎有人不想要让沈千珊和沈万径知道一样……”

姜错一愣,也微微皱起眉头,帮忙隐瞒消息的人是想要保护他们吗?

毕竟,如果沈万径和沈千珊知道她和沈肆没死的话,肯定会再次派人杀害的。

莫非……是他?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