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女主董伊男主靳谨言的小说_酷少猛宠请节制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0 19:03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酷少猛宠请节制,酷少猛宠请节制小说是作者由来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靳谨言董伊,靳谨言董伊小说精彩片段:“既然敬酒你不吃,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王总转身去关门,董伊看到他背对着她,急忙抓起沙发上的手机,胡乱找了一个号码就拨了过去。

酷少猛宠请节制

推荐指数:8分

《酷少猛宠请节制》在线阅读全文

酷少猛宠请节制第十五章 动我的女人,就要付出代价。

王总面目狰狞的看着地上不断哀求的董伊,他笑的很开心,对于不听话的猎物,他有的是办法,让她们乖乖就范。

“既然敬酒你不吃,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王总转身去关门,董伊看到他背对着她,急忙抓起沙发上的手机,胡乱找了一个号码就拨了过去。

王总就直接将们落锁,再转身看向董伊的时候,他嘴角边扬起的笑容,让董伊心头浮上一抹绝望,她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她慌乱中居然打给了靳谨言,电话一直处于未接通的状态,她心急如焚,看着越来越近的王总,随着他脚步的靠近,心一点点沉入谷底。

她别无选择,只能听天由命,她不着痕迹的将手机藏到隐蔽处,期盼着靳谨言能够接通电话,。

她不住的后退着,眸中满是惊恐之色,王总看着她那好像受到惊吓小白兔一般的神情,更是激起了他心底那邪恶的欲望。

他搓着手,冷笑着朝着董伊扑来,放了一晚上的线,他又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也该是收网的时候了。

董伊谨慎的盯着她,随着他的靠近,一再后退,忽然手上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她低头看去,她已经退到了满地玻璃碎片的地方。

看着地上酒瓶嘴上尖利的玻璃,她顾不得那么多,抓起来就抵在了动脉处。

“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死在你面前。”

董伊威胁的开口,浑圆的杏眸中满是决绝的狠意。

靳谨言接起电话,就听到董伊那以死相逼的话,顿时不悦的蹙起眉头。

“想死?那你就死吧,老子什么样的女人没玩过,就是没玩过死的。”他冷笑着看着董伊,说出的话,让董伊彻底的绝望了。

他还在朝着董伊靠近,董伊清楚,这时候就是比心理战的时候了,她心一横,稍微用力,锋利的玻璃边沿就割破了她的脖子。

血珠顺着她白皙的脖颈蜿蜒而下,妖娆而魅惑,王总眸色暗了暗,董伊心头浮上一种不好的预感,她错了,变态终究是变态,你无法预料他们的真实想法。

在鲜血的刺激下,王总就好像疯狂的野兽,朝着董伊生扑过来。

董伊惊声尖叫,猛然想到靳谨言,不由得脱口而出。

“我是靳谨言的未婚妻,你就不怕他知道了,分分钟就让你们瑞达集团完蛋吗?”尽管她多么不想和靳谨言有所关联,但是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你是靳谨言的未婚妻?你有没有搞错,他是有未婚妻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不过是玩玩你,等我睡了你,我看他还要你吗?”王总说着,开始脱衣服,他急迫的根没有耐心一粒粒的解开衬衣扣子。

他扯住衬衣下摆,用力一扯,啪啪啪几声,扣子应声飞弹出去,撞到墙上,掉落在地。

咔哒一声,腰带扣打开的时候,董伊慢慢起身,慌乱后退,顾不得脚下的玻璃渣会刺伤她,直到推到了墙角无路可退。

泪无助掉落,眼前闪过葵黄那稚嫩的小脸,如果没有她,她宁愿沦为碎玉,但是她怎么忍心放她一个人孤单生活。

她从小无父无母已经悲剧,她不想她的女儿也和她一样悲惨。

眼前,王总脱得只剩下四角裤,他淫邪一笑,拎起瑟瑟发抖的董伊就丢在了沙发上。

董伊浑身无力,好像瘫软的棉花一般,无力反抗,任凭泪水奔涌,她深刻的体会到了无力反抗的绝望,从来一直都是,所有的痛苦都是她一个人品尝,她从未抱怨过老天的不公,但是这一刻,她好恨。

王总用力的掐上她纤细的脖子,随着他收紧的手指,董伊憋得面色通红。

“臭娘们,让你打老子,看老子不弄死你。”

这边董伊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沿。

另一边,靳谨言听和手机那边的对话,俊美的脸上瞬间凝结成霜,带着慑人的杀意。

就在刚刚,他过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呼救,那时候,他以为是听错了,却不想真的是董伊。

他面色冷凝,包厢中玩的happy的好友看到,不由得纷纷停止玩闹,惊讶的看着他,众人都不明白,玩的好好地,他怎么就这个死样子了。

在众人注目礼中,他起身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王总撕扯着董伊的上衣,不过几下,好好地衬衣就成为了衣不蔽体的破布。

看着王总脸上那得逞的笑容,董伊恶狠狠的盯着他,她好恨,恨不得杀了他。

砰地一声局响,门应声打开,门板用力的撞到墙上,飞弹回去,却被一只大脚用力踹掉。

两人看向门口,王总吐了口唾沫,气愤咒骂。

“他妈的,那个不长眼的敢坏老子的好事。”

董伊看着门口,昏暗的灯光下,她只看到一个欣长挺拔的轮廓,泪水奔涌而出,来人虽未开口,但是她却已经认出。

“放开她。”靳谨言低声开口,依靠在墙边,随手从口袋拿出烟盒,抽出一支烟点燃,他吸了一口,吞云吐雾间,冷笑着看着依旧保持着摁着董伊姿势的王总。

他语气平淡,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决绝与狠厉,王总彻底的怒了,起身快步朝着他走去,就在看到靳谨言的时候,不由得腿上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靳少,您怎么过来了?”他声音颤抖,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刚刚的威风样子。

“你不知道他是我未婚妻?”靳谨言附身看着他,语气邪魅中带着隐忍的愤怒,王总听到,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靳少,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我要是知道,我怎么敢。”王总急忙解释,董伊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无力的靠在沙发上,看着靳谨言的方向。

“动我的女人,就要付出代价。”靳谨言的话刚刚出口,王总急忙的哀求。

“靳少,不知者不罪,求求你放过我这一回。”王总苦苦哀求,靳谨言懒得在看他一眼,熄灭手中的烟,朝着董伊走去。

他脱下外套,裹在她的身上,弯腰抱起她就朝着外面走去。

身后,王总不住的哀求着……

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 2017 WwW.lszjyj.com